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肺腑之言

  “以染,从今以后风阡叶就是你的师弟了。”偌大的千殇殿堂,不是金碧辉煌,相反浓重的书墨味,壁上挂着许多年代久远的水墨画,当然,掌门的地方怎么可能没有武器呢。靠角落的一壁就张挂这各种各样的剑。地板是银白色的,闪闪发亮,折射出人的影子。

“是,师傅。我会好好照顾师弟的。”下面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大男孩,长得不像风阡叶那样精致,却也独有一番特色。瘦瘦高高的,淡淡的眉给人一种清淡,大方的感觉,略挺的鼻子镶在中间,白白净净的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也是,常年自己一个呆在这空荡荡的千殇殿,虽然师父偶尔回指导一下他,但大多是自己一个人琢磨,因为芜谦觉得,领的透才是自己的。

“阡叶,这是你师兄夏以染。”芜谦冷淡地说这,“以染,带他去他的房间。”

“是。”

==============hehe,我又来了==========

“师弟,你别计较,师傅一直都这样,对别人也这样。”雪丰山的千殇殿外,夏以染看着风阡叶一直淡这脸,以为他是怕师傅,关心的解释着。

风阡也莫名其妙地看了自己的师兄一眼,“我一直都知道。”瞥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

对于风阡叶这个态度,夏以染表示能理解,毕竟是自己的师弟,从听说自己有个师弟后,他就去了解了这个师弟,自然对他的待人处事有了一定的清楚。

不过清楚是一回事,面对是一回事。

夏以染被风阡叶的回答弄得有些尴尬,“哦,呵呵,我还以为你不高兴呢?”夏以染讪讪地 挠了挠头皮,讪讪地说道。

“咳,不是要带我去房间嘛,走吧。”风阡叶也察觉自己有点过分,眼睛不自在地四处飘转,手指不自然地搅着。他自然知道夏以染是好意,可他一时半会也改不了他的性子。

“额?对了带你去房间,想必你也累了。”听到风阡叶怎么说,半大的孩子在看到风阡叶这幅坐立不安的模样,也知道他是感觉不好意思。

千殇殿在雪丰山较偏的地方,历代掌门都喜静,因此这里更为清静。

在去房间的路上,看着随处可见的紫丁香,风阡叶陷入了沉思。

“那,到了,这就是你房间。”夏以染指着处小院子说着。

“这么大?”饶是风阡叶也忍不住惊讶,“就我一个人吗?”

“对呀,因为师傅很少收新弟子,所以空房间很多。”夏以染边说边掏出钥匙去打开锁头。“我当初可也是想着自己可以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才跟着师傅的,可我没想到的是,竟是一个人住一个大院子。”当然,这话只是想逗风阡叶笑笑,说着,还指了指斜对面的那处院子,“那就是我的,有空去玩玩。“

风阡叶当然知道夏以染在开玩笑,也顺着他的意说“好。”

夏以染圆满了。“进去吧,你肯定会吓一大跳。”他神秘地说着。

风阡叶被他激起了好奇心,凑前一看,惊呆了。

“怎样,很美吧。”

“嗯,很美。”

外面看不出什么,里面却是惊天动地的,有一间不大不小的屋子,屋子前自然又是一棵棵紫丁香,散发着淡淡地清香,地上是被风吹落的花瓣,旁边有一个湖泊,湖中央也有一颗紫丁香,不过只看得见树枝,和上面盛开的花。树干和树根都浸在水中,湖面有几片花瓣淡淡的点点紫点缀着绿色的水,水中似乎有鱼儿在蹦跳。屋子的屋檐上挂着许多生活物件,一点灰尘都没有,倒像有人住了的样子。

“很干净吧,我可是今天一大早起来帮你收拾的。”

“得了吧,不就施个净尘术的时间,能多久,真是的。”风阡叶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话。

“那也是我施的呀。”夏以染仍不罢休道。

“是,是,我谢谢你,、。”风阡叶是真心想跟师兄道谢的,可别扭的性子,说出的话总是这样带着敷衍。

他也知道师兄是真的关心他,要不然不会帮他做那么多,虽有法术,但也要耗费内力。有的师兄对于接待新入门的笛子,不是草草了事,就是随便吩咐别人去做。因此,他也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呵呵,不客气,不客气。这是师兄应该做的。”夏以染毫不犹豫地接受。有些事情说太多反觉得矫情。

走进院里,扑鼻而来的一阵清香,风拂来的一阵清爽。

夏以染享受地深呼吸,“这儿真好。”又有些不舍地将钥匙拿出来“这以后就是属于你的了。”

风阡叶接过钥匙,看了看,这是一把银白色的长条形钥匙,很普通,握在手里,风阡叶却觉得很沉重。

“对了,师弟,我得跟你讲讲,我们师傅的规矩。”夏以染好像才想起正事。

风阡叶无语,‘你早该讲了。’

“每个月的一号,十五号呢,是咱们师傅亲自指导我们的时候,其余时候都是自己拿着术谱自己琢磨。”夏以染又激动又惆怅的说,“除非师傅有时间,否则我们不可以轻易去打扰他。”

