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还以为你喜欢他

  照纪风晓看来,季爵瑟就是长期营养不良,才导致的苍白无血色,亏着莫夫人还好意思以恩人自居,好像人家都欠了她似的。

不要以为她不知道,她爸爸昨天就把季爵瑟的资料给她看了,看过资料之后,这也更坚定了她要把季爵瑟“捞出”莫家的想法。

季爵瑟在莫家就像佣人一样,不,应该说比佣人还不如,佣人还有工资,还能吃好喝好呢,季爵瑟有什么呀?他有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工作,源源不断的惩罚,还有季筠茜喋喋不休的埋怨和滔滔不绝的谩骂。

资料显示季爵瑟每天起早贪黑,家务活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除了去学校上课,他就没有闲得下来的时候,回到莫家他连做作业的时间都没有。他也想过在学校做完再回家,但那么做就得晚归,一晚归就会饿肚子。

话说吃饭时间对季爵瑟来说也是一种折磨,莫家人吃饭,他不仅不能一起吃,还得站在一旁看着,等着莫家人的吩咐。一会儿这个嫌菜淡了,他得跑厨房拿盐,一会儿那个要胡椒粉,他又得跑去拿,一顿饭下来季爵瑟就闲不下来猛往厨房跑。

他也没有耍小聪明,只是任劳任怨脚踏实地的听人使唤,因为任何能一劳永逸的办法都只会让他更忙碌。莫家人只是想看他痛苦,他知道,所以不反抗不作为才是最好的选择。

等人家吃完了他就得收拾桌子,打扫卫生,只有都收拾好、整理好之后,他才能吃饭,还是季筠茜亲自端的。当然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季筠茜可不是心疼季爵瑟,而是怕自己没看着,季爵瑟吃多了。

为了避嫌,季爵瑟拿了饭道了谢就回房间吃,季筠茜也没有拦着。 他的房间,季筠茜每天都有让人整理,绝对每个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她都知道,所以也不怕他偷吃,他的房间倒是她最放心的地方。

没日没夜,日日夜夜,只要是个人,在这种情况下生活都得疯。

收养了不起啊,有本事尽弃前嫌视如己出啊!

纪风晓真的有股冲动想把以上的话咆哮而出,不过激动得方式不是她纪风晓的风格,所以她只是余光对上季筠茜,然后淡淡的说道:“既然你看她不顺眼,不如就放了他吧!”

“放了他?”季筠茜冷哼一声:“这是从何说起啊,我有拿绳子捆住他吗?”季爵瑟有手有脚的有脑子,想去哪去哪,要离开她也绝不拦着。

“你当然有。”

“你别血口喷人啊!”季筠茜怒了,季爵瑟在莫家不说绝对的自由,但也有相对的自由呀!他若是晚归,她是会罚他没错,但也没有因此不准他出门啊,更别说用绳子捆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丫头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冤枉她,还有没有天理了?

“道德绑架。”纪风晓的眼睛对上季筠茜的,季筠茜一怔,下意识就别开脸,不敢与她正面对上。

纪风晓知道这是心虚的表现,继续说道:“这是看不见的捆绑,而你不就是凭着这根名为‘道德’的绳子牵制住季爵瑟的么?你吃定了他,因为他们家理亏,他爸爸妈妈对不起你,父债子还,而季爵瑟对你也有亏欠心理,所以他不会跑,不管每天去了哪里,他终归会回到莫家,而你也理所当然的虐他,原因还是他理亏。你打他骂他饿他冷他,不管你怎么对他,他都不会怨恨你,不仅不会怨你,还会理解你,又因为理解,所以逆来顺受,接受你们对他的所有的不好。但是莫夫人,真说起来,他又有什么错呢,不过就是摊上这么一对父母,他真正的错就是运气不好生在了那样一个家庭,但也仅此而已不是吗,你这么对一个运气不好的他,公平么?”

