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受伤

  下午,睡醒的周雨诺又在那琢磨了好一会才起床。用电饭煲煲上一锅米饭,要炒的菜也洗完切好码在盘里,收拾妥当看着时间差不多拿上钥匙锁好门下楼。

王建把车停在离小区出口十多米的地方,杨义夫是在小区进口仅挨的楼栋。杨义夫的情况他也是了解,他爱人也是经常帮忙带灿灿。有段时间灿灿经常哭着找妈妈,看到杨义夫身心疲惫的样子他也是爱莫能助。同事还有他爱人也介绍了几个,无奈都不合适。没想到前几天说到孩子时说有了合适的人,对他爷俩很是体贴,关键是这爷俩对女人也有好感,正好借这个机会他想认识下这个女人,就故意把车停得远些。

周雨诺在小区门口只朝着一个方向站着,即使人来车往的她也没有左顾右盼,因为她不认识车更不认识人,看了也是白看。

王建靠着椅背听手机里的铃声,“喂,你好。”轻柔的女声传来的同时他闪了下神,不会就是那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吧,因为他在那边电话响第一声时看到女孩在看手机。

“你好,我是杨义夫的同事我姓王,你是周雨诺?”

“王哥你好,我是周雨诺,我在门口,你到了吗?”周雨诺转头看了一眼,并没有车过来。

“还没到,再等我几分钟,先挂了啊。”王建可以肯定那是周雨诺,不过他并不打算现在过去,他要观察下,只是这个头和杨义夫在一起是不是太娇小了点,还有这体格也偏瘦了点吧。

周雨诺安静的站那,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要说起她那1米63的个头对女人来说不算矮,只是相对杨义夫快1米9的大个头是没法比,刚好她穿的牛仔裤燕尾式白色半袖衬衫显得身体越发纤细。

王建有些怀疑,就她这小小瘦瘦的身板照顾三个孩子能坚持下去吗,做警察的家属不只是累,还要担惊受怕,他希望杨义夫和孩子能有个幸福的家,可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担得起这个重担。

就这样周雨诺在那站了多长时间王建就观察多长时间,只是他一直没看到正脸。等他接上周雨诺那已经是十分钟后的事了,当他真正看到人时,他都怀疑杨义夫是不是让孩子逼疯了,不然就是这段时间忙案子脑子不够用,他担心会不会又一个灿灿妈,那这爷俩可够受了,他无奈的摇摇头。

随着接触越来越多,他对周雨诺有了一些改观,心里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人毕竟是杨义夫选择的,他也不好干涉,只不过为杨义夫抱有一点遗憾。

周雨诺从王建那知道杨义夫这一年多来是多么的不容易。她是个母亲,自然知道孩子不好带,特别是婴儿时期,因为不会说话,想要什么表达不了,哪里不舒服也说不出来,只是哭,孩子一哭大人就着急,有时也不知孩子为什么哭,就跟着上火。周浩桐一直是母乳喂养到一岁多,有时父母也会帮忙,她轻松不少,她也不用上班,总的说来她还是挺清闲的。杨义夫不行啊,八九个月的孩子很认生的,特别是女孩,本身就胆小,妈妈又不在身边,缺少安全感。一个大男人既当爹又当妈,还要上班,自己能不能按时吃饭都是个问题。

“王哥,杨义夫走了有一个星期了,不知还要几天才能回来。”周雨诺坐在副驾眼睛看着窗外,也许是自语又或许是想要个能宽慰自己的回答。“要是能打电话多好。”

“是不是担心了,没事,出差对他来说是常事,不会有危险的。”王建虽是这么说,心里还是放不下,这次的任务有一定的危险性,牵扯面广,涉案人员多,很棘手。

“他也没给你们打电话吗?”杨义夫没回电话给她正常,汇报工作总该有吧。她不知道这次的任务局里上上下下忙乎了一个多月,兄弟单位联手出动不少警力,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根本不联系,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等下次他来电话我让他给你回个信,这个小杨太不像话不知道有人担心吗?”王建一副打抱不平的架势,倒弄得周雨诺不好意思再追问了。

周雨诺安静地坐着,回想这几晚看着并排躺在身边的两个孩子,心里很难受,都是不幸的孩子,都缺失了一份爱,是父母造成的,即使他们再努力也拟补不了,有时她会恨自己当初的自私,没能真正从儿子的角度考虑问题,自己真不是个称职的妈妈。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好像约好的似地谁也没提杨义夫,就围绕孩子闲聊。周雨诺心里一直不平静,就好像有事发生,给父母和弟弟打电话过去,了解他们都很好,可是她就是不安。

