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节:浔阳锁江琵琶行

  路雨没再沉默,说道:“谁让你背了?我才不要呢,我又没有你脸皮厚。”

  周望没再开玩笑,拉起路雨,“牵着你的手走总可以吧,反正便宜已经被我占了,你就再将就一下吧,前面还有个楼,跟浔阳楼不一样,我们再去看看。”

  一会儿,路雨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座塔形的建筑物,跟刚才的浔阳楼完全不一样,周望介绍道:“这是锁江楼,江城人都这么叫它,不过确切的说应该叫锁江楼塔。

  最初修建的时候是明朝万历年间,而且当时除了这个锁江楼塔,还有一座塔叫文峰塔,周围还有四条铁牛,以及一些其他附属的建筑组成。

  修建锁江楼的目的,顾名思义就是锁住不驯服的江水,但是由于历经四百年的变迁,江岸崩溃,导致楼毁、塔倒、铁牛沉江。”周望见路雨盯着锁江楼,便停顿了一下。

  之后,继续说道:“我们现在看见的锁江楼,虽然看上去也很古朴,但肯定是后来修建的,至于时间嘛,我也不知道。”

  周望见路雨还一直抬头看着锁江楼,就继续说道:“你可以看到,这座塔是六面锥状,青砖砌筑,据说塔高35米,总共有七层,或许有七级浮屠之意,不过这完全是我猜的,不一定是真的。”

  路雨随着周望连续看了两座楼塔,见周望都能给她介绍楼塔的历史,还有之前的抗洪广场,她心里感觉比较讶异,于是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呀?你对这里似乎特别熟悉。”

  “这个嘛,秘密!告诉你就不好玩了,我知道的还不止这么多呢,虽然那四条铁牛沉江了,但是前面还有两头铁牛等着你去看呢,跟我走吧!”周望说完,又拉着路雨的手朝前面走去。

  或许是周望不告诉她原因,路雨有些不痛快,但也没再说什么。走了十分钟左右,路雨才看见周望所说的铁牛,原来是在相隔20米左右的两座水泥基座上,站立着两头铁牛。

  路雨走近了去看,发现水泥基座的高度就有两米,铁牛站立在基座上,显得特别高大雄壮,应该是全身刷了黑漆,牛身对着江面,扭头作仰天长啸之状。

  路雨问道:“难道它是想望月吗?”

  “或许是吧,今晚的月亮不是很明亮!不过似乎是说犀牛会望月,感觉这牛更像水牛哦!”周望抬头看了看月亮,然后这样回道。

  周望本想怂恿路雨爬上基座,跟大铁牛来个亲密接触,路雨看了看两米高的基座,表示难度太大,而且是大晚上,有些害怕,周望只好作罢。

  看完铁牛,他们继续往长江大桥的方向走去,一眼望去,感觉大桥已经离的很近了,但周望估算实际距离不会少于3000米。走过一处似是隐在丛林中的酒店,他们的视野顿时开阔起来,江面一览无余,长江大桥的灯光也看着更明亮。

  周望看着长江大桥的灯光,想到穿过大桥还有一处景点,但估计今晚是赶不到了,于是对路雨说道:“其实前面还有一处景点,可能你不知道,但它因一篇乐府诗而出名,那篇乐府诗中有很多名句,现在都经常被人随口提到,像‘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哦, 我知道了,你说的是白居易的《琵琶行》,高中的时候还要求背诵呢,现在我应该还能背出来。”路雨听出周望说的是《琵琶行》,显得有点兴奋,因为她特别喜欢这篇《琵琶行》。

  周望听路雨说会背诵,于是说道:“说不定当年江州司马遇见琵琶女,跟今晚的夜色一样呢,只是整整相隔1200年了。

  1200年前,不知道我们现在站的地方会是个什么样子?1200年的时间,得有多少沧桑世变啊!时隔1200年,站在这样的月色江边,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要不,你背背《琵琶行》吧,想来……”

  周望的感慨还没有说完,就听路雨轻轻吟道:“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马客在船,举酒欲饮无管弦。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忽闻水上琵琶声,主人忘归客不发。寻声暗问弹者谁?琵琶声停欲语迟。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转轴拨弦---,---,凄凄不似向前声,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路雨背诵完《琵琶行》,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周望先打破了平静,说在唐代的诗人里面,比较喜欢白居易写的《琵琶行》和《长恨歌》,因为读起来朗朗上口,韵味儿特足,一口气读下来特别畅快,估计他被称为“诗魔”,就是因为写诗带有这样的魔力吧!

