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夜黑风高

  是夜,刘伯带着沐青进了舞班,在离开前拍了拍沐青的肩膀耳语道“我已经打好招呼了,放心。”

一个略高她一些的男孩子走过来,“你叫楚沐青是吗?到了府里,我就叫你小青,你只要跟着我,帮忙搭台子,表演结束后清理一下场地就可以了。”

“好”,

随后,沐青坐上了载着表演用具的车,来到了吴裕的府邸,府前把守的侍卫把马车拦了下来,厉声道,

“你们可是表演的班子?下来让我们检查一下。”

沐青了然,果然是有重要的人在这里,检查的这么仔细,马车里从上到下,每一个缝隙都不放过,当她下了马车幕入眼帘的却是一群美艳的女子,穿着半遮半漏的丝裙,一双双美腿若隐若现,衣领很低,露出大片雪白的肩,这就是曳邬女子穿的衣裳吗?简直太大胆露骨了!想想自己买的那两件衣裳,与这里任何一个人的相比都不算什么了。

守卫盘查过后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就让这四辆马车驶进了大门。马车四平八稳地走到了一片大的空地上,这里应该就是表演的地方了,沐青下了马车,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是个花园,中间有很大的一片空地,可能是为了表演特意留出来的,沐青立马环顾四周,查看这里的环境,她看着空地的前方,心里想着如果那个重要的人是在这里看表演的话,那人的左右前方的暗处应该是最好的隐藏点,所以找到那个人之后自己应该站在他的同方向上来观察。

等东西都快摆好时,班主对带着沐青的那个小童喊道,“今晚我们要表演洛水的绝活,快去水房让他们抬两大桶清水来!”

那小童正在固定台架,一时之间走不开,于是急忙回头对沐青吩咐道“你去水房,让他们抬两大桶清水到花园来吧,到那就说是为了表演洛水绝活要的,”

沐青迟疑“可是我不认识路,”

“哎,你问人不就知道了?快去快回!”沐青放下手里的花架,转身朝花园外面走,这富商果然有钱,宅子建的这样精致,所到之处每一处不经意的摆设都像是精心弄出来的,很多家丁和丫鬟匆匆忙忙,走来走去,很是忙碌,府里到处挂着灯笼,照的到处灯火通明,沐青纳闷,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即使是皇亲国戚也不用这么大的排场吧?

走了半天,已经晕头转向,沐青急忙拉住一个从身边跑过的丫鬟,“请问水房怎么走?”

那个丫鬟指了指右边的那条小路,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沐青顺着那条小路一直向前走了很久,但渐渐发现周围的人越来越少,又走了一会儿,正前方出现了一座楼阁,这里是哪里?不像是水房,不会是走错了路吧?

可当时那个丫鬟明明指的是这条路,沐青走上前,正四周打量着,看能不能找到人再问一下,

突然,她抬起头的瞬间看见一个黑影从楼阁上跃过,沐青快步跑上前,沿着连廊向里边走去,走到拐角处她偷偷的向另一边看去,并没有什么声响,但什么人也没看见,难道是自己看错了?不可能,虽然天很黑,但在月光下那个黑影还是很明显,

沐青靠着门廊慢慢向里靠近,摸到了一扇门,难道在里面?她胡乱摸了半天,终于摸到了开门的地方,

沐青刚推开门想要走进去,突然一只手猛地把她拽了过去,掐住了她的脖子,沐青心漏掉一半,刚想大叫,身后的人好像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另一只手迅速堵住了她的嘴,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松开你的嘴后别叫,如果不听话,你知道后果是什么。”沉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沐青不停地点头,那人才慢慢松开手,

“说,你跟着我干什么?”身后的人开始发问,

沐青想,大家都去花园忙碌,这人却在这没有人的地方鬼鬼祟祟的,而且他好厉害,自己才跟着他就被他发现了,莫非他就是那想要加害容小姐朋友的人?于是稳了稳心绪,反问道

“你是什么人?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想要干什么?”

身后的人似乎轻笑了一声,“你是府里的丫鬟?大家都在前院忙着看舞,你个丫鬟到这没有人的地方来干什么?”

沐青有点慌,这人擅长避重就轻,反将了自己一驹,“老爷料到会有人今晚趁乱偷偷来这里,派我来查看,没想到当真有贼溜进来。”

身后的人这回竟笑出了声,“看来你们老爷很器重你,把这么危险的事情交给你一个人做,这回恐怕你是有去无回了。”

“喂!等一下!”

