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旅途风波

  沐青和婉儿自从离开燕京后,她们一直向西走,之前没有走多久就会遇见一个县镇,因为之前那个大方的家伙随便给了一个钱袋,也不知道有多少,后来打开一看还真不少!

于是,她们一路走一路玩不知不觉已经有一年了,也度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但现在自从从上一个镇子离开到现在,似乎是走错了方向,已经走了十几天也不见一个落脚的地方,睡觉还好,随便找个地方就能睡,可是这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填饱肚子却成了问题,带在身上的东西早已经吃完,

之前遇到了一片树林,摘了点野果子,也不管有没有毒就填进了肚子里,可现在,前方依然一片空旷,竟然连个路人都不见,

沐青后悔当时就应该多摘点果子,也不至于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

“啊!”听到身后婉儿的声音,沐青赶忙转回去,见她跌在地上,很痛苦的样子,

沐青焦急道“婉儿姐,怎么了?”

婉儿一脸痛苦,“我的脚好像破了,”

沐青急忙脱掉婉儿的鞋子,小心翼翼地脱下袜子,只见婉儿的脚底起了大大小小好多个水泡,有几个还破了,

沐青吃惊的看着婉儿“你的脚起了这么多水泡,怎么不和我说?还坚持走了这么多路?”

“我没关系的,我们也不认识路,路上也不见半个人,再不加快速度的话,会饿死的,”婉儿安慰道。

沐青把袜子又套到了婉儿的脚上,然后抬起婉儿的胳膊蹲到了她身前,“婉儿姐,扣住我的脖子,到我背上来,”

婉儿挣扎着要下来,“放我下来!你背不动我的,我还能走一段的。”

“不行,你不能再走路了,我们马上就能找到落脚的,再忍一忍,到时我给你找大夫。”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依然荒凉,沐青只觉得口渴难耐,一步一步的向前挪着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倒下。

就在沐青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婉儿突然拍着她的肩,“阿青,你听,后面好像有马车的声音。”

沐青一个激灵,停住脚步,仔细听着,隐隐听见有驾马的声音从刚才她们走过的路传来,

沐青顿时一喜,把婉儿放到旁边的树下,自己跑到了小路中间,驾马的声音越来越近,马车也从远处的一个小点逐渐变大。

那车夫本正在一心一意的驾马赶路中,却没想一个小孩子站在路中间一动不动,也不知道躲,马夫立即紧拉缰绳,迫使马车在那孩子前面停下,“哎!别挡道,让开一点,我们还要赶路。”

沐青见马车停了下来,跪在地上,哀求道“伯伯,拜托您,送我和我姐姐一程吧,她生病了,走不了路,我们已经几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我知道这儿离下一个镇子肯定还很远。”

那车夫看向左边大树下的另一个孩子,看着很虚弱的样子,这时马车里面传来一道清丽的女声“吴伯,让她们上车吧。”

沐青听到马车里的人同意了,连忙道谢“多谢您援手相救!”

她跑到婉儿身边扶起她“婉儿姐,我们有救了!到了地方我们就看大夫。”

在车夫伯伯的帮助下,婉儿被抬上了车,沐青掀开帘子进了马车里才看见原来车里面的是一个极美的女子,二十多岁的样子,一身水墨长裙,白皙的面容,高挺的鼻梁,一双樱唇,一头乌黑的头发被简单的挽在后面露出好看的脖颈,一双狭长的眼睛带着些妩媚,尤其是她的眼角下有颗痣,

但沐青一眼就觉得很熟悉,她和水烟很像,只是水烟带了一些风尘女子的气息,而她却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清冷的气质。

那女子打量了两个丫头一眼,“你们是从燕京来的?”

沐青看了看自己和婉儿的狼狈相回道“我们是官家府里的丫鬟,因为每天受责罚和打骂,日子过得很不好,前几天因为没有替主子办好差事,害得差点丢了性命,所以就逃出来了。”沐青不知道对面的女子是不是燕京的,还是小心为妙,而自己说的也大多都是实情。

那女子笑了一下,“看来哪里都不过如此,连最文明开化的燕国也免不了俗啊!”

