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百万

  自上次之后,纪风晓总是觉得季爵瑟在躲着她,也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都好几天了,季爵瑟没有主动和她说过话,上课也是踩着铃声进教室,选的座位也像刻意为之,离她真的是要多远有多远。即使偶尔的视线交汇,季爵瑟也会马上移开,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对她点头微笑。

她做错什么了吗?

纪风晓一路想着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让季爵瑟耿耿于怀,因此才对她不待见。

没道理啊!

纪风晓没有想出任何的不对,但是她相信一定有什么不对的,一反常态总有个理由不是?

难道是因为她知道了他的身世,不好意思面对她?

没可能啊,是他自愿说的,她又没有逼迫他,既然是自愿的,理应没有心里障碍才对,那到底是为啥呢?

就在纪风晓苦思冥想终是不得其解之时,一个人突然飞到她的跟前,就像是老天爷知道她的苦恼特地把当事人给她送来了似的。

纪风晓无语极了,还能再让人无语一点吗?怎么她每次遇到季爵瑟都是在同一种情况下啊,她都是站着的,他都是半躺着的,而对面总有几个敌对的,就算她会点拳脚功夫也不能总是动不动就演一场美女救英雄的戏码吧,更重要的是,还没有演出费!

懊恼的又岂止纪风晓一个人,季爵瑟也是很无奈的,每一次都是以落难英雄的姿态出现,他心里也不好过呀!无论他长得有多美,多像个女孩儿,总归也是个男人不是,哪能总被女人救的道理呢?偏偏他又没有能力去改变。

见季爵瑟自己爬起来,纪风晓就把视线放在前面那几个敌对的人身上,刚好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莫琛,你不是答应不欺负他了吗,出尔反尔不是君子所为吧?”

对于纪风晓的指控,莫琛立刻举起双手以示清白:“诶诶诶,别乱污蔑我啊,我可没欺负他!”他从头到尾一根手指头都没有动过,怎么欺负人?

“那他身上的伤你怎么解释?”

莫琛这回没说话,只是努努嘴,暗示纪风晓罪魁祸首的位置,让她的炮口瞄准再开火,省得伤及他这个无辜。

纪风晓不是笨蛋,不仅不笨,还很聪明,立刻明白了莫琛的暗示。

知道凶手在哪,纪风晓立即发难:“你哪位?他招你惹你了,你干嘛打他?”

随着纪风晓的步步紧逼,“凶手”也不住往后退,用余光不着痕迹的瞄了一眼淡漠的莫琛,心中当下做出决定。

见纪风晓终于停下脚步,“凶手”站直身子,鼓足勇气说道:“我叫李进,他没招我没惹我,但是他招惹我大哥了。”李进没忘记刚才莫琛出卖他那叫一个爽快,即使莫琛从始至终没有说一个字,但是不回报一下他心里会不舒服的。

“你大哥是谁?”纪风晓没听到回答,只见李进的视线瞟了一眼某人。纪风晓倏地将炮口瞄准那个某人:“莫琛,他是你的人,你还说没有欺负他!”

大哥没有发号施令,小弟敢擅作主张吗?她就知道和莫琛肯定脱不了干系!

莫琛也没有费心去否认李进暗示的大哥是指自己,也没有当场指责李进的不厚道,只是说:“话可不能这么说,即使李进是我的人,也不代表就是我欺负了季爵瑟吧?我只是安安静静的做个美男子,你来之前我可是一句话都没有对李进说过!”

“哦?你是想说,他的行为跟你无关,不是你下的令?”

“当然!”