沐青大惊,这人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我们谈个条件吧,放过我,你想要什么,我帮你。”

“你当真是这府里的丫鬟?我觉得你也很鬼鬼祟祟的,你来这里是有目的的吧?”

沐青很后悔,她完全是误打误撞才来了这里啊!“其实我不是这府里的丫鬟,我是洛水舞班里的小跟班,本来因为要表演洛水绝活要去这府里的水房打两桶泉水,结果府里的丫鬟给我指错了路,我就误打误撞来了这里,真的!”

身后沉默半响才又开口,“你是曳邬人?”

“是是是……”沐青连忙点头,

“那你说一句曳邬族语,”沐青傻了,这曳邬还有自己的语言?

见自己半天没回答上来,身后轻笑一声,“你这个小丫头,嘴里没有一句真话,让我怎么相信你?”

“除了我不是曳邬人,其他的说的都是真的,我只是想让你相信我跟这府里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跟着舞班来的,所以,你放了我,表演完我就离开了。我不会跟别人说的,真的!”

“即使你告诉别人也无所谓。。。”,对方似乎还要说什么,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喊声,

“小青,小青……”两人都是一震,沐青感觉到对方似乎分了神,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松了下来,于是她抓紧机会,突然低头抓住对方掐着自己脖子的手使出浑身的力气狠狠地咬了下去,身后传来一声低声的闷哼,松开了钳制沐青的手,此时不跑更待何时?沐青奋力挣脱他的钳制,飞快的拉开门跑了出去。

小童看见沐青从阁楼后面冒了出来,生气道“不是让你去水房打两桶清水到花园里吗?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害得我被班主骂了一顿,还要费这么大劲来找你,”

沐青拉着小童飞快往出跑,生怕再待下去他们两个人会一起被灭口。

小童被莫名其妙地被拉着飞跑,“哎,你怎么回事啊?”

“后,后面有蛇……”

“啊?那还不赶快跑?”

已经在楼顶的上官钰听到下面两个人的对话,不觉好笑,但当在月光的照射下看到自己的手时,他笑不出来了,在渗着血丝的手上一排深深地牙印清晰明显。

两个人气喘吁吁地跑到花园,表演已经开始了不知道多久,就见班主阴沉着脸向他们走来,

“你们怎么办事的?差点坏了我的大事,你们两个给我去那边的看台后边呆着,哪也不许去,直到表演结束,等回去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小童不做声,拉着沐青向看台后面的角落里走去,“都是你,这回我要挨骂了,你现在就跟我在这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许再乱走!”

但沐青发现这个地方根本就看不到观众席,她还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前面坐着一排人,背对着她,所有人都没什么动作,只有中间的一个人个头比其他人较小,穿着墨蓝色长袍,他身边坐着的人不时侧过脸和他说话。沐青碰了碰身边的小童,

“听说今天吴府是有非常重要的客人,才特意请的舞班?”

“是啊,那个侧过脸不时跟中间的人说话的就是吴老爷,看他对旁边的那个人一脸的献媚样,就知道中间的那个人一定是今晚吴府的客人。”

沐青把头转向看台,“是吗?什么人这么重要,整个府里这么兴师动众的?”

小童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但肯定是个大人物。平时就是燕京来的大官,吴老爷都没有这么热络过。”

沐青一直看着那个人,始终都没有侧过脸,不知道长的什么样子,这时已经到了最后一个表演了,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台上,

“这最后的表演可是洛水舞班的镇班之宝!”小童一边看着台上的表演,一边给沐青解释,

“当最中间的舞女跳到旋转舞的时候,她头上的架子会把水桶倾斜,水从舞女的头顶缓慢流下,但水全部流完后,她的身上却不会沾上一滴水,主要是水流旋转飞溅的过程实在是太美了!”

沐青听到这儿也很惊奇,“你经常见到吗?”

小童摇摇头,“我进班里已经三年了,今天是第二次。快看,要开始了!”

只见,其他人都退下了台,只有一个美艳的曳邬族女子在中间旋转,刚开始还在缓慢地旋转,后来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沐青已经看不见她的脸了。半空中的水开始落下来,到了那女子身上都变成了向外飞溅的水珠,美轮美奂,真的是奇异的景象!

夜黑风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