  另外,“诗仙”李白的很多诗,读起来大气磅礴、豪气冲天,让人心胸开阔,也很羡慕!而“诗圣”杜甫的诗,大多读起来沧桑、忧心感太强,能引人深思,但是也有些闷郁。

  接着,周望问路雨喜欢哪些诗人?路雨回道:“除了你刚才说的那三位诗人,就唐代诗人来说,我还比较喜欢李商隐的诗啊,像《夜雨寄北》里写道:‘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就很有味道啊!

  还有《锦瑟》里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引多少人吟诵惆怅又惘然啊!

  其实还有很多诗人我都喜欢啦,像田园诗人孟浩然,被誉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山水诗人王维,写了‘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杜牧,还有好多好多诗人啦,反正觉得诗写的好的,我都比较喜欢啦!”

  路雨边走边说,不知不觉中,他们又走了一段距离,长江大桥就近在咫尺,周望看了看手机时间,已经是夜里11:39了,于是转身对路雨说:“我们就不往前走了,就站在这里吹吹江风,看看近在眼前的长江大桥吧。”

  于是便出现了本故事开头的那一幕。周望吻完路雨,路雨还是在周望的怀里挣扎,于是,他放开了路雨,路雨得到了自由之后,并没有像电视剧里那样,甩给周望一个巴掌,而是有些气愤地说道:“你怎么能随便吻我呢?”

  周望定定地看着她,声音有些结巴的说道:“我……我喜欢你!你可以做我……我的女朋友吗?”

  路雨一时呆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愣了一会儿。转而有些激动地说道:“你是我的老师呀!我怎么能做你女朋友呢?我想不通,你怎么会喜欢我呢?真是太奇怪了!”

  沉默了十几秒后,她又说道:“再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周望听她说已经有男朋友了,一时也有些呆了,心想:“她进大学才一个多月,怎么就会有男朋友了?自己就是因为怕她在大学里,被别人捷足先登了,才这样急切地先表白了,他不想再错过她了,可是,她却说已经有男朋友了,肯定是骗人的。”

  想到这,周望才问道:“你进大学才一个月,我几乎天天晚上跟你聊天,你怎么可能就有男朋友了?你是故意骗我的吧?”

  路雨说道:“我没骗你,我真有男朋友,高中就有了。”

  周望心里一沉:“她高中就有男朋友了!那时她读高中,就是怕影响她的学习,自己才什么都不敢说,可是没想到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她根本就不在意是不是在读高中,竟然在高中就已经谈恋爱了。”周望瞬间有种天堂到地狱的感觉,俯冲着下降。

  路雨接着就说她的恋爱史,她说他的男朋友叫龚磊,是她初中同学,但是高中并不在同一所学校。高三上学期有次放假,他们遇见了,然后龚磊就追求她,让她做他的女朋友,或许是高三的生活太枯燥、太乏味了,稀里糊涂的,她就答应了,于是她就有了男朋友。

  因为他们不在同一所学校,又因为他们是高三的学生,所以整个高三阶段,他们也只见过几次面,大部分时间就是用电话联系。

  高考之后,他就去了外地父母身边打工,现在也没有读大学,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给她打电话了,说是手机欠费了。

  周望听路雨说龚磊没有读大学,而且两个星期都没有给她打电话了,那种天堂向地狱俯冲的速度瞬间就减缓了,甚至开始有缓缓上升的感觉了,他心里轻松多了。

  于是对路雨说道:“他没有读大学,而你在读大学,以后你们肯定走不到一起的,我不说到时你会嫌弃他,就是他自己,也会感觉配不上你的。”

  缓了缓,他又说道:“不是因为我想让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就这样说,而是事实情况就是如此,中国男人找配偶,普遍会找比自己低一点的,而你在读大学,他却不上大学,这必然会成为以后你们在一起的巨大鸿沟。”

  路雨不说话,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周望又说道:“还有,现在的你们,竟然可以两个星期都不联系,这根本就不是正常的情侣关系,有人说过‘在爱情里,如果能忍住三天不给对方打电话,那么你自然可以忍住三个月不给对方打电话。’其实,这已经说明,你们可以不爱了。

第十三节:浔阳锁江琵琶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