“那你为什么不阻止?”虽然是这么问,但是纪风晓想都不用想也能猜到莫琛袖手旁观的理由,无非就是“不爽”二字,以前不爽看到季爵瑟所以欺负,现在不能欺负了,心里不爽,所以不会阻止别人欺负他。

“我为什么要阻止?”莫琛说的理所当然,“我从来只说过不欺负季爵瑟,但没说不让别人欺负呀!自己欺负不到,看着别人欺负也是好的,更何况又不是我教唆的,我问心无愧。”

虽然这番话有点无理取闹,但是纪风晓明白他没说错什么。

“莫琛,你这么欺负他也不是办法,不如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一下好不好?”纪风晓的想法是:与其大家都痛苦,不如解决它,一劳永逸。

“你想怎么解决?”莫琛可不认为有什么好解决的,如果回到五年前说不定还有法可解,现在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早已成为死结。

除了莫家和季家之外,还有他和季爵瑟之间,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的,更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解决的。

“你们不就是为了股份吗,说个数。”无论多少股份纪风晓相信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况且,那只是百分之十,她老爸绝对买得起!

这个时候的纪风晓一点也没有犹豫的就把自己的爸爸拉下水了,哪还有当初拒绝纪霄支助那股自食其力自力更生的精神。

“啊?”莫琛没想到纪风晓会知道,惊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你怎么会知道,是他告诉你的?”

纪风晓往季爵瑟的位置挪了挪,挡住莫琛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你别管谁告诉我的,你就说要多少钱吧!”

莫琛仔细想想,用钱解决这的确是一个办法,不过他还是说:“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那就回去和你爸妈商量一下如何?”

“……好吧!”上有高堂,或许他真的应该回去商量商量研究研究!

莫琛带着人走了之后,纪风晓才转过身面对季爵瑟,“季爵瑟你还好吧?”脸看起来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嘴角有一块青,比前两次的猪头造型好的不是一点点了。

季爵瑟别过脸,淡淡的回道:“还好。”

纪风晓看他避她唯恐不及的样子,心里就觉得怪怪的,不禁开口问道:“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有啊!”季爵瑟惊讶极了,纪风晓怎么会这么想?

“那你怎么一副不想见到我的样子?”都已经好多天了,季爵瑟见了她就躲,躲不掉就视而不见,看天看地看别人,就是不看她。

“我没有。”他怎么会不想见到她呢,如果不想见到她他早就转学了,何必和她同校还同班让她在自己眼前晃悠?

“好吧,你没有。那你说说,我是怎么得罪你了,让你如此不待见我。”既然他不承认她可以顺着他的意思,但是她要知道理由。

“我真的没有不想见到你。”这是季爵瑟的真心话。

“你见我就躲是想见到我的样子的吗?”纪风晓指出问题所在。

“我……”

“到底怎么了嘛?”纪风晓不是急性子,但也特别怕人家吐吐吞吞的,看着都难受。

“我……没怎么。”

“你说不说,不说我揍你啊!”纪风晓被他欲言又止的折磨得够呛,直接抓住人家的衣襟冲人家挥拳头。不过她这个样子不仅没有吓到季爵瑟,还逗笑了季爵瑟。

“你笑什么?”

“笑你可爱啊!”这可不是恭维,更不是假话,季爵瑟是真的觉得挥舞着拳头的纪风晓可爱极了,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装凶神恶煞,却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纪风晓脸一红,放开了季爵瑟,装模作样的整理着衣服。“对了,我刚才的提议你有什么想法?”

“你说用钱买股份那件事?”

“嗯。”

好是好,但是……“我没有那么多钱的。”

“这不是有我呢吗?”纪风晓一点也没有觉得这么说有什么不对。

“可是……”这毕竟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想把纪风晓扯进来。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以为季爵瑟是担心钱的问题,纪风晓拍拍季爵瑟的肩膀,示意他放宽心。

“可是……”

“你就别可是了。”怕季爵瑟还在这个问题上打转,纪风晓马上转移话题:“你的伤要不要紧,用不用去医院啊?”

“不用不用,回去搽点药就行了。”都是皮外伤,也不是很严重。

“那好吧,那你回去吧,用不用我送你?”

