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河十五

  一

吴怡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呢?我觉得她和我堂姐很相像,至少追求是大致相同的,可能跟她们有相同的职业有关吧。但她们有一点是不同的,吴怡的内心不是一个小女孩,她看起来成熟,她的内心也更加成熟。她沉稳,内敛,有自己的追求。

好吧,她还爱护环境,塑料袋,纸巾等这些垃圾在她手中不会担心随时被抛弃在马路边的可能。

好吧,她还遵守交通规矩,红绿灯对她是有用的,有约束作用的,在她面前,红绿灯也不会因为觉得自己没有用武之地而感到羞愧。

这样的她让我想起另外一个人。其实有很多人都封存在你的脑海深处,要不然政治老师为什么说万事万物都是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的呢?

那些你认识的人,经历过的事都在那里被尘封着,直到脑海中闪现出一个连接点,叮地一声,许许多多的人,物,事,都会接二连三地被掀起。

现在,我脑海中闪现的那个人是陈致劭,他是我的高中同学,以前每回放学了我们都会一起回家。

记得有一回我听到从我们身后传来的一个声音,说,看前面那两个人,一个那么大,一个那么小只。我没回头,我看了旁边的陈致劭一眼,我猜他也听到。

是的,陈致劭又高又胖,戴着一副眼镜,他还特别喜欢看动漫,每周都会买一本新的带去学校。

他和吴怡有相似点。

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他都会把插在树干上的竹签子拔出来扔进垃圾桶里,我每回都默默看着,不说话。每回看着他把竹签子拔出来时我的脑海里都会播放这么一个画面:一个剪着类似于足球运动员那样发型的男生,穿着宽大的校服,松松散散的,不拉拉链,校服外套就这么敞开着。他吃着一串用竹签子穿好的零食,嘴巴里一边嚼着东西,一边和他旁边的同学说话,咬掉最后一个,他一跳,把竹签子插在树干高处,以为这样别人就够不着了,然后用袖子擦擦嘴巴,在他同伴后背捶了一下。

有一回我妈问我,你和吴怡的关系怎么样?我说,很好。

她后来跟我说,吴怡的眼睛很深,有很多东西都深藏着。或许是这样吧,但我对我妈说,没有啊,她什么事都跟我讲啊,她爸啊,她妈啊,都是她跟我讲。

对啊,是的,确实如此。记得有一回吴怡还对我说,你都不跟我讲你的事情的,都是我在讲。确实如此,我并不善于口头转述我的故事,如果说那天心血来潮,我一向别人口头转述自己的经历或是表达自己的情感的话,那么我就会沦为林雨对我的评价那样:不说就不说,一说快就说不准。

我知道我和顾峙不会再和好了,但我还是挺想念的,特别是直到有其他人经过或是加入我的生活时,我都会等到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想起顾峙,想想我们之前发生过的事情,我们之间发生过的对话,她的表情,她的眼睛,还有她那可爱的门牙。

河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