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意外被罚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起先沐青一直在观察这楼里的各个角落,期望有一天能够逃出去,但有一天她知道她可以走出院门,才明白走出大门很容易,但走出去而不被抓回来是几乎不可能的,沐青无依无靠,势单力薄,跑到哪里都会被抓回来,如果她不见了,倚春楼自己的家丁无数,甚至可以出动官府全城搜人,任你跑到哪里都会被发现,一旦被抓回来,不保的便是小命,所以她不能轻举妄动,一定要找到合适的机会才可以。

偶尔沐青有机会出门给水烟买东西时,都会去街上打探铁叔叔的消息,却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消息,也没有人见过他,沐青担心他是没有找到自己去了别处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一天,水烟突然要吃酥点斋的桂花糕,沐青一大早出了门,走进集市里发觉今天的集市格外热闹,这时旁边卖梨的大伯和周围买梨的人说道

“听说去年曳邬族进犯我朝西南边境,在西南打仗的穆大将军今天凯旋而归啦,等一会儿便要进城了,所以出来看的人很多,穆将军是我们燕朝的镇国大将军,没有他打不赢的仗,听说只有五年前北边我们一直交好的唐国被西北的李家吞并,穆将军救援失利那一次”。

等沐青从酥点斋出来,周围的人群都沸腾了,都在喊着穆将军三个字,前方一队人马从极远处的城门口呼啸而来,速度很快,最前方有三个人,两个大人和右边的一个小孩,最中间的估计就是那个有名的将军,沐青想要往前走,但周围的人太拥挤,根本挪不开步,突然,手中的点心被什么东西用力的一扯,沐青一看,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孩子趁乱抢了自己的点心,那脏兮兮的孩子睁着大眼睛看了自己一眼后撒腿就跑,沐青奋力挤出人群去追那个小孩,突然周围的人群爆发了更热烈的喊声,旁边的人把沐青从围拦侍卫的长矛下挤了出去,沐青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身后呼啸的马蹄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周围的百姓看到这都惊恐的停止了呼喊,这孩子八成是要被踩在马蹄下。

本应快速向皇城行进的一队人马,突然看见前方路上出现一个小孩,急忙勒马停止前行,右边骑着马的男孩在马蹄快要触到女孩身上的时候强行停止,并喊道

“清风,快停下来!”

马蹄高抬,马声嘶鸣,在周围百姓都屏住呼吸的那一刻停了下来。那一刻沐青也以为自己就要命丧黄泉了,想象中的马蹄却没有踏上来,等沐青回过头,看见自己前方一个衣着华丽的男孩从马上下来,眉清目秀,年纪不大却显出一股卓宇不凡的贵气,又有一种刚经历沙场的阳刚之气,男孩皱着眉看着沐青,

“你不想要命了,跑到路中间,如果我再晚一点停下来,你就没命了。”

沐青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

“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没命。”

那男孩被沐青说的一愣,似乎是没想到这女孩子不但不害怕反而还怪起他来,于是多看了她几眼,身材瘦小,清秀的面孔,一双乌黑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很特别,不知为何燕奕的心突然一动。

这时旁边骑在马上的穆鄂发现男孩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于是轻声催道

“奕儿,怎么还不走?皇上还在等我们呢。”

回过神的燕奕走到马前,回头看了沐青一眼,跨上马,一队人便绝尘而去。

沐青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走了一会儿发现手里空空荡荡的才惊觉糟糕!桂花糕被抢跑了,这下回去可怎么交差?沐青抬头望了望天,午头的艳阳正足,耀的人睁不开眼,最后无奈,她只好空手而归。

回到了倚春楼,水烟见到沐青终于回来,厉声问道

“怎么这么久才回来?是不是偷玩儿去了,”

又看见沐青空着手,什么也没买回来,

“我的桂花糕在哪儿?”