听到这,沐青悄悄放下心来,看来她不是燕京来的。

“你姐姐的脚不宜再走路,需要养一段时间,前面是洛水县,可以在那儿找个大夫敷些药。”

此时因为疼痛紧闭双眼的婉儿突然睁开眼睛,看向对面的女子,“幸亏小姐救了我们,不然我们就死在这荒野了,还不知小姐如何称呼?”

女子静默了很久,沐青还以为婉儿冒犯了她,刚想道歉,那女子却开了口,“我姓容。”

马车的速度就是快,太阳偏西的时候就看见了远方的郡县,进了县里马车也没有停,而是一路快马加鞭地在路中穿过,最后停在了一个叫风停的客栈前面,沐青扶着婉儿下了马车,容小姐看着那块牌匾对沐青说道“你们就在这里住下吧,一会儿让小二去找个大夫,消过毒,敷了药就没事了。”

“您愿意载我们一程,我们已经很感激了,不敢再叨扰。”

容晴还是用那清冷的声音说道,“无妨,你们碰到我也算有缘,”

这时一个身着长袍的中年人从店里小步跑到容小姐身前,陪着笑道“贵客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刘掌柜,给她们准备一间房,住多久都可以,算在我账上,”

“好嘞!”那掌柜的看了看我又把目光转移到婉儿身上“这小姑娘是不是生病了?我让小二叫个大夫来瞧瞧吧!”

沐青感激道“多谢掌柜的。”

“不用客气,容小姐的朋友我怎敢怠慢?”

沐青扶着婉儿刚进房间没多久,大夫就来了,看了婉儿的脚一眼,转身从药箱里拿出一盒药膏,“没大碍,发现的早,也没怎么感染,我帮她消一消毒,你每日为她早晚涂一次药膏,过一段日子就可以下地走了。”

沐青这才放下心来,“谢谢大夫!”送走了大夫,小二端着盘子进了屋,“掌柜的想您大概在看病,没有时间吃东西,就让小的给您端过来了。”

沐青听到这比自己还大的男孩子向自己称呼您,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但她知道,燕京城里也是这样,来者便是尊贵的客人,敬称不分年龄大小,名字又起的这么雅致,可见这是家非常有档次的客栈。

沐青拿起药膏在婉儿脚上涂抹,“感觉怎么样?”

“清清凉凉的,很舒服。——阿青,我觉得那个容小姐一定非富即贵,身份不一般。”

“我知道,她一看就是不在乎钱的主,所以我也没有硬推辞,虽然她很好心帮了咱们,但不像是能轻易接近的,我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能力来还这个人情。——来,先不想这些,饿了几天了,先吃点东西,吃完我去买两套衣服。”

车夫跟着容晴进了房间,容晴立在窗前看向窗外,“这边的人事情打听的怎么样了?”

“自从曳邬放出要和亲的消息后,燕国和曳邬来往频繁,燕国前几天还派了使团打算前往曳邬传授经商之术,这两天应该就到洛水县了。而且打探到可靠消息,这次是燕国太子亲自带着使团去曳邬,顺便见一见曳邬的郡主。”

容晴冷笑“谁说曳邬都是蛮人?这脑筋就很好使嘛!这亲和不和得成暂且不说,怎样他都是占便宜,还要劳驾燕国的太子亲自出马。李家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不出主子所料,没见有什么异常。”

“李世成那只老狐狸怎么可能没有行动?他是绝对不可能看着燕氏做大的,现在所有人都在盯着曳邬这块肥肉,我们即使拿不到,也不能让别人吞了,洛水县是各国通往曳邬的唯一落脚点,到时一定会很热闹,尤其要密切注意这两天有没有可疑的人出现,”

说完容晴的眼神突然变得柔和起来,“另外告诉皇上,这里一切都好,不用挂念。”

“是,属下明白。”等了半天见刘伯还没走,容晴皱起眉来“还有什么事吗?”

“主子,您不是一向不爱多管闲事吗?”容晴才明白他说的是那两个孩子的事,“你放心,我自有安排。对了,这两天多关照关照她们。”

旅途风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