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六 (二)

  “怎么不能穿,能卖就能穿,你内裤长你倒是穿出去啊,无理取闹,放手我要去睡觉。”周雨诺对着杨义夫瞪眼,满脸不耐,胳膊用力往回抽,杨义夫不撒手,一直握着。

“我看你就是皮痒,我以前说的话你根本没往心里去,纯是找揍。”使劲一拽周雨诺趴在杨义夫腿上,他举着巴掌照着她的屁股拍下去,虽没用全力也有个六七分,啪一巴下去腿上的人一僵,忘了挣扎,杨义夫才不管她,紧接第二个巴掌下去。

周雨诺怎么也不会想到杨义夫会打她,而且还是屁股,还那么疼,那一巴掌下去她都蒙了,这还没完事,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挨了一巴掌,她都感觉到屁股火辣辣的疼,她想爬起来,谁知杨义夫用一只胳膊压住了她的上半身,她再一次跌趴下去。

“你干嘛打我,再打我我就搬走。”周雨诺力气比不了杨义夫,手脚挣扎不停,带着委屈反驳。

杨义夫一听她要搬走丝毫不考虑又来一巴掌,这次可比前两下力气大了一些,他最不愿听到的话就是周雨诺离他而去,瞬间就感觉自己不好,胸闷委屈,压低嗓音低吼,“你忘记自己的承诺我可没忘,再说搬走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过火的行为,不信你就试试看。”说到最后都咬牙切齿了,依然举起胳膊拍下去毫不留情的。

被杨义夫的话吓到,周雨诺不敢再有所动作,她真的怕再多说一个字都会惹怒他,扭回头看到那张涨红的脸,额头青筋爆绺,双眼微眯,知道他是生气了,而且是非常严重。

“周雨诺,今天我再说一遍,别看咋俩没结婚,我说过你我势在必得,无论出什么事我都不会让你离开的,我这人有时脾气不太好,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我让你记住的话再当耳旁风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看到周雨诺眼里的慌乱杨义夫虽有不忍但还是把狠话说出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抱起怀里的人送到床上,给她盖好毛巾被揉了几下她的脑袋,“你先想想我今天为什么打你,希望你能记住,我先去买点菜,今晚我做饭。”说完就离开了。

侧躺在床上的周雨诺听到关门的声音后,放松下来伸手向后摸去,刚碰上自己都咝了口气,好疼,杨义夫下手可真狠。她慢慢爬起来挪到卫生间稍稍退下裤腰,手掌印特明显,紫红的绺子能看到隐隐的血丝,洗了把脸重回床上趴着,想着他临走时说的话。

小时候不听话她没少挨她妈妈的打,可那时小不懂事调皮不听话,她记得最后一次挨打还是初中的事,哪能想到快三十了却被男人打屁股,太丢人。眨眨眼睛慢慢回想从进门开始杨义夫说的每句话,第一对她今天的穿着很生气,掀开毛巾被瞅了一眼,这么一看是露的有点多,第二好像对他以前的那句话没上心。哪句她怎么忘了,拍拍脑袋拼命想。

杨义夫这人要是宠你那是没底线的宠,你想干什么都不干涉,但他让你记在心里的话你不能去违背。今天好像就犯错了,而且错的彻底,自己无视他的警告不说竟然顶撞了他,可她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慢慢地翻了个身,平躺的动作还没完成后面传来的疼痛迫使她又趴了回去,眼泪都出来了,挨打时也疼,只是那会儿光生气。

周雨诺伸手揉着疼的地方,一个词突然闪现在脑海。她记得当时看到那的盘山道时自己说过骑车一定很爽,杨义夫还说想去一定要告诉他,他带她去,不然就挨揍。现在想想是挺危险的,道路两边都是山林,那山坡就是她爬的那面一户人家都没有,她骑上去的半个小时里只看到几辆车经过,行人不说连个骑自行车的都没见到,想必村民出行那不是必经之路。

想到原因她也不在纠结,等杨义夫回来跟他道个歉,应该能消消气了吧。想通了之后周雨诺安心的闭眼睡觉。

杨义夫回来看到趴着睡着的人他也心疼,小心的向下褪她的裤腰,几个巴掌印暴露眼前,轻轻地摸上去有些发烫,把握在手里用毛巾包裹的的冰袋放上去,自己顺势躺在她身边,真是不听话的小女人,看她瘦弱却总是做一些让他出乎意料的事。

许是趴着太累,熟睡中的周雨诺翻身时忘记自己的状况,一不小心屁股着床,上面的冰袋正好又搁了下,她不自觉的呼出声,在厨房摘菜的杨义夫听到动静赶忙过来,只看到蜷着身子趴着的人用手揉着,姿势好不别扭。

杨义夫脱鞋上床,看到周雨诺眼角的泪后悔下手太重。“雨诺,来趴在我身上能舒服些。”仰身躺下把旁边的人抱到自己身上,把冰袋放好盖好被子,擦去她眼角的泪痕。“雨诺,怨不怨我打你?”

