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过往(一)

  周雨诺觉得自己很自私,依仗着杨义夫对自己的喜欢离家出走,有些恃宠而骄了。这是她很瞧不起的手段,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义夫,饿不饿,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看到他憔悴的样子她更恨自己。

“下点面吧,我们三个晚上都没怎么吃。”杨义夫握着她的手仰脸看她,没有她在多好吃的饭菜也没胃口,每次总是去想她在时的情景,更是食不下咽。

“好,你先躺会,做好了我给你端过来,吃完后咱们好好谈谈。”周雨诺这几天也想得很清楚,外人的眼光和自己的幸福相比算不得什么,谁也不能天天盯着你说闲话,既然要过下去,两人之间就要毫无隐瞒,夫妻之间没有秘密可言。

“谈什么?”杨义夫有些打击到,马上反问,难道要说双方不合适。

“我们两人的事,信里不是说了吗,回来我会告诉你我为什么离的婚,我也希望你能说说你的事,我们坦诚布公的谈一次,我承诺过你不会离开的,我会一直信守。躺下,我去下面,很快的。”周雨诺看着他瞪大的眼睛里惊慌的神色,是自己的行为吓到他了。扶着他躺下,盖好被子给他一个安慰的吻,起身出了卧室。

柳绍辉听到开门声猛地扭过头,心里有好多话不知先问那句,“我去下点面。”周雨诺微笑的揉了一下他的脑袋,因为她他也跟着受苦了。

周雨诺就着现有的食材很快做好,鸡蛋打卤面,实在是家里什么都没有,就这鸡蛋还是自己在家时买的,饭桌上摆的剩菜应该是外卖的,不像杨义夫自己做的,看来这几天他们真的在凑合着,她再一次鄙视自己。

看着三人吃完了面,让小柳去杨义夫房间休息,灿灿也哄着睡着了。周雨诺依着床头坐着,杨义夫也想坐着不过被周雨诺劝住,他挨着周雨诺侧躺着手搭在她的腿上。

“义夫,我离开的当天住进宾馆时我就后悔了,晚上怎么都睡不着,总是想你和孩子,去水洞我走了一天,累到精疲力尽才回去,直到回来后心才踏实。

我和宝乐爸爸相亲认识的,中间也有过不顺利,也许注定我俩不能走到头。我妈对我们姐妹俩不亏待,好吃的好穿的买的一点不心疼,唯一不好她是个急脾气的,什么事不顺心就爱叨叨,头些年我爸自己有个承包队,有时干完活钱不能及时算回来我妈就和我爸吵架,其实也就是我妈单方面自己再闹,我爸一般不搭理她,时间长了我也烦躁,为这事姐姐他们很少回来。毕业后参加工作了有时我在单位宿舍住,如果师傅老公出差偶尔去她家。再后来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我也同意了,虽然那时还不是很想结婚但是可以离开家。见面之后觉得人挺好的,就正式交往,两年后结的婚。婚后才知道他也是被他爸逼着没办法勉强同意,我想着既然已经这样了怎么着都要把日子过下去吧,感情慢慢培养呗。

宝乐爸爸也算是顾家的,每个月都会按时把钱给我,我买什么他都不管,对我家人都挺好的,不然格格也不可能跟我住,总归那是结婚前他买的房子。离婚我们俩都有原因,当初结婚时的目的就不纯,只是伤害了宝乐。

这几年的婚姻我们没吵过架,我不想宝乐像我一样,不吵架不能说明我们的婚姻就是幸福的。只知道他是被逼结婚,我想那只是很少一部分,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当初认识的时候他就在外地工作,他说这样比在总部挣得多,他家条件不是很好,他妈常年有病,最后也没治好,所以没有家底。钱嘛多了多花少了少花,两人都挣钱总会好的。后来他们单位工资改革,他的工资比以前多了不少,他都交给我,这点他还是考虑到我的。

有了宝乐后他并没有表现的很高兴,我也没在意,随着宝乐的长大爷俩的关系还是不是很亲密,想着是不是和孩子离开太久的关系,我就带宝乐去他工作的地方,哪知我俩水土不服,没住几天都病了,那次他很生气,生气我没和他打招呼就带孩子过去,耽误他工作,那时我隐约感到他对我和孩子没有感情,病没好利索我们就回来了。事也巧了,就在我们回来没多久我带宝乐去游乐园时遇到他同事,我们有病还是他开车送的医院,就熟悉了,他说总部又给分部一个调回的名额,上次周工让出去了,这次怎么都该是他的了,我听后很高兴,还和宝乐说了爸爸要调回来了,以后我们一家三口都能在一起了,宝乐没反应,说爸爸不喜欢他,回不回来都一样,这话他说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后来宝乐爸爸打电话回来时我就问了什么时候能调回来,他却说不用我管,他不想回来。那次我们没说几句就结束通话。我想了很多,我和孩子对于他是不是真的不重要,我劝自己只要他对孩子好,我无所谓,谁让当初我利用了他,即使他在那方面冷淡我,甚至更难堪的事我都不在意,只要他心里有孩子就行,可是在我看来那也是奢望,没办法我提出离婚,他欣然同意了,我觉得我就是个笑话,即便给人家生了儿子,也不能改变什么。”周雨诺很平静的说完,好像说的不是她,没有一点留恋到最后脸上却是一个嘲讽的笑容,杨义夫从她开始开口的时候就一直观察她,他就怕她说到伤心处会控制不住感情,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种局面,想要安慰都无法张口,平静的内心是有多少的痛造成的。

