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  她醒了

  夏以染和风阡叶突然醒了,眼神带着探究地看了对方一眼。

“她醒了。”风阡叶慌了。因为他还没想出什么理由来打发她待会的问题。

  结果,夏以染一个手指敲到阡叶头上,“什么她,是师~妹。”

“嗷。”阡叶被打蒙了,撇嘴“人家这不是不习惯嘛!”

   “师兄,现在怎么办?”

“凉拌呗!”迈开腿就这样大步走了,留下风中凌乱的风阡叶。

“凉拌?师兄,你强。”阡叶心中默默地竖起个大拇指。

而这边果儿正在紫丁香里玩得正高兴呢,完全没有失忆人才有的惶恐。

纤瘦的女子,青丝墨染,衣襟飘动。微含笑意,青春而懵懂的一双灵珠,泛着珠玉般的光滑,眼神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在漫天的紫丁香中,跑跑跳跳,偶尔发出勾人心玄的笑声,宛若花丛中淘气的小精灵。

阡叶和以染来到时,就是这幅画面。两人都静静地端详这个场景,似是不想打扰画中的姑娘。

 知道那位姑娘发现了这两位乱入者。

“你们是?”果儿收起兴奋的喜悦,换上一脸疑问。

这一声惊醒还陶醉着的阡叶和以染。

整了整样子,作为大师兄的夏以染开口“是这样的,你昏倒在雪丰山下,刚巧被我们师傅看到,就把你带回来了。”

  看着师兄脸不红,舌不打结地一口把她的来因都说了,阡叶表示彻底地崇拜。

  以染却是碰了碰阡叶,示意他说下去。

阡叶回神,连忙恢复以往的冷漠。“是的,师傅收了你做他门下的弟子,所以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师妹了。”

果儿没有阡叶想象中的不满,不悦,反而是震惊了一下,随后是不相信地问“真的?那我以后是不是住在这了?”

阡叶被震惊,以染只好出来补场“是的,你刚才醒来的地方,就是你以后住的地方。”

果儿高兴地叫了,在原地兴奋地转了几个圈,因为这里的东西对她来说都好新鲜。才想起正事还没问,“对了,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姑娘,你才想起来啊!以染和阡叶真是服了。

阡叶看了看以染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好自己补场了“这是因为你的头被伤了。”

“那我的头为什么伤了?”

“不知道,师傅发现你的时候就已经伤了。”

夏以染一旁憋着不笑,看着师弟真有其事的严肃,以染真的想笑。

“偶,好吧。对了,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问题问懵了他们,阡叶和以染总算知道,你说一个谎,记得有无数个谎去圆它。

这次阡叶推给以染了。

“是这样的,因为你现在也不知道你叫什么,我们师傅就更不知道了。所以,我们师傅”说道着,以染有点说不下去了,看了眼旁边一直怂恿自己的阡叶,以染才艰难地继续说“我们师傅给你取了个名字,叫,,叫咕咕。”

阡叶真的忍不住了,85°的垂下头,无声地笑出来了。师傅会取这样的名字,师兄,你对师傅是有多恨啊。

“咕咕?”一旁的果儿却没觉得,因为她啥都不知道。“什么意思?”

   这下风阡叶和夏以染彻底彻底疯了,什么意思?你问你啊!我们怎么知道?

   夏以染再也说不下去了,又轮到阡叶了。

   风阡叶90°垂下头,声音还是那般自信冷漠“什么意思?这我们怎么知道,”

 听到这里,以染都要以为阡叶是不是真真疯了。

   “师傅博大精深,启是我们这些徒弟能够领会的。”

   师弟,你才是最强的。以染心中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偶,我们的师傅很厉害吗?”果儿美丽的桃花眼充满了清澈和疑问。

   “那是自然。”这次谁都不推脱了。

  

第二十五章  她醒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