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二、

  开门不再是满室的黑暗杨义夫满足了,在楼下就看到家里亮着一盏灯,是为了夜归的他而点亮的。一个爱你把你放在心上的女人,一个可爱的孩子,一桌可口的家常饭菜,这是男人想要的生活。即使身体因为一天的工作已经很疲惫了,也要尽快赶回家,不能让自己疼爱的妻儿久等。

屋内很静,看来周雨诺是真的困了,连电视都没看。轻轻地把餐具放好,顺手拿起一个油桃。他不太爱吃水果,她就将他,说不吃不许亲她,逼着自己去吃,没办法亲她上瘾。

杨义夫边吃着油桃边向灿灿屋走去,周雨诺一定搂着她睡的。果不其然,灿灿枕着她的胳膊窝在她怀里,她却是半睁眼望向门口,大概是他开门的声音惊醒的。他有时想想觉得很是不解,周雨诺一个人睡或是跟他睡时,手里总要抓点什么,和孩子一起就没那样,很奇怪。

“你回来啦。”周雨诺打着哈欠问道,柔柔的声调听了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嗯。”杨义夫弯下腰先亲了她一口,接着又亲了灿灿一口,大手探入灿灿的脖底抬高她的头,周雨诺顺势抽出自己的胳膊,往外挪了挪,给灿灿盖好被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两人出去后带上门。

“小柳送你回来的,他没留下?”周雨诺爬上床拍拍枕头躺下,她一直没敢睡,晚上没去接他不知他们加班到几点,这会人回来了,她熬不住了。自从第一天被他找理由和他同床之后,她就没回过自己屋睡过,不用想也知道,就他那霸道劲还是不要闹了,纯是白扯,他能找一箩筐理由出来。

杨义夫没放声却咬了一口油桃塞她嘴里,周雨诺嘴里突然被塞了东西想说话也说不出,唔了两声,杨义夫看她表情没有嫌弃偷偷乐了,又咬了一口塞进去。

“你烦不烦人,我都刷完牙了,又给我水果吃。”周雨诺翻了个白眼给他,不过心里挺高兴。

“一会咱俩一块刷。”杨义夫依着床头紧贴着周雨诺坐着,大手握住她放在被外的手,手不大,只是家务活干多了手不是很细软。

“雨诺,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啊。”他捏了捏她的手。

“什么?”周雨诺睁开眼问他,心里琢磨会是中午的事。

“你的手长得挺好看,只是跟你的脚比起来还真的挺差的,白是白,不细嫩,有时间去做美容吧。”

“有那时间不如睡觉。”周雨诺对自己不是很讲究,美容花钱花时间,她从不想。她也不爱逛街,每次都是在家想好需要购买的物品,去了商场直奔目标。

“你还真没辜负你的属相,三个饱两个倒。”杨义夫真的挺佩服她,饭量比起单位的女同事她应该是大饭量,中午没事还睡午觉,早上能懒一会是一会,就这样也没见长肉,也就九十斤出头,力气倒不小,无意中说过她家的煤气罐都是自己扛的。

“你快去洗你的澡吧,我要睡觉了。”周雨诺一把扯过被子转身闭眼,懒得搭理他。

“不许睡你还没刷牙。”杨义夫去拽她胳膊。

“别烦我,不然我回自己屋睡。”

“那我先洗,我洗好你再去,好不好?“杨义夫看周雨诺要炸毛只好先顺着她,中午已经惹毛了这会还是不要硬来。

快速的冲了澡,出来一看好家伙还真睡着了,不想叫醒又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怕她郁积在心。犹豫了一会还是把她叫起来,“你怎么回事,看我睡觉你难受啊。”周雨诺这回真有点气到了,坐起了之后直接下光着脚往外走,杨义夫赶忙去抱住她连拖带拽给弄进卫生间,关上门后抱了起来放到梳洗台坐下。

“刷牙。”一把挤好牙膏的牙刷放在手上,周雨诺沉着脸不情愿的接过,不过就是不往嘴里塞,赌气和他对着干。

“我就不刷,牙长在我嘴里刷不刷你管不着。”晃着脑袋眼瞪得溜圆就是不动。

“你······”看着耍小孩脾气的周雨诺,杨义夫气笑了。“我给你刷行了吧。”拿过她手里的牙刷就要上手,无奈人家不张嘴配合不说,继续摇头晃脑气他。

“你就是欠揍,怎么跟个孩子一样,气我你就高兴是吧。”杨义夫手指点了下她的头,只好用水把牙刷洗干净放好。两手撑着梳洗台把周雨诺包在怀里,对着紧抿着的小嘴啃了口,然后就那么看着,也不说话。

周雨诺被他看的好不自在,光裸的上身近在眼前,而且自己的膝盖正好贴着他的腹部,肌肤相贴太让人浮想联翩。她转开头,羞红的脸庞落在他的眼中,杨义夫撩开她的头发,不出意外耳朵也红了,又害羞了,上嘴含住红而肉的耳垂,明显感觉她不自觉的抖擞,仰着头身体拼命往后躲,他又倾身靠近些,用牙齿咬住她的耳垂,这次她不敢躲了,一动不动,脸火烧火燎的热。

