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随便任性

  你们问为什么纪风晓会突然回来?

原因就是,纪霄在下楼之前就给纪风晓打过电话了,纪风晓知道莫如海他们到她家肯定没好事,所以请了假就飞车过来看热闹了,十五分钟的车程,硬是缩短到五分钟。

在场的人除了纪霄和孙介一无不讶异于纪风晓的粉墨登场,正在说着的人突然从天而降,任谁都没有想到。

纪风晓突然出现是莫如海和季筠茜始料未及的,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在对方眼中看到相同的讯息:这下事情不好了。

他们之所以会来找纪霄,就是觉得不管纪风晓是不是他的女儿都由纪霄出面会比较好,如果纪风晓真真是纪霄的女儿,纪霄肯定不会放任不管,毕竟没有哪一个父亲会让还在学校的女儿和一个男孩子住在一块的。

他们认为季爵瑟现在会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是由于纪风晓的干涉,只要纪风晓不管,季爵瑟就没有了靠山,那么他们就能带着季爵瑟回家了。

如果纪风晓不是纪霄的女儿,纪霄肯定也会出面解决,纪风晓这个冒牌货也会得到应得的制裁,如此一来他们谁都不用得罪,结果还是可以带着想带的人走。

这个办法很好,正反都不亏,但是……只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纪风晓绝对不能在场。

他们和纪霄说的话不可能全都是事实,半真半假的,纪风晓一出现不就穿帮了么?

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演下去。

莫夫人语带哭腔,委屈的说:“那我们把钱还给你,你就把爵瑟放回来吧。”

这话说得就像纪风晓强买强卖似的,也不知道当初是谁答应让她买走季爵瑟的。

“那你不如说说还要多少钱才能不再继续纠缠不休?”纪风晓实在是厌烦极了,一件事情翻来覆去炒旧饭有意思么?能不能一次性解决了啊?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爵瑟可是我们的侄儿呢,又不是货物。纪先生,令千金即使仗着自己有个您这样的父亲也不该说出如此任性的话来吧?现在的孩子都说有钱任性,其实啊,都是被家里人惯坏的,纪先生您看这事儿……”季筠茜没有把话说完,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要纪霄出来主持公道。

在季筠茜的眼里,纪风晓现在就是一个不懂事的千金大小姐,只会拿父母的血汗钱耍威风,仗着父亲的势作威作福,若不然换一般家庭的孩子哪敢跟他们莫家作对,而他们又哪用得着登门拜访卖力演出?

季筠茜想着,有钱人都好面子,她拿纪风晓说事儿她就不相信纪霄会置身事外袖手旁观,只要一想到纪风晓会因此关禁闭她做梦都能笑出声来。

换成一般家庭,说不定剧情真的能按照季筠茜的剧本进行,不巧的是,纪霄从来都不一般,他最擅长的就是不按常理出牌和宠女儿,季筠茜可以说是打错算盘了。

“我纪霄有的是钱,我们家潇潇可以随便任性。”他知道季筠茜想说什么,不就是想说“有钱任性”吗,刚好,他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

换言之,无论纪风晓做什么,都有他这个老子撑着。

纪风晓无语,她这个爸爸唯恐天下不乱的,她现在不禁有些同情起季筠茜了,季筠茜找错人做主了。

莫如海夫妇没有想到纪霄会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来,一时被噎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季筠茜刚刚说的隐晦,就是相信纪霄是个明事理的人,大家都是明白人,话不用说得太清楚都知道应该怎么做。谁曾想纪霄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还揣着明白装糊涂。

没办法,纪霄这条路走不通,只能和纪风晓说了。

“季爵瑟是我的侄子,和我住在一起天经地义,和你住在一起算是怎么回事?”季筠茜边说还边注意着纪霄的脸色,可惜纪霄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表示,像个局外人似的看好戏。

纪风晓该不会不是纪霄亲生的吧?哪有亲生父亲遇到这种事情会这么淡定的?季筠茜在心里直犯嘀咕。

季筠茜不知道的是,纪霄只是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季爵瑟登堂入室,那也是经过了很多调查和内心搏斗的。

刚开始知道的时候他也很不淡定,但是现在,他已经能够接受了,虽然他也不是那么淡定,至少能不被人看出来啊!没让人看出来,也算是另一种淡定嘛!

这件事情,纪霄深知自己不便插手,还是让宝贝女儿全权处理吧,他……喝茶。余光瞄一眼纪风晓,说这么多话,可能也渴了,于是他拿过另一个杯子倒满。

纪风晓接过自己老爸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才淡淡说道:“你卖他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他是你侄子?”现在知道错了?可惜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治后悔的药。

“我后悔了,你就把他还给我吧,求求你了。”季筠茜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搞错了方向,她不应该来找纪霄的,“求助”不成,反倒给人家看了一场笑话。

“你求错人了。”想要谁回去就应该求谁才对,找她做什么?

“他现在都不肯见我们,也不肯接我们的电话,他住在你那里,你一定能说得上话,你能不能帮着劝劝?”季筠茜摆出一副希冀的目光,刺得纪风晓生疼。

“劝?”要劝她也是劝季爵瑟不要回莫家好吧?她砸大价钱弄出来的人说几句话就送回去了,那她砸这么多钱做什么,好玩啊?

“对啊,你就帮着劝劝吧!他现在会不回家,我就不相信没有你的功劳。”季筠茜说着说着就变了味,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莫如海轻咳了一下,提醒着妻子收敛情绪。

季筠茜就是觉得季爵瑟会不接她电话都是纪风晓教唆的,那孩子还从来没有不接她的电话过,莫如海知道妻子的心情,一个一向听话的孩子突然不听话了,的确是有点胸口堵的。

随便任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