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照顾

  音乐灌入耳中之时她的心绪也在稍稍平稳中,小柳静静的坐着眼睛不时看着仪表盘,表针不再上蹦,表示车速平稳了,揪着的心才敢放下来,头靠向椅背身子窝在座位中,这些日子一直高度紧张的神经和紧绷着的身体头一次有了歇息,随着轻柔的音乐声眼皮慢慢的合上。

周雨诺在高速入口停车空隙小心的给他调整了座椅,回头看灿灿好像也睡了,她轻轻地叹口气,启动车继续前进。

从高速入口到出口整四个小时的车程,她听了四个小时的音乐,此时的她又好像恢复到那内心是脆弱的但强装自己是坚强,一个人带孩子时就必须是这样的,没人可依靠。

天色有些暗淡,小柳还没醒,她对这里的道路不太熟悉。虽说来过一次,小弟还提过他交流的医院大致的位置,当时自己没想太多也就没在意,随着车潮她只好向市中心方向驶去。下班高峰过去路上的车也不少,交通还有点拥堵,看着面前的十字路口不知往哪开。

“小柳,醒醒。”周雨诺轻轻推了推柳绍辉,许是累坏了,睡了这么长时间也不醒,一点没有警察的该有警惕性。她还真是错了,能睡到现在不醒,一个是太累了,主要是他完全放心周雨诺,即使刚开始车速很快但反应还是很敏捷的,车在减速加速过程中还是很平稳的,并没有急刹车的感觉,不然他也不会放心睡觉的,而且睡得这么踏实,连下了高速都不知道。

“嗯?到了啊。”这孩子不知是不是睡迷糊了,连周雨诺不认识路这码事都忘了。

“没有,我不认识路,现在往哪开啊。”周雨诺摇摇头。

“哦,我看看啊。”他揉揉眼睛坐直了身子透过车窗四下看了看,“往前开下个路口右转。”

周雨诺顺着他的指示又继续上路。“雨诺姐,有没有吃的,我饿了。”柳绍辉看到周雨诺的双肩背包很鼓得样子问到,是有些饿了,倒也没到非现在吃不可,他是想分散她的注意力,怕她离医院越近心里越担心。

“有面包和肠,你自己拿。”他们这些天为了案子吃不饱是肯定的,“等杨大哥出院我给你多做些好吃的,把这些天的都补回来。”

“还是雨诺姐好。”手里拿着面包往嘴里送,还没等咬电话却响了起来。“这是谁啊,不能等我吃口面包?”虽然嘴上抱怨但掏手机的动作却一点也没停顿。

“什么,怎么弄的,好好,你先别急,我们马上就到。”他挂断电话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吩咐周雨诺靠边停车。

“雨诺姐靠边停车,哥现在好像出问题了,我们要快点,我来开。”周雨诺也快速地下车,这次她直接坐在后座,也不管灿灿醒没醒,解开安全扣把她抱在怀里,现在是抢时间不能耽误。

小柳把警报器往车顶一按,车子迅速启动往医院方向飞奔。

“武哥,怎么回事。”小柳环着周雨诺的肩,两人气喘吁吁。

武庄淼看看周雨诺和她怀里的灿灿,不知如何开口。

当时杨义夫受伤昏迷时大伙商量等他伤势稳定后再转院回去,毕竟是他带队去办案的,有些事情还要他来做决定,所以只留武庄淼一人照顾,转院回去后看杨义夫意见,到时再安排。计划没有变化快,半道出这么一个漏。

“说话,到底怎么回事,危险期不都过去了吗,哥不是也醒了吗?”柳绍辉瞪着武庄淼,这时候也不可能还想瞒着周雨诺,早晚她会知道的。

“老大本来是醒了,大夫也说明天就可以撤导尿管的,到时有救护车护送就没事了,谁知今天······”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是很清楚,当时他刚出去给副队打电话,等他回来杨义夫伤口已经崩开,纱布上都是血。

“你就不能说明白点,要是被哥几个知道你没看护好老大,等你回去有你受的。”柳绍辉抓了抓头发,眼角无意中一扫,此刻他真想给武庄淼一拳。“雨诺姐你先坐会。”他把周雨诺带到离抢救室不远的椅子坐下,拽着武庄淼朝楼梯走去,武庄淼听到雨诺两个字扭头看过去,难道老大昏迷中喊得是她,没听说啊,麻烦了。

周雨诺解开婴儿背带,让灿灿躺在她腿上。“灿灿,醒醒,你不是想爸爸了吗。”她用大拇指轻轻地拂过孩子的脸蛋,看她睁开眼睛把她抱坐了起来,“喝点水再吃点蛋糕,等下就能看到爸爸了,宝贝真乖。”说完在孩子的额头亲了一下。