“没有。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了。”周雨诺耳朵贴着他的胸膛,咚咚的心跳声听了很踏实。

“别怨我,我也是一时着急,前几天那里发生两起案件,其中一个还死了,罪犯还没抓到。今天猛一看到你我真的害怕,还好我在你后面,我都不敢去想如果我没遇到你怎么办。”杨义夫一手枕在头下,一只手一下下轻抚周雨诺的头发。

“你想干什么我不会拦着,只是担心,我的工作性质也许会给家人带来不确定的危险,唯一的要求就是能知道你的去向,这样我心里才有数,可能要求有些过分。”

“你这么做是为了我好,是为我们的家,我会记住的,不会再犯错了。”周雨诺抬头看着他的眼。

杨义夫被她一脸严肃的样子逗笑了,抱着她往上窜了窜让俩人的脸对脸,大手伏住她的后脑勺压下来,自己微微侧头深深的吻上,感受到周雨诺的回应,舌尖撬开她的牙关去找寻她的舌头,相互试探然后交缠,深情的吻使杨义夫动情,让从没接触过女人的他萌芽露头,手不自觉探入她的背心里,纤细的腰身滑软的皮肤更让他不能自已,迫切寻找突破口,双手固住身上的人更紧的挤压向自己。

周雨诺感觉到身下的异样,她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她想如果杨义夫现在提出要求她也会答应的,心都接受其它就不是问题。

“雨诺,我很难受。”杨义夫贴着她的耳朵喃喃,声音都是低迷沙哑。

“需要我帮忙?”周雨诺手撑在他的胸膛直起身。

“考虑到你的身体不适先放过你,不过需要你的日子不会远的,”说着还坏坏的笑了笑,“到时不要让我失望哦。”

“······”周雨诺被杨义夫羞的满脸通红,不知怎么回答,脸整个埋进他的胸膛。

除了晚上洗澡,周雨诺就没离开过床,杨义夫一直监视着她,三个孩子也知道她不舒服,这两天懂事的没来找她,家里所有的事都是杨义夫在做。

“雨诺,跟你商量个事。”周雨诺稍微有点好了进厨房帮杨义夫做饭,杨义夫哪可能让她干,她还没好利索,没办法只让她帮着摘个菜什么。

“什么事?”

“这不‘国庆节’到了吗,我们回你妈家时能不能把那几个小子一起带上?”

“可以啊,到时让姐夫带他们去钓鱼,不过咱们提前说好了,告诉他们不能说在哪上班,你再借辆面包车。”

“为什么不能说实话,警察也不丢人啊,还有上次去时你就让我开辆旧车,这次又是,有什么事不能说吗?”杨义夫一直挺纳闷,周雨诺没说他又不好意思问。

“也没什么大事,你应该能觉察出来我妈对我离婚这件事有意见,只是我都离了她也不能逼着我去复婚。不是她觉得在村里给她丢人,她是怕我过的跟我小姨一样。我小姨离婚时他们都不知道,只有我姥姥知道实情,现在小姨一家混的也不好,我妈心疼妹妹有时就偏帮,无奈小姨家的人不争气,我姥姥家的几个姨再加上我舅舅都不爱搭理她,她家一有事就来找我妈,开始我妈还能厚着脸皮去麻烦我舅,时间一长她也不好意思仗着自己是家里的老大给人添事,转过头来找我们姐妹两,我姐不管,她就来烦我,我一个没工作的人能有多大的能耐帮他们,小来小去无外乎给钱呗,就这钱还是周浩桐他爸挣得。”前夫拿钱贴补他舅,即使心里不乐意她也不好反驳,她不也贴补她姨了吗,这件事谁都不占理,不然也不能闹出前小叔不问自取的事。

“我现在干的水泥摊只有我爸知道,是他和我舅帮我弄得,要是让我妈知道了,非得安排小姨家的人进去,还不乱套了,所以,一定不能说实话,再个村里的人知道,有事你是帮还是不帮,都是一个村的,有的还是一个族谱,真有困难咱也不能看着不管,如果有的人提出过分的要求不帮我爸妈在村里不好做人,帮你们觉得合适吗,说不好人家认为是应当的呢。上次你受伤我妈问起,我只说是出意外,你们可别说漏嘴了。”

“那她老人家知不知道我具体工作?”杨义夫怎么想自己都憋屈,好像自己的工作拿不出手似得。

“我说是派出所的小片警,管管治安什么的。”周雨诺看到杨义夫那一脸想生气又不知冲哪发火的黑脸,连手都没擦就扑进人家怀里抱住他的腰,“别生气,我这不是也没办法吗?”

“怎么我一到你这就生生矮半截呢。”杨义夫上手掐着她的脸。

“嗯呐。”周雨诺翘起脚用力的亲了一口,“不矮不矮,你看咱俩站一起我才到你肩这块,踮着脚尖刚刚能亲到你的嘴,这形象太高大。”周雨诺当初没考虑其中也有个原因就是两人身高差距,一米六三对

一米九,怎么看都不协调,从背影看就像大人领个孩子。

“就会说好听的。”看到周雨诺为了讨好他,不但主动亲他,更是嘴甜的捡好听的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以后要多创造机会,别说他现在心里真的美冒泡了。

三十六 (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