杨义夫出差有十天了,周雨诺的手机二十四小时不离身,就怕错过电话和短信。时间越长不安感越强,头几天还能考虑杨义夫临走时的提议,现在那事早抛脑后了,配不配得上也不管了,只要他安全回来怎么都好说,俨然一个妻子对外出工作的丈夫不放心的表现。

她现在晚上睡得不踏实,连带午觉也睡得不安稳。但她不愿爬起来,身子缩在毛巾被下,双手交叠捧着手机,杨大哥你好歹来个短信也行,这不是折磨人吗。

正在她发呆愣神时,手机还真是应景的响了,连看都没看直接接起,声音带有激动和不安“喂”

“雨诺姐,我回来了。”小柳声音挺大,好像要掩饰什么,和平时有些不同,而且他没说我们只说了一个我。

“你们都回来了,没受伤吧?”周雨诺高兴过头也没听出哪不对劲。

“雨诺姐,杨大哥还没回来。”柳绍辉嗓音一下低沉下去,“姐,有件事我想跟你说,就是哥他受伤了,他想让你带灿灿陪他几天。”

周雨诺听完后心里慌乱感觉四肢无力,庆幸是跪在床上,小小的手机好像千斤重,她放下手机,双手撑在床上没让自己瘫软,紧闭着双眼深呼吸,这个时候她不能害怕,不能软弱,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都需要她。

“小柳,杨大哥在哪家医院,我一会过去。”她调整了好一会才问道,声音还是颤抖。

“姐,哥他没跟我们一起回来,医生说现在还不能转院,你收拾下要带的必需品,一会我过去接你们,只是你去了,宝乐和你外甥女怎办?”他们早上就回来了,杨义夫受伤的事他们都商量好了瞒几天,等他出院自己和周雨诺说,那边留了个同事照顾,哪只刚才接到电话杨义夫说什么都要周雨诺过去,也不知出什么事,一向细心的他连那两个孩子都忘了。

周雨诺刚爬起身要下床听到这彻底腿软坐地上了,那是个一直标榜轻伤不下火线的人呢,“伤的很严重是不是,你们是不是没打算告诉我,你过来接我吧,家里我会安排好的。”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慢慢来吧。

那头围在电话旁的几人互相对个眼色,这女人不但坚强也太聪明了点,老大要认栽了,听那口气似乎生气了。

“小丰,杨大哥受伤住院了,我现在要带她的女儿过去,你把我爸妈先接过来,然后去接格格和宝乐,我已经打电话通知老师了。还有我爸妈肯定会问起我的事的,你就实话告诉他们,格格会帮你劝说的,这几天就麻烦你了,有事电话联系。”周雨诺交代完,拎着背包出门了。

小柳此时已经在楼下等着了,俩人去幼儿园接了灿灿就准备出发了,“小柳,你要是太累我来开车,到那得四个小时,我怕你顶不住。”周雨诺看着柳绍辉胡子拉碴,黑眼圈很重,两眼通红,很疲惫的样子,她心疼他也担心怕他疲劳驾驶。

“你会开车?你不会是开车去过吧。”他满脸不相信的看着她,还真小瞧了她。

周雨诺也不和他废话,直接掏出驾驶证递过去, “你看了就知道了,我会开车时你还念初中呢,别小瞧人。”

小柳接过驾照,还真是不短,十年。“也行,我休息会,你先开,累了换我来开。”他也不客气连车都没下,直接从驾驶室挪到副驾驶,“灿灿,你妈妈要开车带你去找爸爸,你要是饿了就喊叔叔,知道吗?”灿灿坐在后排座中的儿童安全座椅,手里拿着妈妈给的小娃娃听话的点点头。

周雨诺此时心情很复杂,一面告诫自己杨大哥伤势一定不严重,不然早通知。一会又担心是不是很严重不能转院,毕竟那是省会城市,医疗水平比这边高的不是一点点。越想越心乱,车速也不由的快了起来。

“雨诺姐,天黑之前一定能到的。”柳绍辉看着里程表的数字不断的增加小心提醒,他不敢劝也不知怎么劝,人躺在那一看就明白,根本瞒不住。

周雨诺扭头看了他一眼,又从后视镜看着后座的孩子,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加劲呼吸也跟着深吸,随着呼吸的调整手一点点放松,“小柳,找张光碟放点音乐听听。”她每当心里烦闷时都习惯一个人听歌,这样就不会胡思乱想也免得和人发脾气了。

八、受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