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节:醉翁之意不在酒

  周望这次确实听话了,说到做到,很快就上床躺着了,但由于长久生物钟的原因,他一时睡不着,就只能不断地数绵羊,心里默数着:“一只绵羊,两只绵羊,三只绵羊,四只绵羊,……”也不知道他是和第几百只绵羊一起共眠的。

  早上06:06,路雨又醒了,她一直在六点左右就会醒来,因为是周六的原因,寝室的室友都没起来,她也不想起来,于是换了一个姿势,闭着眼睛继续睡觉。

  但就是这个回笼觉,她竟然做梦了,而且还梦见了周望。

  在梦境里,她看到周望在课堂上讲课,而她却是一个实习老师,周望竟然成了她的指导老师。

  课堂上的周望,看上去特别有魅力,举手投足之间特别有老师的风范,她坐在教室后面,想着自己以后也能成为这样的老师,那该有多好!

  她正在遐想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她的梦境消失了。睁开眼睛,她才发现刚才自己做了梦,因为同学不小心把不锈钢碗摔地上了,她才被惊醒。

  想着刚才的梦境,路雨感觉很舒畅,而早晨的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斜照在她的被子上,让她感觉特别明亮,心里也暖暖的。

  她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然后发给了周望。

  而彼时的周望,醒了有一会儿了,也因为周末的原因,躺在床上没动。

  之前连续几天,周望醒来都能看到路雨发过来的信息,他刚才看了一下手机,发现一条短信都没有,心里不免有点小失落。

  不过转念一想,今天周六,或许路雨起床也晚,所以也没发短信给她,怕打扰她睡觉。于是就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只是,他还没呆上两分钟,短信铃声响了,迅速点开信息,果然是路雨的信息:“嘿,醒了吗?新的一天到来,生活好像又有了新的气息;答应我,不管以后怎么样,你都要快乐的生活!”

  周望看了她的信息,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而有了如此的感触,于是回道:“知道了,傻丫头!”

  意料之中,路雨很快回了信息:“不许叫我傻丫头!”

  周望笑了,于是回道:“行,听丫头的话,不叫傻丫头了。”然后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可以想象到,路雨在那边抓狂的神情。

  因为捉弄了一下路雨,周望的心情特别好,立即起床刷牙、洗脸,然后边出门边拨打了路雨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久,路雨才接了电话,周望立即说道:“丫头,接电话怎么这么慢啊?”

  路雨急道:“你怎么还叫啊!我都说了不许叫我丫头。”

  “你看你,小小年纪,自己刚发的短信就不记得,你是说不许叫你傻丫头,所以我没叫啊,我只是叫你丫头,不过看你这记性,叫傻丫头似乎更合适点,你说对不对?”周望不紧不慢地说道,他就想听到路雨跟他急。

  “对什么对?对你个头啊,我才不管呢,反正以后你不许叫我傻丫头了。”

  周望实在是忍不住了,对着电话就笑起来,边笑边说:“好好好,我听丫头的话,以后不再叫你傻丫头了。”

  路雨都快疯了,他还是在叫丫头,不过她自己忽然明白过来,她自己一直在强调不要叫傻丫头,周望就钻空子叫她丫头,看来自己是被他气糊涂了,干脆不说了,免得自己越来越糊涂。

  路雨想通了以后就不再纠结,问道:“你打我电话干嘛呀?早上你从来没打过我电话,今天怎么了?”

  周望说道:“没事呀,我现在去买早餐,路上想你了呗,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你有没有吃早餐啊?”

  “还没吃呢,我也是刚起来的,总是说想我,真的有那么想吗?我怎么没那么想你啊?”路雨很奇怪的问道。

  周望真是心塞啊!顿时,心里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啊,只能说道:“哎呦,我的姑奶奶呀!如果哪天你像我想你一样的想我,那我就开心死了。”

  路雨立刻接口:“得了,把你开心死了,我岂不就成杀人凶手了,我还是不要想你了,你赶紧买早餐去吧,我也要找些吃的了。”

  挂了电话,周望的兴致依然很好,他打算先吃个早餐,然后买些菜,中午做饭犒劳一下自己,下午还得工作呢。九月中旬的时候,他在一家辅导机构找了一份兼职,教小学高年级学生学奥数。

  周望买完菜,回到宿舍都九点半了,做饭的事还不急,他拿出手机又给路雨发信息,“今天你会干嘛呢?我中午自己做饭吃,下次你到我这来,我做给你吃。”

  过了一会儿,路雨才回短信:“我在图书馆写作业呢,同学约我下午去逛街,你还会做饭呀?不知道做的好不好吃?如果做的不好吃,那我可不想吃哦!”