杨义夫知道不能再逗下去了,不然真生气了倒霉的是自己,晚上睡觉没人可搂很孤单的。“再听不听我话,你中午还说我没记住你的话,那我说的话怎么就不管用呢?”杨义夫退后一步两手抱胸站着,就那么居高临下站着,一脸严肃的表情。

周雨诺没见过这样的他,心里有些害怕,低头拼命想自己什么时候没听他的话,好像没有啊。即使没有她也不敢再抬头看他,好吓人。她低着头眼睛四处瞄,不时偷偷扫一眼肌肉发达的腹部。她的前夫身材也很好,不过比起眼前这位还差点,身高就没法比。他浑身上下她不知擦过多少次了,只在第一次感觉不好意思,那之后什么想法都没有,可是现在怎么又羞涩而且还有点心虚。她又偷偷瞄了一眼,这回逗留的时间稍长几秒,顿了一下她毫无预警的蹦下来,两人隔得距离太近她又太突然杨义夫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下来了,两人差点撞到一起。

“周雨诺,你就不能稳当点。”杨义夫扶住她的肩低声训问,今晚她的表现完全孩子气,痒的真想揍她屁股。

周雨诺就像没听到弯下腰手摸上那道伤疤,褐色凸起的刀口很长也很丑陋,两边缝线的痕迹特别清晰,心疼的她眼泪瞬间流下,在医院时杨义夫每次换药都把她支走,她知道是怕吓到她,她想过应该很严重没想到刀口这样长,心抽的快要憋死,一个腿软跪倒在地,手使劲的捶打着胸口。

杨义夫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伤心,不然他不会特意让她面对这些,他后悔死了。当那温热的泪水滴在他的脚面他觉得自己太自私了,总是利用她的善良,她的包容,她那颗柔软的心。可是他就是不想放开她,即使知道以后她会承受的更多。

杨义夫蹲下身按住她的手把人抱在怀里,嗓眼发硬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仰着头不让自己流泪,周雨诺在他怀里不住地挣扎,他就更紧的抱住,最后不知哪来的力气真的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雨诺?”杨义夫害怕的喊着,此时的周雨诺一边继续捶打胸口一边满地乱转,张着嘴大口的呼吸,胸口压得快要死了一样,“雨诺,哭出声来,别憋着自己,快点。”杨义夫拍着她的背引导她,“你这样我更难受,雨诺。”最后的喊声带着乞求,不哭出来真会憋出毛病的,他真要得不偿失了。

杨义夫又把她抱到梳洗台坐好,给她拧了个毛巾擦脸。周雨诺抓住毛巾捂住嘴巴放声大哭,泪水顺着脸颊不停流下来,听到她呜呜的哭声他心揪揪的,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勺一手抚在背上,把下巴抵在她的头顶,“雨诺,是我不好,吓到你了。”轻柔的顺着她的背,怀里的人哭的一抽一抽的,他的心就跟着一揪一揪的疼。“也许以后还会遇到这种事,但你一定要坚强,不管怎样你都要坚守你的承诺,这是你答应我的,我也向你保证我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护自己周全,保护你和孩子,我们还有好几十年要走,我们要互相陪伴着走下去。”

哭了好一会,周雨诺才停止住哭泣,眼都肿的要睁不开了,嗓子干哑发紧,“我好不容易给你养的长点肉,可恶的全白费了,明天我要找他算账,我也拿刀捅他几刀,气死我了。”带着鼻音越说越气,说到最后不解恨的咬着毛巾直叫唤。

“好,明天去打他,谁让他让我们雨诺伤心了呢。”杨义夫看着眼圈通红,眼皮红肿,咬牙切齿的周雨诺,既心疼又欣慰。她胆小面对这些她会害怕,但她没有流露出来,她越表现对他的抱打不平他越难受。

“洗把脸睡觉好不好?”杨义夫像哄小孩一样哄着她,哭得太厉害该头疼了,明天眼睛不知会肿成啥样。

周雨诺就着杨义夫扶她的胳膊蹦下来,简单洗了洗回屋躺下,头晕乎乎眼睛干涩。杨义夫随后上来把她往怀里一搂,手自然轻拍着她后背,“雨诺,你会不会怨恨我逼着你去面对这些对你来说很可怕的事?”

“不会,虽然我胆小,要是以前的我可能会超出我接受的范围,不过现在身边有你,也因为是你我会学着去接受,去面对,也许偶尔也会胆怯,希望你能带着我一起走过。”中午因为烦躁回来后怎么也睡不着,就上网查了关于警察的一些事情,真的好可怕,全国每天都有警察牺牲的案例,现在有点呈上升趋势,她不知自己能不能做一名合格的警察家属,少女时的梦想真是梦想,光看他们外表的威风,没想过他们要随时随地面对的危险。

“以后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不许拿身体开玩笑,打不过咱就跑,保住命要紧以后还怕抓不到。”

“好,都听你的,你说怎样就怎样,这会睡觉了吧。”杨义夫关了床头灯把周雨诺的手放到耳朵上让她握着,一个晚安吻落在额头。

二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