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拼酒

  就只剩下云雄成一个人还有些犹豫的在那里,如果赢了估计云天的奶奶星月就会拿着龙头拐杖伺候自己一顿,如果不去丢人就丢大了。在自家儿子面前怂了,这怎么说得过去?云雄成是一个好面子的人,输了几个老对头就会逮到把柄,云雄成可能就会动手打人,云雄成可是连当今皇帝都打过,在他还是太子的时候,云雄成和木海林安几个伙食费着出去惹事,当今皇帝经常会摆太子范,云雄成看着不爽,木海出主意怎么打,走哪条路,分配好一切,林安和云雄成冲上去就是一阵暴打。当今皇帝讲究以理服人,是因为被云雄成打怕了,他不是皇帝之前云雄成可以随便打,只要留口气就好……云雄成和几个兄弟那么铁的关系,被嘲笑了云雄成比死还要难过,月如画在后面推澜加注,把云雄成激怒了。一只手揽着一壶酒,牛逼哄哄的朝云天走去,云天晕乎乎的刚刚回过神,看见自己老爹来了自然也不能怂,一只脚踩上桌子,云雄成直接把鞋一拖,脚丫子的味道飘香十里……干,干。随着两声干。炎黄酒呈火红色,像是火焰一样,云天在往嘴里倒酒就像是在到火焰一样,就像两个人在对拼火焰,这场景有些吓人。云天渐渐的有些不支了,酒量再好也挡不住几十个人的拼杀,云天有些神魂颠倒,云雄成支撑不住,率先倒下去,云天心情一放松也是一下倒下去,云雄成是四脚朝天,不对五脚朝天的倒下去毫无形象可言,月如画本来想把他拉下去,现在月如画也不好上去了。云天和云雄成像是亲兄弟一般睡都要睡在一起,然后发生了一件只有当事人不知道全翠玉神国都知道的事。云天搂这云雄成说道:“大哥这酒如何啊”云雄成豪放的说了一句小弟这酒tm的爽啊,劳资现在全身都充血了,第三只脚,的反应更是大啊。星月是哭笑不得,看见自己的孙子和儿子搂在一起一口一个小弟一口一个大哥的说。云天继续说道:“大哥啊最近我去花楼找到了一个兄弟那里的姑娘不错等我们睡一觉泄泄火去”云雄成说道:“唉我家那个月如画管的严啊劳资出去喝个酒回去就是一顿打”云天:“我靠大哥一个女人你都怕是不是怂了你不会那玩意用不起吧”云雄成感觉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他受到了侮辱,牛逼的说道:“她算个鸟劳资晚上好好教训她”此话出月如画走到星月那里说道:“婆婆借你的拐杖用一下”星月说道:“我也准备用你不如用这个吧”说着星月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根十级宝器的长棍,星月谢过婆婆后脸色阴沉的出水……云天和云雄成就悲催了。云天一下倒在一口锅里,三下两下把鱼吃了唏嘘几下鱼汤就没了,脸上全是鱼汤。云天抱着云雄成的脚云雄成一只手抓住云天的胳膊活像两个亲兄弟。星月无奈的摇摇头,碰上这两个极品人物所有人都是不得不服,拼酒还在继续云天和云雄成倒在桌子上睡晕了。

拼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