  周望心想:“你这个傻丫头,就是我做的不好吃,我也会说好吃的,否则你怎么会想来吃呢。”于是便给她回道:“不是我吹牛,如果我不教书,我可以直接去开个餐馆,我的手艺没得说,那是一级棒啦!”

  “真的假的?你手艺有那么好?我不是很相信,不过你这样说,我倒想尝尝你做的饭菜,我想应该是有机会吃到的,希望不会让我失望。”路雨知道周望肯定夸张了,不过心里还是有点小期待。

  周望赶紧回道:“什么叫应该有机会,只要你愿意来洪城,那就是一定可以的啦,期待你的到来,到时我做鱼给你吃,保证你吃了还想吃。”

  路雨给他回了一个笑脸,并且写道:“好了,我相信你总可以了吧!我得写作业了,否则上午做不完,那我下午就没得玩了。”

  “好的,支持丫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周望也在短信后面加了一个笑脸。

  周末很快就过去了,转眼又到了周三。中午吃饭的时候,周望发短信问路雨下午会做什么,因为他记得周三下午,她的学校会集体检查卫生。

  路雨回复道:“别提了,下午要被抓去看篮球比赛,系与系之间的比赛,我觉得我们大一的新生好倒霉哦,不管什么活动,学校都抓我们去参加,真羡慕那些学长、学姐啊!”

  周望看了路雨的回复,微微笑了一下,给她回复道:“不用羡慕他们,他们也曾经是大一的新生,而你呢,明年也会成为学姐,也会有学弟学妹羡慕你的。”

  “听你这样一说,似乎也是,我也会成为学姐的,这样一想,心里舒服多了。”路雨忽然觉得,走过的人就是不一样,像周望已经读完大学了,很多时候,他看待事物的角度就不一样,常能给自己一些启发。

  下午两点半以后,江城某高校篮球场上,十名球员正在场上厮杀,而篮球场外,围了很多观战的学生,正如路雨所说,大部分都是被要求来观战的大一新生,而路雨和黄欢,也在观战的人群里。

  篮球场边上,两队都有拉拉队,很多女生在拉拉队里,随着口号喊加油!有个别女生,见到自己喜欢的男生进球了,显得特别兴奋,又蹦又跳的,还不断地喊叫。

  路雨偶尔也会跟着拉拉队喊几声加油,在己方篮球队员向对方进攻的时候。

  但她实在不能理解,有些女生那种癫狂的样子,或许这也是一种花痴的表现。而身旁的黄欢,看上去挺兴奋的,跟着场上的队员表现,时而高兴时而叹息,整个一“君心似我心,我心似君心”的节奏。

  突然,黄欢叫起来,拉着路雨指着己方刚上场的一个队员说道:“你看你看,那个刚上场的7号,不就是那天社团招新生的时候,篮球社的那个赵小四吗?”

  路雨看着那个7号球衣的男生,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没错儿,那天想让你加入篮球社的男生,就是他。”

  正在说话间,只见赵小四站在三分线外,很漂亮的一个抛物线,球进了!这边的人,立马就欢呼起来!

  黄欢也是很激动,又跳又叫的,过了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对路雨说:“没想到他篮球技术那么好,我是得考虑考虑参加篮球社了。”

  路雨看了看她的样子,然后说道:“我看你呀,该是春心萌动了,肯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黄欢一听,脸都红了,抓着路雨要挠她,边挠边说:“你有了醉酒之翁,肯定不在意了,我呢,是醉酒之意不在翁了,那赵小四很年轻啊!”路雨挠不过她,只好不断求饶。

  晚上十点半,周望给路雨打电话,路雨接到电话就说:“以后晚上我事没做完,你不能给我打电话。”

  “可是,我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把事做完啊?”周望的声音通过话筒传过去。

  路雨似乎有些急道:“哎呀!那以后你就不要打我电话了,你再打的话,宿舍里的人就会骂我了。”

  周望感觉很奇怪,急忙问道:“我打你电话,她们凭什么骂你?难道是嫉妒?她们骂过你了?”

第二十节: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