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取消一条协议四

  “哦?”纪霄有些微诧异,他还在想用什么方法能破了约法三章这个局呢,没有想到这么快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哪一条?”定下的协议本不该随意更改,但这是他家潇潇提出来的自然是万事好商量咯!

再说了,他也很想解除的说!

“就是……不准动手打架那一条。”纪风晓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这话说出来就好像自己是个好斗份子似的。照她爸的说法,女孩子家家的也不文静一点。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了?”纪霄听了纪风晓的话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欺负他女儿了,自家女儿他还是了解的,轻易不出手,若非别人先动手她是肯定不会理会的。

“不是的,只是偶尔会拔刀相助。”纪风晓没好意思说自己都助两回了,那三章是她自己同意的,却没有遵守,她真是个破坏“条约”的好青年啊!

“拔刀相助?”据纪霄所知自己的女儿也不是那种会管闲事的人啊,这是唱哪出?

“哎呀,你就说可不可以嘛?”纪风晓实在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打转了,糗。

“可以是可以,不过……”

“不过什么?”

“我也要解除一条。”一对一很公平。

“你也要解除?”

“对啊,你不准我也不准哦!”

“好吧,那你说。”也不知道自己老爸搞什么飞机,那些个条约,不管是她立下的还是他后来加上的,跟他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吧,她解除她的,这也要跟风?

“三个月内,不准联系。”万恶的不准联系,纪霄早就想划掉了,他是爸爸好不好,见不到女儿不说,连电话也不能打,什么玩意儿!

“好。”纪风晓没有异议,这一条也早就在生日那一天破例了,今晚是第二次破例,解除就解除吧,反正就算不解除那条也是名存实亡了。

“那就这样,明天找好房子给你电话。”虽然只解除了一条,纪霄已经很满意了,能联络能见到就行。

纪霄挂了电话之后就想把坐在他对面的孙介一打发掉,他对听说了一个晚上电话的人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及其不耐烦地说:“时间也不早了,你该回自己房间了吧!”

早知道他就不找孙介一当参谋了,真是的,他和房东讲电话孙介一旁听他就不说什么了,但是他和自己的女儿讲eveningcall孙介一是不是该有点眼力价回房间去了啊,就会打扰他们父女联络感情,嘁!

孙介一白了他一眼,嘴里念念有词,过河拆桥不解释。

“你嘟囔什么呢?”

“没什么啊,只是赞扬一下伟大父亲的伟大父爱。”

纪霄没好气的瞪他:“一听就知道不是真话。”

“我回去了。”戏看完了,孙介一心满意足的回房睡觉了,他相信自己今天晚上一定睡得很好,心情好所以睡眠好嘛。

话说回来,他实在是佩服纪霄打电话时那丰富的表情,简直是精彩得不要不要的,尤其是对着纪风晓房东那连恐带吓的语气,如果有个年纪小的在现场观摩,保准吓得小朋友哭得哇哇的。

但是一到和自己的女儿讲电话,纪霄马上来了个三百六十度转变,和刚才判若两人,一个是讨债阎罗,一个是慈祥的父亲,这两者之间差的不是一点点啊!

纪风晓第二天下楼的时候,就看见自家的车子停在楼下,可能是看到她的身影,车窗摇了下来。

纪霄探出头来,对走过来的纪风晓笑眯眯地说:“早安,我的宝贝女儿!”

“早安,我的宝贝爸爸!”纪风晓也礼尚往来的回了一句,但是相同的句式相较于纪霄的问候还是欠缺了一点感情色彩,过于平淡了一点,不过听的人开心就行了。

看纪霄的表情就知道他此刻的心情很好,打开车门,对站在车外的纪风晓说:“上车,爸爸送你去上学。”

坐车和步行,纪风晓还是比较想自己走着去学校的,以前是喜欢走路,今天的原因则是她爸爸开的车太吸引人的眼球了,要是认识她的人看到她坐这样的车上学免不了造成一时的轰动,她至少有一段时间耳根子不得清净了。

但是,一对上自己爸爸那张灿烂的笑脸,纪风晓就说不出拒绝的话,她若是让那笑容染上失落,妈妈也会不高兴吧?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纪风晓认命地钻进车子里,在纪霄让出的位置上坐好,因为刚有人坐过,她还能感觉到座位上的余温。

看到她坐好,车子也出发了,纪霄把从家里带来的早餐拿出来:“你还没有吃早餐吧,这是你最爱吃的包子,还是余婶做的呢,尝尝,看看味道有没有变。”

纪风晓没有接过,而是问:“你吃过了吗?”纪风晓想,她爸爸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去学校,肯定很早就来了,只怕只早餐都来不及吃了吧!

果然,很快就有人证实她的猜测。

“先生还没有吃过,包子一熟他就忙着打包,接着就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说话的人是孙介一,他对于二十多分钟前纪霄阻碍他吃早餐导致他现在肚子饿的行为感到耿耿于怀。

他是明白念儿心切的感受啦,但是能不能别把他的胃拖下水啊?没听说过民以食为天这句话吗?不让他吃就算了,连碰都不让碰,纪霄是把自己女儿那份给打包好了,而他呢,刚想过去抓两个包子就被纪霄拖走了,他怀念啊,那只见过一面的包子。余婶做的包子,不只纪风晓爱吃,他也很爱吃的。

况且,他最讨厌饿肚子了。

纪风晓接过纪霄递过来的筷子,从保温盒里夹起一个仍旧冒着热气的包子,咬了一口,熟悉的味道蔓延整个口腔,这一瞬间,纪风晓竟有些感动的想哭。

“怎么样?”纪霄在一旁端着保温盒“虎视眈眈”。

纪风晓垂着头,眨了几下眼睛,让眼中的雾气散去这才把咬了一口的包子吃完,直至全部咽下去之后才回答纪霄的问话:“余婶做的包子一如既往地棒!”

这是纪风晓的真心话,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口感,熟悉的……让她莫名的有些想家了!

真的是很久没有吃到了呢,恍如隔世!

收拾好情绪,纪风晓又夹起一个,这一回她没有放进自己的嘴巴,而是放在了纪霄的嘴前。

“你吃,爸爸回去再吃。”纪霄推了推,这是他带来给宝贝女儿的早餐,他怎么能瓜分呢?

“爸爸,我刚才吃了一个了,很好吃呢,你吃吃看,啊——”纪风晓轻声细语的说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眼睛也随嘴角的牵动而微微眯起,不知不觉间,上一秒还“誓死不从”的纪霄像是被蛊惑了似的张开嘴巴。

“……”从后视镜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孙介一很无语,纪风晓那哄小孩子的把戏居然用在纪霄身上,而纪霄竟然也吃这一套,这对父女真是够了。

嘴里的东西让纪霄回过神来,三嚼两嚼的把包子咽下去,立马爆发:“没事不要学你妈妈说话!”

“我没有啊!”纪风晓无辜的说。

“……”纪霄当然知道她没有,这个女儿越大越是像妻子,即使容貌发生了改变也仍旧神似。

纪风晓才不管他在纠结些什么呢,在纪霄发呆的短短一分钟,她已经吃掉五个包子了,但是光吃包子怎么行,口渴,所以她问:“爸爸,有牛奶吗?”

纪霄忍不住瞪她,这丫头,神经还是一样大条,见爸爸黯然伤神也不出声安慰下,这一点也和妻子一模一样。

纪霄明白,她不是不安慰,而是压根没有发现,就像当年他不知道为妻子的粗神经独自生了多少闷气一样。

算了,这是他女儿,有什么好计较的。

取消一条协议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