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情重义

     无端的莫名一根铁索晃动,自然会引起在前面的人的注意,不过注意到的其他人也就是一撇,又继续投入。

夏以染却凝视起来,往后望去,看不见阡叶和咕咕的影子,不过,刚才的晃动夏以染不会错过,晃动肯定会有的,但肯定不是这样不规律的动,难道~~

   想着想着,脚下的动作缓了下来,也忘了还跟翟九津比着呢。

夏以染停了,翟九津自然不会趁人之危,也停下,没有丝毫的不悦,“怎么了?”

夏以染看了看他,旁边是陆续超过的人影,而他眼中好像只剩翟九津。

不一会,就作出了决定,“抱歉,明天总决赛再跟你比,我有事。”说完,不顾他,迅速往反方向去。

翟九津挑眉,微微一笑,眼里是得意,不是得意夏以染,而是得意自己没有看错人。看了夏以染急切的背影,转身,继续为完成的旅行,不过没有对手的旅行,注定是无聊的。

“嗳,以染哥,你干嘛去啊!”苏简看见人群中特别突出的熟悉的身影,难道出什么事了。

“简儿,没事,专心比赛,等我回来。”

    苏简看着那道身影,没事,没事能急成这样!!鬼信啊!!

而还个那个琉璃纠缠在一起的唐筠当然也看见以染了,“以染哥?”

“小筠,加油。”

唐筠疑惑,莫名其妙!!

“小筠筠,现在我们只剩你了,你一定要赢啊!!”

“嗳,苏简,怎么回事?”留下苏简的背影。

“喂,认真点。”琉璃被无视的彻底。

---------

时间越来越长,而还在铁索上的人,已经渐渐看到另一端的尽头。

那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剩下细语声。

芜潇看着画面中萧敬辰的无理取闹,“怎么回事,这是谁的?”

芜笛回到:“这是离子山的。”

“离子?怪不得这么胡搅蛮缠,无理取闹。”道上人都知道,离子山是最无赖的一个,宁可跟乞丐讲道理,莫跟离子论长短,否则,不死也得半条命。

芜潇看着另一幕,更是扶额,“我现在知道了,重情重义是什么了?”

芜樊却是点点头,“这是好事。”值得赞扬。

芜潇说不出话来了,“好事,没错,好大的事。”

芜笛也笑着说道:“没想到简儿也是如此。”点点头。

芜潇不想说话,“哪个是离子山的人?怎么看他的人好悠闲的?”让老娘看看是谁在道上这么有名。

芜笛不着痕迹地扫了一圈,“你又不是不知道,离子人,唯一好处就是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完全不在乎的吗?在你右斜方。”

芜潇望过去,“我终于明白人不可貌相这句话了。”相貌堂堂,衣冠楚楚,没想到是个衣冠禽兽。

视线扫过芜谦,见他又在沉思,只是这次眉头是皱的。

----------

而风阡叶在停顿了一会后,后面的人就果断追了上来。

以萧敬辰为首的包围圈又建立起来了,这次没有一丝一毫的拖延,干净利落地开始你死我活。

咕咕和风阡叶双眸对视,又双双掉头。

没有任何语言,大手牵小手,紧紧牵一起。

六个人就这样没有前戏的打起来。

咕咕也在雪丰山呆了几年,没见过猪跑,还偷吃过猪肉,自然会一点小把戏。

  而风阡叶就发狠了,直接一脚踹掉了一个。

  来不及尖叫,那个人就这样掉下去,不见踪影。

  咕咕忙着对付围在她身边的三个,没空注意旁边,她就想不明白了,一个大男人怎么如此小气。

  “你?”萧敬辰看着掉下去的同僚,没有悲伤,只有不甘,“给我上。”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情重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