沐青低声回道“桂花糕被抢跑了”

水烟看了她半响,“老规矩办吧,”

所谓的老规矩就是楼里的妈妈为了教训办事不利的丫鬟,凡是办坏了事让主子不满意的就在空旷没有遮拦的后院里从晌午站到深夜,这么毒的天一般的孩子都会昏厥过去。

沐青站在后院,顶着烈烈的日头,心中却异常宁静,她知道这里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惩罚,打骂丫鬟很平常,每一个丫鬟都瘦小又伤痕累累,只是她还不知道到底怎样才能摆脱这里,自己的命运难道就要终结在这里吗?

周围不断有人从这里经过,但她们从未看过沐青一眼,因为每天都会有人在这里罚站,每天都会有人昏厥过去,然后她们就更加谨小慎微,如履薄冰的活着。

但此刻一个人出现在门廊的角落里,向着院子里那个瘦小的孩子看了很久。

沐青觉得自己的神智越来越恍惚,两腿也在发软,流出的汗已经湿透了整个前胸后背,身体摇摇欲坠,但她还要坚持,她不能倒,如果在白天里倒下去,她还要再罚一天,好像老天要故意捉弄沐青一样,到了晚上居然起风了,湿透的衣服被风吹的一片刺骨的冷,只觉得冷热交加,直到月亮挂上树梢,沐青终于支撑不住倒了下去。

意识模糊中,沐青回想起很多从前的事,铁叔叔带她流浪,骑马,看花海,看日出。。……她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铁叔叔就是她的爹娘,可现在却不知道他在哪里,音信全无,就这样失散了。

她还感觉有人在摸她的头,给她灌东西,很苦,但感觉却是那样亲切,好像铁叔叔,她抓着那人的手,无意识的喊着

“铁叔叔,铁叔叔……”

当沐青睁开眼睛时,到处都是黑的,现在还是深夜,突然有人说话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你发了高烧,再不醒过来,就命不保了”

沐青透过月光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是婉儿,

“谢谢你,救了我,被人发现了,你就惨了,”

“没事,我偷偷的,没人知道”

沐青看见对方在微笑,

“我听你在高烧的时候一直在喊铁叔叔,他是你的亲人吗?”

“他是我唯一,也是最亲的人”沐青的声音有些莫落,

“那他现在在哪儿,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和他走散了,后来被朱管家捡了回来”沐青顿了顿,“至今音信全无,而且生死不明”,

婉儿叹息了一声,“原来我们都是可怜人,”

沐青好奇的问,“你呢,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家也算个世家小族,书香门第,我娘在生我的时候难产而死,之后我爹立即娶了新夫人,说是怕我没人照顾,其实就是自己贪好美色,假惺惺,我后娘前两年还忌惮我,日子长了,趁我爹不在的时候就打骂我,还让我干重活,看我爹也不怎么管我,怕将来我和她的孩子争夺家产,适逢正赶上我爹调任到州县,便偷偷把我卖到了妓院当丫鬟,所以命运不被自己掌握,到哪里都逃脱不了被打骂,伺候人的日子,”

沐青心酸,没想到做父母的也可以这样不负责任,勾心斗角,

婉儿转过头来看着她

“这院子里有几分姿色的人狗仗人势,而像我们一样的奴隶就胆小谨慎,卑微的活着,永远没有出头之日,你知道曾经跟着水烟的那个丫鬟小桃红最后是什么下场吗?她当了燕京城有名的恶霸的第十四个妾,据说那个恶霸是个阉人,所以让水烟不好过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她可以利用外人的手除掉背叛她的人。但我知道你和她们不一样,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可以叫你阿青吗?”