等了有十多分钟两个大男人才回来,“雨诺姐,这是武庄淼,和我是一个组的,武哥,这就是······”小柳还没有介绍完,一位医生从抢救室里推门出来手中还捏着一张纸,对武庄淼问道,“杨义夫的家属来了没有,这个没签字我也不好办,该有的程序必须有。”听这口气好像和他们挺熟,周雨诺虽说没签过但电视有看过,病人的病情危及生命需要抢救时都要签署病危通知单的,医生会告知家属病人的情况和抢救措施,让他们有个心理准备。

武庄淼接过通知单看着柳绍辉再看看周雨诺,不知如何是好,看着手中不大的一张纸,满篇的字此时都变成两个女人可恶的脸,他恨不能撕了这张纸,垂下的手紧紧撰着,真他妈窝囊。

场面一时间尴尬,最后还是医生先出声,“这个你们尽快决定,我冒昧的问下,病人喊得灿灿是谁。”杨义夫昏迷时一直喊得两个名字听着像女人的名字,再看着抱着女孩的女人,会是她俩。

“是队长的女儿。”柳绍辉指向还没睡醒正趴在周雨诺肩头的孩子。

“那你就是雨诺了,”医生看着周雨诺问道,周雨诺迟疑地看了小柳一眼点点头,“你们之间······”他有些搞不明白,病人在神志不清时喊的名字一般都是最亲近的人,或者说是非常想念的人,那这两个怎么解释,小的是女儿,大的却不是家属,可病人又口口声声喊着,真是乱啊。

“我们是朋友。”周雨诺淡淡的回答。

“妈妈。”灿灿蹭着她的脸,“找爸爸啊。”医生更糊涂了,“你们看着办吧。”丢下一句又进抢救室了。

柳绍辉又再次走向楼梯口,掏出电话,“大姐,我是小柳,你什么时候能到。”“明天早上?可是哥现在出了点状况,伤口崩开了,人一直昏迷着,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单了。”

“我和雨诺姐也是刚到,情况不是太了解,现在问题是单子没人签字。”

“医生正在抢救,杨主任也在,人家强调要家属签字,昨天有地方公安局长和组长在,今天的情况和昨天不同,咱又不能再麻烦领导。”

“对啊,她抱着灿灿在那等着呢,让她接啊,好,你先别挂。”小柳拿着电话大步的跑过来,“雨诺姐,杨大哥的姐姐想和你说几句话。”说完也不管周雨诺愿不愿意就把手机递到她手中。

周雨诺拿着手机有些不解,呆呆的盯着手机,还是小柳推她才反应过来。

“喂,你好,我是周雨诺。”她礼貌的接起电话,心里即使疑惑出于礼貌她也必须接,何况又是杨大哥的姐姐。

“周雨诺你好,我是杨义夫姐姐,我现在还在火车上,明天早上才能到。你和小义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我和我父母都尊重小义的选择,既然你们都决定在一起了,那你也等同于他的亲属,刚听小柳说小义又进抢救室了,为了他我恳请你在通知单上签字,即使有事我们也不会怨你的,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吗。”弟弟打电话回去说了他和周雨诺的事情,她的情况弟弟也没有瞒着,只是她的态度不明确,那现在看来她也不是心里没有弟弟的,能放下孩子跑这么远来照顾,也是个善良有情义的女人。

“好吧,我知道了,再见。”周雨诺无奈的看着小柳,这是赶鸭子上架,不同意都不行了,人命关天啊。

“把单子给我吧。”手里捏着的纸张,轻飘飘的一张此时却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压力好大。僵硬的手指握住笔一笔一划认真地签上自己的名字,一贯连着的笔画现在怕是不敢了,生怕误事耽误抢救的时间,其实心里明白最后没家属不是还有同事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再次打开,杨主任率先出来并告诫三个人再不能让病人激动了,不然能不能抢救回来谁也不敢保证,太危险了。

“雨诺姐先去吃口饭吧,哥还要观察几个小时,别把孩子饿坏了。 ”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吃吧,回来给灿灿买碗面或粥就行。”她感觉太累了,不是身体而是心累,她不敢去想,杨大哥竟然在两天中经历了两次生死挣扎,那得遭多少罪,身体能承受的住吗,老人都说肚子尽量不要开刀,不然会大伤元气的,虽然她不太懂是不是有道理,但也知道出血太多后身体都会虚弱的,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

九、照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