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初次相遇

  沐青在街上逛着,感叹这洛水虽只是个县,却繁华独特的很,街上到处是卖不同风格物品的商铺和街摊,有些沐青在燕京见过,有些却没有。而大街上的人也体貌各异,明显不是一个地方的,这里像是一个混居的地方。

沐青发现了一家成衣店,走了进去,里面的三面墙壁上挂满了风格迥异的衣服,煞是好看,来买衣服的人络绎不绝,生意好的不得了。

店长忙碌之间看到一个身上脏兮兮的小孩子一直站在那里盯着墙上的衣服左看右看,一看就是穷孩子,便走上前“小姑娘,不要妨碍我们做生意,出去看吧!”

“店长,我是来买衣服的,”

“买衣服的?你有钱吗?”

沐青看着店长明显不相信的眼神,“我有够买衣服的钱,”

“好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衣服?”沐青思索了一下“嗯,我不想要燕国的衣服,”

店长顿时一副了然的样子“你一定是想要曳邬的衣服,曳邬女子的服装大胆热情,没想到燕国的女孩子现在也这么开放了?”

沐青不明所以,但还是继续说道“我就要你说的什么曳邬的衣服,我要两套,另一套要稍大一些,”

“好嘞,您等着,今天新到的货。”沐青拿着包好的衣服,出了店门,边往回走边想着,自己和婉儿姐毕竟闹出了人命,而且在他们的眼皮底下逃走了,势必不能容忍,倚春楼在燕京又势利大的通天,万一他们追到这里怎么办?这里貌似是还没有出了燕国的地界。

上官钰走在洛水的大街上,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有很多燕国内敛温婉的女孩子见到一个相貌英俊出尘的公子走在大街上,也不敢多看,只能偷偷的撇上几眼。偶尔有几个穿着曳邬服饰的女子大胆的想要上前说句话,都因为那公子所散发出来的清冷气质而犹豫,等回过神来时,人已走远了。

沐青想回客栈打听打听这里还是不是燕国的范围,刚迈步向前走,就见正前方一个乞丐一样的男孩子在从一个身着白衣的人身边走过的一瞬间把那人身上的钱袋拽走了,携走了钱袋后还很镇定的快步向前走,左拐就消失不见了,偷钱袋的过程,从沐青的角度看的特别清楚,但那被偷的人却好像没有发觉一样继续向前走着。沐青小跑到那人身边,

“你,你的钱袋刚刚被人偷了。”

那人没有停步,继续向前走着,却开了口“我知道,”

沐青诧异,“你知道?那你怎么不追小偷呢?”

上官钰侧过身看着这个多管闲事的脏兮兮的小姑娘,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奇怪的看着自己“谢谢提醒,”转身便离开了。

沐青纳闷,这人,好生奇怪,把钱袋放在那么显眼的地方,不被偷才怪。

小刘正在堂前埋头记账,头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小二,这里还有没有空房?”抬头一看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悠然地站在那,玉树临风,衣着虽简单,但仍然散发出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

于是连忙回道“有有有,公子您里边儿请。”

上官钰进了房间,四处打量了一番,“公子,可还满意?”

“你可以下去了。”

“哎,好,要是有什么吩咐,下去找小人就行。”门被关上后,一直没有现身的岳大出现在原木桌旁,上官钰饮了口茶,

“怎么样?都查清楚了?”

“燕京派出的使团明天就会到达洛水,到时会住在洛水富商吴裕在南郊的府邸里,我已经查看过那里,现在就有士兵开始巡逻,晚上应该会有重兵把守。属下觉得容兰也一定会有动作的,只是这里地处交界,本就是各国人混居的地方,不好发现可疑的人,”

上官钰转着手里的茶杯“人多的地方当然不好发现,但如果我们的目标相同,就不难发现了。”

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上官钰出声问道“那个小孩儿呢?”

岳大从袖口里拿出钱袋,放到桌子上“稍稍教训了一下。”

沐青回到房间里,见婉儿在地上一蹦一跳的,沐青急忙把她拉回床上,

“大夫不是说这两天不能下地吗?有什么事我来就行了,”

“我想喝水,就下来了,没事的,我会注意的,”沐青坐在床边把包裹打开,

“你看我买的衣裳,我特意没买燕国的服饰,这样即使倚春楼的人追到这里,也不容易认出我们。等你好了,我们出去逛逛,今天下午我去买衣裳的时候,在街上逛了逛,这里有好多新奇的东西,你见了一定喜欢,还有,这里居然有听书的茶馆,里面不光说书,听说还有一些饱读诗书的士子在那里各抒己见,对天下事发表自己的看法,可能是地方偏远的原因,也没有人去管,这要是在燕京,谁敢去啊?”

