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房东与租客

  “哥,案子又有新线索?”

指导员把资料递给他,“这件案子又有了新线索,局长的意思是希望你能谁随时跟进,他也知道你的难处,交给其他人他不放心。再者这件案子拖的时间越长对咱越有阻力。”他说到这转头看了杨义夫的侧面一眼,又拍了拍他的肩头,“干我们这行的只能舍弃小家顾大家,灿灿有你嫂子和李姐照顾你就放心吧。”

“我给你们添的麻烦已经不少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们哪用这么操劳。”孩子小的时候他不会照顾,吃喝拉撒睡全是指导员的妻子和局里的老大姐李姐手把手教,怕他一个人顾不上吃饭经常做好了送来,顺便帮忙洗衣服收拾家,孩子一天天大了,他也越来越有经验了,做起来还算得心应手。如果临时有事还是他们帮忙照顾,他一直觉得亏欠,又帮不上什么忙,特过意不去。

“这么说就见外了,让那两个女人听见又好教训你了。”指导员站起身往外走“奥对了,这次的案件牵扯的面大人多,局长说人手不够你放到下面锻炼的几个人可以抽调回来,具体怎么安排你自己决定,一切以案子为主。”

“行,我知道轻重。”他也跟着站起来把人送到门口,关上门后返身坐到办公椅上认真看着资料。越往下看眉头皱的越紧,还不时在纸上写写画画。他看的很慢,三四张纸看了一个多小时,再看纸上被他连写带画的一点空白地都没有,最后他又重新翻看了一遍,看到没有需要添加的才把资料锁到抽屉里。

他仰靠在椅背上闭着眼睛,右手敷在额头按揉着太阳穴,脑里把刚看的资料过了一遍,案子有些棘手,但对他们来说越棘手越有挑战性越能激发他们的斗志。局长给了期限,这样是必要连轴转,关键是孩子怎办。指导员也要加班,嫂子一个人带孩子已经够不容易的,不可能还要麻烦她。李姐是档案员,所有的资料都要她去整理,哪有时间帮忙,越想越头疼。

他站起身走到茶几跟前弯腰从底下翻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着浅浅的吸了一小口,自从有了灿灿他就很少抽烟,他怕孩子吸二手烟。

他一手夹着烟另只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号出去,对方很快接听电话,“你把手头的工作尽快完成,不要留尾巴,下个星期来报道,交接手续有指导员去办,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说换访,越早来越好。”简单明了交代完马上收线继续下一个,一连打了五个电话,在拨最后这个的时候他停了很长时间,透过玻璃抬头望向太阳,春夏交替的时节,暖暖的阳光伴着春风让人觉得很清爽。

“老大,你总算想起我了,我以为你把我忘了。”电话还没响到第二声就被对方快速接起,声音透着高兴还伴有小小的委屈。

“再磨叽我真不管你了。”杨义夫没理他的抱怨。

“是,老大,有事你吩咐。”转变还真快马上就公事公办的态度,如果在眼前肯定是腰板挺得直直的一个标准的敬礼。

“手上还有没完成的任务没?”杨义夫问到。

“没有,这几天净溜达去了。”

“那好,这几天把工作交接下下个星期来报道。报道之前你得给我办件事,办好了回来才有希望进组,办不好回来就让你坐冷板凳,我的处事原则你是知道的,怎么样有没兴趣?”杨义夫懒撒的说道,仔细听还有点威胁的口气。

“你假公济私,办就办,我害怕了不成,别忘了我是谁,你师弟。”不是他太自信,而是他了解他家老大,要是大事难事他不会找上自己的,除非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是他不方便出头的事,毕竟老大官职在那摆着,他也只是个小警察不是。

“臭小子,如果你今天能把这件事办利索,明天就可以提前回来,条件不苛刻吧。”杨义夫利诱他,他知道那几个被他下放到各个辖区蹲点的人早就急着想回来,街道派出所和公安局相比较那真是没法比,范围小事相对就少,真要有什么大案要案也得公安局的刑警出动。

“你说的,别到时候反悔。说吧,要我办什么事。”

杨义夫把他了解的仅有一点的信息告知对方,“不是吧老大,就这一条就让我去找,你可真狠。”对方看着纸上记下的寥寥几个数据,狠狠地扒拉自己引以为傲的头发,这个时刻头型不重要了,找人就是他第一要命的事。看着纸上寥寥几个数字他没底了,也不知老大干吗要找那娘俩,既然是认识为嘛不把信息都告他,如果是不熟悉又为嘛要他去找呢?

看着纸上的几个字他任命的输入键盘上,说他幸运也行,输入孩子的名字后还真的找到,并没有重名,孩子的信息一样,唯一有出入的是母亲的岁数和杨义夫给的有些出入,有意思的是夫妻俩都姓周。关了电脑把纸条装进口袋和领导打了招呼后开车走了。

中午杨义夫没去吃饭疲惫的躺在沙发上,左手随意的搭在脸上。那件事已经过去一年多了,是该了结了。他闭着眼睛但并没睡着,放在茶几上的电话嗡嗡的震动声迫使他不情愿伸手去接,他看都没看屏幕直接按了通话健,“喂,哪位?”