“公平?你和我说公平?那我呢?我又做错了什么?他是无辜的受害者我就不是吗?”有因必有果,如果不是季林和齐珊先对不起她,她又怎么会这么对他们的儿子。要知道,当年她可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的,可是后来……她有多喜欢,就会有多怨恨。

“你是,但那是当年的你,现在的你是加害者。”而受害者显而易见是她的同班同学季爵瑟。

“我是加害者?那也是被逼的。”

“别人逼你?有人拿刀砍你吗?还是有人请杀手杀你啊?如果都没有你凭什么说人家逼你而不是你自己想这么做的呢?”战胜不了心里的魔鬼就怪到别人身上,真是的。

“我不管,那是他们欠我的,不管我怎么对他,他都得受着。”道理人人会说,季筠茜听多了,如果受害者是别人,她也会这么劝的,偏偏她是当事人,注定淡定不了,豁达不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凭什么在我家大放厥词?最起码的对长辈的尊重你都不懂吗?你父母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无论是季家的千金还是后来做了莫家的夫人,都还没有人敢像纪风晓一样教训过她,季筠茜觉得纪风晓一定不知道自己站在谁的地盘上。

听季筠茜提起自己的父母,还是以一种很不屑的语气,纪风晓眸中闪过一道冷光,声音也冷冽了下来,“那我请问你,莫夫人,你父母又是怎么样教你的?”

“你……季爵瑟,这就是你带回来的人,一点礼貌都没有!你赶紧把她给我带走!”季筠茜知道自己说不过纪风晓,所以把矛头指向季爵瑟,人毕竟是季爵瑟带回来的,她就让季爵瑟自己处理。

听到季筠茜叫他,季爵瑟忙回过神帮着纪风晓赔不是:“对不起,姑姑。潇潇她……她不是故意的,你就别和她计较了。”

其实季爵瑟从纪风晓让季筠茜放他回家的时候,他就呆住了,然后纪风晓还把自己的想法说得分毫不差,语气仍是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起伏,但是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敲打在他的心上,感觉闷闷的,还有些小委屈,五味杂陈,难以言喻。

原来,她把自己看得如此透彻,他的隐忍,他的痛苦,他的委屈,以及等等等等,在那一刻,他觉得有了回报。

原来,纪风晓来这一趟来是为了他,或许隐隐约约他是知道的,就是不敢去想,怕是自己想多了。

“我不计较,你把她给我赶出去,我可以当做今天没有见过这个人,如若不然,你知道我的手段。”季筠茜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冷眼看着季爵瑟和纪风晓。

季筠茜的话让季爵瑟明白,此时带纪风晓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虽然有些委屈纪风晓,但是还是先离开比较好。“潇潇,要不然你先回去吧?”

纪风晓没有理会季爵瑟,而是对季筠茜说:“一直听说季家苏邵梅出自书香世家,博学多才知书达理,是当时有名的才女,身为她的女儿,别说气质了,连最基本的素质都没有,你就不觉得丢她的脸,不怕到晚上她会来找你吗?”

季筠茜气愤地拿起茶杯就朝着纪风晓扔过去:“你给我出去,出去。”

在房间里睡觉的莫琛听到楼下不小的动静,连忙下楼看情况,“妈,你们在吵什么?纪风晓?你怎么会在这里?”

“琛儿,你也认识她?”

“嗯。”喉咙里滚出一个音,莫琛就把纪风晓拉到一边小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纪风晓也小声的回道:“来解决那天和你说的事。”

“纪风晓,那件事不是说好我会和家里人商量的吗?你现在来添什么乱啊?”看把他妈妈气的!

“那你说了没?”

“……还没有。”见到纪风晓一副“我就知道你靠不住”的表情,莫琛赶紧说道:“我这不是没想好怎么说吗,你总要给我点时间措措辞啊!”

“所以我这就是来帮你的,我来说,你就能省点脑细胞了。”指望莫琛,她从来没想过,这人啊,还是自己最可靠。

“你说,你都说得我妈妈生气了。”莫琛给了纪风晓一个大白眼,“今天看来是谈不成了,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我妈气消再说。”

“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还分两次进行,我可没有这么多闲工夫,就今天,今天我一定要把季爵瑟弄出你们家。”

“你用不用这么着急啊?要不是知道季爵瑟不是你的菜,我还以为你喜欢上他了呢!”何尝见过纪风晓这么着急一个人?别说为谁着急了,这女人看着淡定,挺面善,心狠着呢,能见死不救就会冷眼旁观的主儿,如今为了一个季爵瑟大费周章的,肯定有鬼!

纪风晓翻了个白眼,“无聊!”

“我知道不可能,不过,你这么帮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我同情心泛滥,可以了吧?”话说她纪风晓想帮一个人什么时候还需要理由了?

此话一出立即惹来莫琛的嗤笑:“就你,还同情心,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吗?”

“你找打是不是?”居然讽刺她没有同情心,她是没有同情心的人吗?只不过她的同情心经常偷懒懒得冒头而已。

“呦呦呦,恼羞成怒了?你就承认呗,你就是喜欢他也没有人会笑你的。”

还以为你喜欢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