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七章 耽搁了

  “你这是贬我,还是损我,还是夸我。”

“我这当然是~~~玩你。”夏以染笑说,接过那个香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个薛双双不怀好意,偏偏,咕咕容易信人。”

“我也发现了,这薛双双似乎太过殷勤了,最近三天两头一碰面,以前还没怎么遇到过的。”

夏以染呼了一口气,“这个先交给我保管,我倒要看看,我的直觉准不准。”奸诈一笑。

“女人的直觉一定准。”风阡叶凉凉地洒下这句话。

夏以染凌乱,女人的直觉关我什么事。

最终,苏简还是狠心拒绝了咕咕的希望,所以,第二天。

咕咕这天决定睡到第二个天亮,可是,有梦想是好的,可实现梦想永远都会几块绊脚石。

“师妹,师妹”夏以染在她门外轻轻地叫着,至于为什么夏以染会知道咕咕今天在,那自然是苏简的功劳。

“师兄,你这样,确定叫得起她。”风阡叶可是见识过师妹的睡功和赖皮功,自然知道威力。

夏以染鄙视,要不你来叫。

风阡叶挑眉,来就来,谁怕谁呢。

”师妹,起床了。我给你带好吃的了。”风阡叶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傻子,师妹那个鬼精灵怎么会信。”夏以染话音刚落,深浅紧闭的门就开了。

露出咕咕那张圆润润的脸蛋,眨着大睫毛,“什么吃的。”

夏以染晕,挑衅的看向风阡叶,看你怎么解释。

”骗你的。”风阡叶很直接,也很无情地说出了事实。

“啊,师兄,你怎么可以骗人呢。”就想关上门,又是一双刚劲有力的手直接将她拉了出来,门都不关,就拽着走了。

“这是善意的骗人,师兄这是为你好。”

“怎么就是为我好了?”咕咕挣扎。

”哪都是为你好。”

咕咕自然知道夏以染想干什么,她也知道自已这样的功力,在雪丰山没有一点立足之处,可是,怪她喽。

后面又凌乱的夏以染,心中默默地竖起四只大拇指,手指又不够,脚趾凑。

不知是不是芜谦强大的气场,还是这练功场本就是这样,咕咕觉得好冷,冷得四只僵硬,动都不敢动。

“迟到了。”芜谦背着他们,轻轻地说道。随时轻轻地,可是就想陨石般砸进后面三的心里。

“师傅,我们有事耽搁了。”作为大弟子夏以染自然出来解释。

咕咕当然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耽搁了,突然觉得愧疚了。低着头看地板。

芜谦听见三个人的脚步声,就知道因何事耽搁了。“耽搁了?好吧,那就先将上次的拂柳练十遍吧。”拂柳,最需内力,动作虽轻,但胜在敏捷,快速,往往就是用来混淆视觉,然后致命一击。

夏以染和风阡叶会视,用眼神对话。‘真狠’

“你才知道。”风阡叶。

夏以染“我很早就知道了。”

“那还瞎**。开始啦。”

咕咕却是懵的,不为十遍而懵,只为拂柳是什么而懵。头顶上一个大写的?。两个大眼珠子也是两个?。

那边的眼神对话还在继续,夏以染“咱们没问题,师妹呢?”

风阡叶扫过整就一大写的懵逼的咕咕,无奈地邀了头,这下无话可说了。

倒是夏以染轻碰着咕咕,眨着眼睛,用口语说着“你跟我门做。”

咕咕会意,像公鸡逐虫似的点了点头。

第六十七章 耽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