“老大,是我,柳绍辉。你让我找的人找到了,但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人。”他小心翼翼的报告着,这件事办不好回去的时间就不知得拖到猴年马月。

“不是给你信息了吗,这件事都办不好那以后还怎么参与案件,你是不想回来了!”杨义夫声音不大但口气却很严厉,让电话那头的人听了都有些不寒而栗。

“不是老大,你给的信息我都查过了,人我也见到了,就是孩子妈是不是太年轻了些,再说你也没告我她已经离婚了,我这不是不太肯定吗?”柳绍辉底气不足的反驳。

“离婚?谁离婚?”杨义夫腾的坐了起来,在医院那几天她和儿子说话还说到他丈夫的,虽说只言片语

可不像是离婚,感觉是在另外一个城市工作,两地分居。

“就你要找的人啊,你听我说下你看是不是他们。小男孩叫周浩桐四周岁,母亲周雨诺二十八周岁,暂无职业,身高一米六三,短发,那发型怎么说呢,好像和灿灿差不多,问题是我没见过照片,我才不敢确定是不是他们。”

杨义夫回想了一下好像和记忆中的一样,既然已经离婚了,那后面的事就好办多了。

他这一分神那边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没声了,急的一连喊了几声“喂,老大,杨哥,你在不在啊?”

“臭小子叫什么叫,等你回来有你好看。我可告你啊,你家大侄女这些天可天天要找她,你想法了解下看她有没有搬出去住的意思,如果有正好我这有套房子空着。”

“老大你那房子不是不租吗,我要去住你可死活不同意的,你俩是不是有那啥啦?”柳绍辉不怕死的调侃到。

“我看你就是欠练,我那房子给你个懒鬼还不完了。好了剩下的就看你的了,我们可是谈好条件的,回不回来就是你自己的事了,挂了。”敢挑他的不是,有他受的。他放下电话同时感觉胸口不那么憋闷了,摇摇头自己都觉得可笑。

柳绍辉听到老大说到条件两字心里更毛了,谁叫人家是老大来着,县官不如现管,命苦啊。

下午杨义夫接到小柳的电话,说周雨诺要出去租房,他就说我的朋友正好有套房子想出租,也许是警察的身份特殊,周雨诺没细问就痛快的收拾行李。

下班后杨义夫开车去幼儿园,从走廊的窗户看到女儿独自坐在玩具区低头玩玩具,老师坐在旁边的书桌上写教案。这样的场景他经常看,每一次他的心里都要疼一下,可是又没办法改变。他有时会想把孩子留在身边是否正确,他给与孩子的一切好像并没使她更快乐,那缺失的母爱不是他能弥补得了的。

快步走到门口没等开口女儿就看到他了,灿灿坐在那玩,她已经习惯自己等爸爸了,但她并不是一直在玩,而是玩一会就会不自觉抬头看下门口,当看到高大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她高兴的叫声“爸爸”,然后爬起来把手里的玩具放到玩具盒里再开心的跑过去,此时杨义夫都会蹲下身子张开双臂等着女儿向他扑来,在她的脸蛋上重重的亲一下之后才抱她起身。

和老师道声再见爷俩离开了幼儿园,把灿灿放到幼儿座椅系好安全带开车回家。今天他没有去往菜市场。因为下午接到小柳的电话,说下班后把周雨诺娘俩带来,顺便把行李搬过来。他是怎么说动杨义夫不知道,他只关心周雨诺能来就一切都好,要是小柳知道一定会去撞墙的,这都是什么领导,这也太现实了点吧。

快到小区杨义夫把车停好,下车给孩子解下安全带又抱她坐进驾驶室。孩子乖巧的坐在他的怀里,不知爸爸干嘛不下车还抱她坐在这个位置。她的意识里以前不管她怎么哭爸爸都不会这样做的,只知道爸爸说这里危险。“爸爸,回家啊。”抬头看是她熟悉的环境后甜甜的问着。

“再等会,今天会有客人来。灿灿爸爸问你,要是医院里的妈妈和哥哥来我们家住你高不高兴。”一边说一边看着女儿,其实这个答案他早就知道的,只是他现在为什么感觉很是兴奋,借着和孩子说话想压一压,原因他都不知道。

“妈妈?爸爸不骗灿灿?”女儿高兴的站起来脚踩在他的大腿上,也不管踩没踩疼他。能见到妈妈和哥哥比什么都强,她也想放学的时候有妈妈来接她,而不是每天都一个人留在最后,虽说她还小不会表达不代表她的内心没有想法。

“爸爸这次真的不骗你,一会你就会见到的。”总和孩子撒谎他心里也不好受。

三、房东与租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