婉儿很兴奋,一副很想见识一番的样子,“是吗?”沐青见婉儿高兴的样子自己也很高兴,

“来,快试试我买的衣服合不合身,”等为婉儿穿完衣服,两个人都惊呆了,这,这是什么衣服?全身上下有接近一半都是透明的纱,沐青想起来街上确实有女子穿这样的衣服,可她也没有想到这就是那个什么曳邬的服饰啊?沐青打开另一件,也是一样的。

两个人对着衣裳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婉儿率先开口“我们先换上,赶紧把身上的衣服洗了,再换回来。”

沐青无奈,“看来只能这样了。

第二天一大早沐青醒来,打开窗户,早晨的阳光撒进房间内,

“有人在吗?”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沐青打开房门见是容小姐的车夫刘伯,

“刘伯,我正想去向容小姐问候一下,不知道容小姐会在这儿逗留多久。”

“小姐会在这儿停留一段时间,小姐也嘱咐我多关照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

沐青忙回道“一切都很好,没有什么需要的了。那。。。我现在可以去容小姐那里吗?”

“当然可以,小姐就在后花园的凉亭里。”

当走进客栈的后花园,沐青没想到这个客栈还有一个这么大的花园,到处种着各种各样的花树,只有一条曲折的石子路不断向深处延伸着。沐青沿着石子小路走了一会儿,远远地看见亭子里坐着一个人,走近见是容小姐坐在亭子里喝茶。但容小姐像是在想事情,沐青踏进亭子里走到她的旁边,她都没有发觉。

沐青开口道“容小姐,多谢您昨日的搭救,以及这两天的照顾,我和我姐姐无以为报,不敢说能帮到小姐什么,但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告诉我,沐青一定尽全力而为。”

容晴诧异的看着沐青“嗯……我帮你们只是举手之劳,不用回报我什么,”

“谢谢容小姐,那我不打扰了,”沐青说完转身走出亭子,在拐弯的时候她回过头撇了一眼容晴,看见她紧皱眉头,又陷入了之前那种苦恼的样子,沐青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于是又转了回去,重新站在了容晴面前,这次容晴似乎自己发现了她

“怎么又回来了?还有什么事吗?”

沐青好奇问道,“容小姐可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不知道沐青能不能帮上忙,即使帮不上忙,也希望能为容小姐分一分忧。”

容晴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开口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实话告诉你,我刚知道我的一个朋友今天来到了洛水,今晚会在洛水停留一晚,明天便会启程去曳邬,我本也是要去曳邬的,但我得到一个消息,有人想要他的命,”

沐青诧异的抬起头,

“我担心今晚会有可疑的人对他不利,但我的身份有些特殊,不宜露面,但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帮我去探一探,哎,我就是想在暗中帮一帮他。”

“那他知道自己很危险吗?”

“他早就知道,但这趟曳邬之行,对他而言非去不可,所以即使冒着巨大的风险,也是要走这一趟的。”

沐青静默片刻,倏地握紧拳头,看向容晴“容小姐,我可以吗?虽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做,但如果是威胁到容小姐朋友生命的事,我一定尽全力。”

容晴把目光转向她,“你真的愿意去?”

“是的,”

容晴突然笑起来,“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

“那个人住在哪儿?我怎么辨认?应该做些什么?”

容晴拉着沐青的手,“那个人是洛水县有名的富商吴裕的坐上宾,那吴裕的宅子在南郊,他府上来了贵客,晚上一定会请曳邬有名的舞班到府上表演,我会让你扮成帮忙的丫头跟随她们一起进府,那时会是府里最热闹的时候,但同时也是最混乱的时候,那个人很好认,是府里最尊贵的身份,所有的人都会围着他转,你只要密切关注他的行动,和什么人接触,做了什么,重点是观察一下暗处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等舞班表演结束,你也跟着他们出府就行了,你放心,只要小心行事,不要让别人看出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如果想要那个人命的人今晚就动手怎么办?”

“不会的,洛水还处于燕国的地界,现在动手对他们没什么好处,但到了曳邬就不同了,曳邬鱼龙混杂,想要浑水摸鱼容易得很。”

说到这,容晴叹息一声,“所以我想帮他找出可疑的人,防患于未然,不然到时只怕追悔莫及。”

初次相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