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吃得多

  女孩子四大忌:年纪、容貌、体重、身材,不能说她老,不能说她丑,不能说她重,不能说她胖。

饭量不在其列,并不代表就有女孩子喜欢听到,女孩子都不会高兴别人说自己吃得多。很多时候,不只是女孩子,是人都差不多,听不得别人说。

男人可以说自己穷,说自己见识浅薄,说自己毫无建树,但这些话若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变成了恶意中伤或瞧不起人的言辞。

同理可证,女孩子可以说自己不漂亮,说自己又胖了,说自己吃得多,但那大多是谦虚的说法,你不能附和。

不管事实真相如何,任谁都不会高兴这些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很多事情,他/她自己可以说,但是别人不可以。

所以当陈晨这么说的时候,季爵瑟马上出言相护:“小晨!这是正常饭量,没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的。”季爵瑟不知道纪晓风的想法,她脸上是一派的风平浪静,他看不出来是介意还是不介意。

他也是真的不认为两碗饭很多,不过是他掌心大小的碗口,能装多少饭?再说了她多吃,他才高兴呢,证明他厨艺没退步,也证明她没有吃腻。

他知道陈晨饭量一向不大,小时候就是,他还以为长大了能多吃一点了,谁知才吃三分之一就说吃饱了,与小时候相差无几,他都不知道她怎么长这么大的。

陈晨嘟着嘴,不高兴自己的季哥哥帮别的女人说话。

季爵瑟是太在乎,关心则乱不免多想。陈晨是嫉妒使然,见缝就插针,只要能令纪风晓不痛快她就高兴,这个桌面上,只怕也只有纪风晓能吃得开心了。

季爵瑟帮自己盛饭,纪风晓没事做下意识瞄了一眼陈晨放在桌上的碗,她不知道陈晨之前舀了多少,但现在还有三分之二的饭,看她的样子也不准备吃了,筷子都放下了。

吃得真少!

发现纪风晓的视线,陈晨笑着解释道:“我平常只吃小半碗的,今天是季哥哥盛的饭,他不知道我的饭量,所以可能是按照晓晓姐姐的饭量来盛的。嗯,我吃不下了,我都不知道现在怎么办好了。”

陈晨说完还摆出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心里则想着让季哥哥帮她吃的可能性有多大,毕竟他们小时候都是这样的。

幼稚园他们几个在同一个班,她胃口小,吃东西经常剩下,吃不完的东西,季哥哥、齐哥哥和轻语哥哥都会帮她吃的。

不过长大了他们就难得一起吃饭了,就算是到对方家做客,也是能吃多少盛多少,没有剩饭之说。

得,对她来说,全世界都是饭桶吧?纪风晓接过自己的碗,没有理会陈晨挑衅的眼神。

她就不明白了,这年头流行鸟的食量吗?她一直以为是吃货的天下。

况且食量小也没有什么可炫耀的吧?用得着指桑骂槐含沙射影的把她一顿贬吗?

算了,天大地大,吃饭最大!人家不饿,她可还没吃饱呢!

被点名的季爵瑟对陈晨的那番话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夹了点菜到纪风晓的碗里:“潇潇,多吃点。”

“嗯!”纪风晓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吃饭。

陈晨看到季爵瑟温柔的对纪风晓笑,心里堵的慌,就像杠上似的,把碗向前一伸,甜甜笑道:“季哥哥,我也要!”

两个人呢,季哥哥怎么可以把她忘了,只顾给纪风晓夹菜?

对陈晨此番举动,季爵瑟没有不悦,而是顺从的夹给她。

心想事成,陈晨圆满了!完了还不忘给纪风晓一个得意的眼神,就想看到人家脸色苍白嫉妒羡慕恨的样子。

奈何人家赶时间,没空搭理她,注意力全放在饭菜上。特别是季爵瑟还体贴的时不时的往纪风晓的碗里添菜,纪风晓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心里就更气了,想膈应人反被膈应了,那感觉还真不要太好了!

吃饱饭纪风晓说要出去一趟,季爵瑟放下碗筷跟她到门口,目送她离开。

纪风晓进了电梯,看到他还在门口便朝他挥挥手。

电梯关上门好一会儿,季爵瑟这才放下手,轻叹一声,潇潇最近越来越忙了,作息都乱了,大半夜还在书房奋战。

如果可以他真想让纪叔叔别给她工作了,但是潇潇一定不乐意。

或许,他可以试着帮帮她。

陈晨坐在原位没有动,她才没兴趣对一个女生表演十八相送呢,见季爵瑟回到餐桌,不由冷哼一声。

季爵瑟疑惑问道:“怎么了?”谁惹她不高兴了?

“季哥哥,你怎么跟个仆人似的跟着她转啊?”说是鞍前马后也不为过,看他那样子,如果有必要,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绝对没有二话的。

“是吗?”季爵瑟笑笑,完全没有觉得被侮|辱,仆人啊,如果仆人可以随时看到她,那做仆人也没有什么不好!

“季哥哥,你老实和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她?”虽然觉得他们之间相处的模式比较像主仆。

“不是。”他爱她。

如果刚开始他对她的感觉是喜欢的话,现在喜欢二字明显已经不够分量了。

陈晨顿时松了一口气,但还是有些不满,“那季哥哥,你对她这么好就只是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吗?”

季爵瑟没有回答,而是避开了这个问题:“你吃好了吗?”

“好了。”

“我收拾碗筷。”

“我帮你。”这时,陈晨又有了新的主意,“季哥哥,要不你搬出去吧?”

谁规定救命之恩一定要为奴为婢的,又不是在封建社会,快点搬出去吧,只要想到他们这孤男寡女近水楼台,她心里就不舒服。

“为什么?”他好好的,别说没理由,就是有理由他也不走。

“你在这里和在莫家有什么区别?”出了狼窝又入虎口,一样的遭遇,一样的生活,搬出来和没搬一样。

但这都是陈晨一厢情愿的想法,季爵瑟可不这么认为,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东西,怎么比较?

怎么可能没区别,在这里不管做什么都是他心甘情愿的,做什么他都开心,那是莫家怎么都比不上的。

更何况,她说过会照顾他,不会丢下他的,他也一样,不会丢下她的。

她说,她负责赚钱养家,他只管拿去花,其它的,他开心就好。

他能在距离她最近的地方看着她,他就开心。

吃得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