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河三十八

  一

欢迎收看XX小频道,大家好,我是街道记者小颜。目前情况是这样的,我在街头拦截了一位美丽温柔大方,据我目测且还是集中华优良传统美德于一身的这么一位女士。

我:你好,女士,请问您贵姓?

女士:我姓闫。

我:那么您的芳龄是?

女士;二十。

我:哦,那么你一定是天线宝宝的妈妈。

我继续:您好,闫女士,我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女士:可以。

我:Are you ready ?

闫女士点头。

我:假如,结束了和男朋友一天的愉快的约会,您回到寝室照镜子,突然发现自己鼻孔里有一块大小适中,形状别致,长相显眼的异物时,你会作何感想呢?

…………

我继续:你知道那是什么吗?请大声的告诉我们好吗?

女士:鼻 屎。

我:好的,下一个问题。请问。。。。。。

时间是个神奇的东西,它改变了一切。

我跳进垃圾桶里,我看到他拿着一个铁锤,他在四处巡视,他开始敲打地面,我看见铁锤猛地被抬高,砸下,落地,我看见地面延现出的裂痕,但我没有听到声音,没有那种因拷打而撕裂发出的声音。

我看到了有东西在蠕动,它们爬进月光里,它们变了,它们变得透亮,变得猩红。一汩鲜血继续向前流动,它们围绕着垃圾桶,它们渗入我的脚底。

我的心颤抖着,我觉得周围的空气在变冷,变硬,我深吸,努力压低呼吸声,但我没有吸进任何东西,周围好像一道厚重的围墙,但它是透明的,我依然可以窥视外面的一切。

当铁锤落地的时候我想起小时候,妈妈经常带我去赶集,妈妈有时候会买些猪肉。他们都是屠夫,他们都在研究如何更好的取下身体上的肉。一个是利器,一个是钝器。

他扔开铁锤,他又开始扫视四周,我看不清他的眼睛的聚焦,我只能看见他的眼睛的转向,他盯着垃圾桶,他的手停在肉体的上方,他盯着垃圾桶,墙好像越来越厚重,感觉它就压在我的身上,我窃取不到空气,我的心脏好像也越来越僵硬。

转过去转过去转过去,我希望我能加上手的动作,转过去转过去转过去,我知道那会更有效,但我没有,我一动不动,除非我想立马变成屠夫们的刀下鬼。

香水猎人

你占据我的心房

你遮住我的目光;

你浓重的喘息喷洒在我耳旁

你汗湿的脸颊紧贴在我肩上;

我惊恐,无力

我害怕,不知;

我能感受你的癫狂

我能看清你那幽暗的双眼反射冲来的快感;

我能感受你的慌张

我能听见你那坚硬的心脏敲打撞出的不安;

我能感受,我能听见,我能看清

但我唯独没有

没有嗅出你的芳香。

Robin 我的朋友

你来自另一方

你弹着你的旧吉他

你在轻声哼唱

你抚撩过人们荒凉的内心

然而,只有我悄然而放

你纯粹的嗓音 你手中的旧吉他

我与你来自一方

你携我一同哼唱

抚撩各自荒凉的内心

(扯淡)

河三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