季爵瑟听纪风晓的语气,好像真把自己当女孩儿了,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回去了。”

看季爵瑟逃跑似的背影,纪风晓哭笑不得,不就是开玩笑嘛,不用跑得这么认真吧?

季爵瑟回去了不行,她也要做点什么才行,说干就干,纪风晓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下一号键。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爸爸。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纪风晓直言不讳的说 :“爸爸,我想要一笔钱。”

纪霄挑眉,没想到纪风晓也会有问他要钱的一天,这一天他可等太久了,呜呜~~~~(>_<)~~~~

“多少?”纪霄对这唯一的宝贝女儿一向大方,别说钱了,命都能给的。

“五百万。”纪风晓语气平常得好像是在借一块钱。

“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纪霄皱了一下眉头,五百万,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呢!倒也不是舍不得给,他就是想知道纪风晓要这么多钱拿去做什么。

“救一个人。”

“谁?”

“季爵瑟。”

这个名字,纪霄有印象,就是生日那天见到的那个害羞的男孩子,他家宝贝女儿的同班同学。

纪霄挑眉,看不出来,那个跟娘儿们似的男孩子还值五百万呢!

“他怎么了?”纪霄边问,边暗示孙介一去查,他到要看看哪个不要命的敢“打劫”他纪霄的女儿。

纪风晓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这边孙介一也把刚出炉的资料放在纪霄的面前,纪霄一目十行快速浏览着,对事情的始末了解了个十成十。

说实话,纪霄不大愿意出这笔钱,倒不是舍不得,而是不想自己的女儿参与别人家的事情。如果他的宝贝女儿要帮的是一个借高利贷的,只要钱就能搞定,他毫不犹豫立马放款。

但在季爵瑟这件事情上,这明显已经不是一个季爵瑟的问题,牵扯着别人的家庭和政治两大问题,谁知道一个处理不好会对他的宝贝女儿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爸爸?你,在听吗?”

听到电话那头的呼唤,纪霄回过神回道:“在听。”

纪风晓原本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儿,所以开口问钱的时候心态很平静,但是爸爸刚才的反应又让她觉得心里没底了。

她能感觉到爸爸的犹豫,她不知道这份犹豫是不是因为自己不知情中打破了什么。她一直都知道商场不简单,是不是她的要求让爸爸的立场发生了变化?或者是利益上有什么不妥?

这会儿,她是那么的不确定了,所以她觉得自己有必要问清楚一点,语气中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爸爸,可以吗?”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不行,就再想别的办法,总不能为了一个同学坑害自己老爸不是?

纪霄一听自己的宝贝女儿问“可以吗”三个字,瞬间就把理智拍飞了,大义凛然的说:“我们家潇潇开口,哪有什么不可以的道理?要支票、现金还是打卡?”

在这之前,明明有那么多顾虑,但是此话一出,纪霄突然觉得刚才的顾虑是那么的可笑。可不是嘛,有什么不可以的?而他又有什么好顾虑的?

他纪霄的女儿,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即使天塌下来,不是还有他这个大家长顶着呢吗?

他的女儿只需要在他的羽翼下快快乐乐的生活,嚣张跋扈也好,任性妄为也罢,他乐见其成。

可惜,他的女儿被妻子教的太好,这么多年都没有任性要求过他什么,知足得过分,让他英雄毫无用武之地。

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他表现的机会,纪霄说什么都会力挺到底的。

“真的?不会妨碍到你什么?”如果会对纪霄产生不好的影响,纪风晓是万万不愿意的。

“不会,宝贝儿只要把方式告诉我就好。要不还是支票吧,方便点,等下让你介一叔叔给你送到学校去。”纪霄一副自己说了就算了语气说道。

听纪霄这么说,纪风晓也不再矫情的推脱了,应了声“好”之后便开始闲话家常,一个钟头后才结束通话。

既然爸爸说不会有影响,她就相信!

五百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