“不过,现在我不是一个人,我可以跟师弟一起琢磨,修炼,还可以一起切磋,还可以一起吃饭,去后山玩···。”

看着夏以染这么高兴的样子,风阡叶不禁有些惭愧。似乎自己不该这样冷淡地对待这个为自己的到来如此欢迎的师兄。

“好了,好了,一起,一起。”本想安慰他的,可话一出口,就变了味。风阡叶表示,这不是他的错。

不过夏以染也不在乎,还是那句话,因为我词穷。

见到的不一定真,又听到的不一定假。就像喝水,冷暖自知。只有真心地接触一个人,了解一个人,接纳一个人,才会懂一个人。

“还有,每个月的最后一天,雪丰山的每个弟子,包括未入门的,都要在雪丰殿外参加集训。”喘了一口气,又说道“若是幸运的,还能够被掌门人们收为弟子。那个芜衍师叔下的大点就这样被提升的。”

说完,又一脸庆幸地说着“幸好我是通过考核进来的,不然不得被虐死了。”

“还有呢?”风阡叶一脸无所谓。

“还有?就是你也知道,每个派里都会有一两个紧禁忌,但咱们雪丰山可不一样。”

“难道咱门雪丰山没有?”

“不是。”以染一脸欠打的笑容“是咱们雪丰山有三个。”

风阡叶衣服看傻子的样子看着他的~师兄~“哦。”风阡叶想掐死他,可是与生俱来的休想叫他不能这么做。

“你都不想知道吗?不过你不想知道也不行,为了防止你那天被赶出师门,我必须告诉你。”以染一脸郑重地对风阡叶说。

看他这么严肃的样子,风阡叶无奈,“好吧 ,你说。”

“首先,就是没有师傅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随意下山,否则,论造成的后果处置。”

“这我早就知道了,好吗?”风阡叶鄙视的眼神直接送到夏以染身上,免费邮寄的。

“偶,是吗,那咱说第二条。咳咳。第二条就是咱们千殇殿的后山可以去,雪风山的后山绝对不可以去。”

“哦,知道了。”风阡叶一脸的云淡风轻。

“你一点都不好奇为什么吗?”以染彻底被刺激了,想当初师傅告诉他是时,他不敢问师傅。只好过后私底下,询问了还几个师兄师姐,可都说不清楚。

“你肯定不知道。”

看着以染被呛到的样子,风阡叶知道自己猜对了。

夏以染咽了咽口水,故作镇定地说“反正就是不能去哪就对了。”

站的有些累了,以染走到湖边的台阶上坐下,“至于第三条,从我进门到现在,已经看到过两次有人触犯了。”

听着师兄悲伤的语气,阡叶不禁好奇第三条是什么。

走到他身边坐下“是什么。”

“就是雪丰山的所有弟子都不能打架,即使造成的影响不大或很大,只要是上了台面的,就会被逐出师门,即是有再大的原因。”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变得很低,很低。

接着。他好像自顾自的地讲起了故事“第一次是还未入门的小点,小点是大点的哥哥,那天,大点被几位来自富贵世家的纨绔子弟羞辱,小点刚好从外面进来,一听到就去跟他们吵架,结果,就厮打起来了。”

“而这种事物一般是芜笛师叔在处理,若是芜笛师叔那天在的话,小点或许就不会走了。师叔不在,又恰好被路过的师傅看见,最后,两方都双双被逐出师门。”

“一听小点被赶了,大点也想离开,两个人在那互相劝了好久,差点动手打了起来。最后,大点留下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我真真地听见他们的声音都是哽咽的,眼眶都是红的,好像是生与死的最后一面。呵呵,其实,也差不多,进了这雪丰山,要出去,可就难了。”

风儿无声,轻轻地吹拂着夏以染的脸,阡叶想安慰他,却无从下手。

他低低的嗓子还在继续说,眼睛盯着湖面看,心里却透过它,看它记忆深处的人。

“第二次是我的师兄,离现在也有五年了。”

听到这,阡叶真的被吓到了,眼睛露出惊讶,终于不再是冷冷的样子。

“我还记得他走前,对我说的,他说,不要怨师傅,是他自己犯了规,叫我好好地修炼法术,将来能够出去时,去看看他。我记得当时求了师傅好久,师傅都无动于衷。”

“记忆最深刻的是师傅说,错了就是错了,何须为它铺上一层美丽的原因。”

“那那个师兄为什么要打架呢?” 阡叶轻轻地问着。

“对啊,为什么要打架,为了谁打架,我都不知道。呵呵,当时听到他要被逐出师门,都傻了,那还会去问这个。呵呵,不过,问了也改变不了什么。”

风儿,你总来的好及时,被你吹落的花榜从以染眼前飘过,惊醒了在出神的他。

转头看了看虽然冷着脸却还带着稚气的师弟,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师弟,你记得,永远不要在雪丰山打架,永远不要跟雪丰山的弟子起冲突。”

看着夏以染如此认真的神情,阡叶也乖乖听话“嗯,记住了。”

傍晚的阳光,昏黄,带着霞红,美丽动人,照在他们身上,留下道道晕影,宁静祥和。

第十章 肺腑之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