“雨诺,”杨义夫爬了起来抱起她放到自己腿上,五六年的婚姻她简短的说完,哪怕有一丝幸福的样子也好,可他看到的却是无所谓,他就怕这无所谓中她对婚姻的轻淡,还有她说的前夫在那方面给她的难堪是什么,外遇吗?

周雨诺趴在他肩头,就像灿灿找妈妈时一样的动作,他这时候只有抱紧她才能让她感觉到有人给她依靠。“雨诺,你说的那方面是说他有外遇吗?”

周雨诺坐直了身子看着杨义夫,嘴角带着笑,在杨义夫眼里却很刺眼,前段她说完话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笑,“外遇吗?我想真是那样我还能好受些,毕竟我是被一个女人比下去的,他是宁愿自己解决都不需要我,你能理解我当时的心吗?”周雨诺的伤心谁也不能体会,多么讽刺,自己的丈夫不需要自己不是笑话是什么。

杨义夫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那你不接受我的时候有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如果是那样他得想办法,不然他的福利待遇会少很多的。

“有,不过不是主要原因。我在单位是干统计的,顺便管理仓库,是和师傅我们两人。刚入职不长时间正赶上车间招了一批学徒工,我们单位工人三班倒,倒班的多是外地的,师傅就让我跟他们一起学习。时间长了也混熟了,再说有时我也会住宿舍,就经常找他们玩,他们都比我小,可后来有不少都找对象了,有的小姑娘还是找的我们厂当地的呢,那时我就觉得自己还不如个外来小姑娘,没有一个男人来追,如果当时真有人对我有好感我也会答应的,毕竟想离开家吗,是谁都行,可就是没人看上我,最后只有相亲了,那之后我对自己更没自信了,再婚我想都不想。”周雨诺说完看着杨义夫,“不说现在你没结过婚,即使你离婚带孩子也有不少人上赶你的吧,小姑娘也有对不,首先外在条件无可挑剔,成熟稳重,工作也让人羡慕,不论哪一点我都没法和你比,你让我怎么接受。”

“当你知道我没结过婚你就扔下我和灿灿跑了,你可真能忍心,你知不知道回到家找不到你的那一刻我心有多痛,那时我就想等我找到你我非打你屁股不可,狠狠地打,让你起不来床,看你还跑不跑了,你却告诉我不让我去找你,我很害怕却也只能在家等你。”杨义夫泄愤的在她的嘴角咬了一口,贴着周雨诺的耳边说了一句,周雨诺立马面红耳赤,“不要脸。”杨义夫看她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差点把睡在里头的灿灿惊醒。

“周雨诺,夫妻之间相处没有固定的模式,经常吵架的不一定就不幸福,比如你的父母,吵架有时也是一种交流,如果连吵架都吵不起来那该考虑是不是出问题了,我处理过很多案件都是因为双方关系没处理好而走到极端的。不熟悉的两个人走到一起组成一个家,最基本的条件是坦诚,再是信任,在灿灿这件事上我是隐瞒了你,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太相信了,也太了解你,如果一开始就告诉你你一定不会答应,弄不好还会搬走,还有一点我是不想你担惊受怕。”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灿灿的事吗?”

“可以,不但是灿灿还有我,我都会毫不保留的告诉你。”杨义夫调整下坐姿,把周雨诺圈在两腿间,他从后面搂住她,“我在高中时就交了个女朋友,高考时约定一起考的警察学校,毕业前夕我提出说先到这边来工作,我家是南方的没有海,我特别喜欢海,这边的空气又好,就想着在这边干几年然后结婚。刚开始她同意但家里不同意,她是家里老小的,怕过来这边没人照顾,毕竟那时我也不大,我们同岁。我看她同意了我就开始投递我俩的档案,赶在毕业前把工作安排好,我之所也过来这边,一个是我喜欢,再个是这边的领导去学校招聘看中了我,点名要我的,我在答应时唯一的条件就是把她带上,正当我一切都准备妥当要出发了,她却提出分手而且没隔几天她就结婚了。”周雨诺扭头看看他,杨义夫好笑的亲了她一下,“怕我伤心啊。”

三十、过往(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