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河十七

  一

我的心里有一对翅膀,它载着一个愿望,但还没有起飞,我觉得这对翅膀还没有成形,或是永远也不会飞起来,因为它们疏于练习。

在我上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有一回,我带着两三个小孩到一个大院子里面玩。如果你能想象的话,你会看见,我们可能在玩单脚跳,我们可能在荡秋千,但大多数时候我会把他们抱上一辆后面有一个大车厢的汽车。

这辆车应该是院子里面的人的吧,我经常看见它,就停在一个树荫下。院子里面经常停放着各式各样的轿车,但我最喜欢后面有大车厢的这辆。

我把他们一个一个抱上去后,我跑去摘来一大堆绿色的大小不一的叶子,告诉他们这是被子,这是钱,这是面包,我叫他们一个坐在车厢的左边角落,一个坐在右边角落,一个靠着车头。

但他们毕竟是小小孩,不久就把叶子丢掉了,走的走,爬的爬。

我从车厢的这边跑到那边,独自勾绘一个画面:车厢里铺上软软的被子,我妈妈坐在靠近车头左边,我弟弟靠着我妈妈,我奶奶和我爷爷坐在车厢的右边,车厢背靠着的地方也要铺上软软的被子,我爸爸和我坐在车厢尾部,如果还有足够的空间的话,我会把我的堂姐,大伯母和外公加上,而小叔和大伯则就在前边开车,把我们从家乡的北边拉到南边,我们一路畅行,不曾停歇。

对了,车厢还得支起一个帐篷,如果太阳很大怎么办,如果下雨怎么办;车厢里还得放着几床被子,如果我们冷了怎么办;车厢和车头应该没有玻璃阻挡,这样,遇到困难或危险时我们就可以及时沟通了。

是的,这就是我心里的那个愿望,从小至今,我希望我能带上我的家人去旅游,路上没有工作,没有社交,没有疲乏,没有生命,就像我们已经搭上了那辆白色的公交车,我们踏上云朵,我们迎着微风,那时候生命已经成了永恒,我们已经融为了一体,不受外物牵累。

我把他们抱下车,我抱着那个最小的小孩,就在那时,我被一只狗咬住了脚后跟,我努力甩开身后的利器,回头,是那只毛发全黑的土狗,我之前见过它,是院子里的一所人家的,它并不像其他狗那样,每当我朝那些狗鼓掌招手喊它们来的时候,它们都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它则不然,它害怕所以冷漠,它冷漠所以凶残。

我把那个小孩放下来,我看了看我的脚后跟,牙印清晰可见,有些血迹,脚后跟渐渐变肿变青了。我把他们带回家后我自己跑上楼,待在一个房间里,我拿起桌上的手机给我妈打电话,说,妈,我被狗咬了。当时越说眼泪掉得越快,我看了一眼脚后跟,哭得更厉害了。

还有一回,是在小学三四年的时候。当时我去找我的伙伴玩,我知道他们家的那只狗不好惹,所以我很小心翼翼,我就在前边叫我伙伴的名字,没人应,我就上前了几步,突然,一只狗扑过来,在我腰那里留下了几个牙印,当时我没有哭,只觉得又痛又害怕。后来她出来把那只狗赶走了,她妈也跑了出来。

我觉得那两只狗是一样的,它们天性如此,不是随着时间的驯养它们就能通人性的。

河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