沐青好似在汪洋的,看不到岸的大海中找到了一丝浮萍,心里都是暖的,这个称呼好亲切,铁叔叔也是这样叫她,沐青重重地点头

“以后我就叫你婉儿姐”。

之后的日子,沐青过得内心安定了许多,因为她知道在这无情的大院里还有一个和她相依为命,相知的亲人,她们从此会共同面对艰难的岁月,

沐青对婉儿说要和她一起逃出去,婉儿当时很高兴,但她们两个势单力薄,又不会武功,倚春楼的势利大的通天,她们几乎没有机会。沐青安慰婉儿,没关系,总会有机会的。

一天,水烟要吃新鲜的荔枝,让沐青去给她买,沐青回道

“小姐,我知道城南的李家铺子的荔枝是最好的,蜀州最新鲜的荔枝都通过他家走货,那儿都是些达官贵人去买,但买的人非常多,要排好长的队,我一早就去排队,肯定能在傍晚前回来”

水烟慵懒的靠在榻上慢声慢语的说道

“傍晚才回来,那新鲜的荔枝岂不是也不新鲜了?”

“所以奴婢想了一个法子,”

水烟挑眉“哦,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有一次奴婢上街买香,路过刘一刀的铺子,奴婢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刘一刀家的肉最是新鲜,而且不见卖不了剩下的坏肉,于是奴婢就悄悄的溜进了他家的后院,什么都没有看见,只有一个封闭的草房子,奴婢想,说不定这房子里有什么平常老百姓不知道的玄机,奴婢打开一看里面有个很大的铁槽,上面都是肉,下面铺着冰,显然这是刘一刀昨天卖剩下的肉,但奴婢丝毫没有闻见一丝异味,反而和新屠宰的肉一样新鲜,奴婢想只知道这冰有冷冻的作用不知道还可以保鲜,于是奴婢去弄了一些冰,放到铁桶里,盖上盖子,冰就不会化了,到时即使傍晚回来,荔枝也不会不新鲜了”,

水烟笑道“平时看不出来,你还挺古灵精怪的,那就去吧”,

沐青走出门,笑了起来,终于有机会可以去城南那边看看了,城南虽然离最繁华的集市很远,但那边却不乏名贵的商铺,最有品质的老字号几乎都分布在那里,因为那边是非常有名的镇国大将军的府邸,虽说在城南,却是离皇宫最近的地方,

沐青到了城南,便见到一座非常显目的府邸,大气,沉稳,建筑风格上有一种不张扬的贵气,沐青此行的目的就是要看看这镇国将军府有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因为一旦她们失踪了,倚春楼一定会大肆搜捕,尤其是临近城门口的地方,如果她们出城门,一定会被抓住,但即使是出动官府搜捕她们,也绝对不敢惊动将军府,而她们也一定想不到我们不往城外跑,反而往皇宫的方向跑。在这里找个藏身的地方,等风头过去再想办法逃出城去。

将军府门前只有两个守卫,其他地方都没有巡逻的士兵,看来这镇国将军很是自信自己府邸的安全,远远地顺着将军府走了一圈,来到后面,沐青发现府后居然是一个非常大的林子,里面都是树木,但周围用栅栏围得密密实实,显然这是个私家林园,沐青一边观察周围有没有人,一边沿着栅栏打量了一圈,栅栏围得很密,不知道是用什么竹子,很坚固,像铁一样硬,沐青又看了看地面,踩了踩,都是坚硬的硬土,根本没办法钻进去,无果,刚要放弃,打算寻找别的办法,突然发现挨着最后面围墙的地方地面的颜色有些不同,沐青蹲下身仔细摸了摸,发现这一块正好是细腻的软土,想来是硬土没有砌到头,沐青欣喜起来,这回估计有门儿了。

这时,突然有一个侍卫走过来,看到了他,沐青一惊,站在那里不知怎么办,那侍卫显然看到她,慢慢走过来,粗声喊道,“喂,你,站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沐青见他走过来,强自镇定下来,有些惊慌道,“有一个男孩子前几日一直欺负我,我一直躲着他,刚才他就在附近,我光芒中为了躲着他,就跑到这儿了,”

那侍卫见是个幼稚的孩子,不以为意道,“快离开吧,不要再到这边来了,这是将军府不知道吗?”

意外被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