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父母双亡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云毓清宁愿回到当初没有父母消息的日子,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还能有所期待,可是世上没有如果。

终于等到风兆行所谓的三日后回来的时间,有人通报说回来了,云毓清和云祁宇迫不及待的赶出来迎接自己的父母,没想到的是看到了两具冰冷的尸体,云毓清身体像被抽空力气一样,一个铿锵差点跌倒,只见风逸一个箭步上去扶住她,“还好吗?”风逸已经想到最差的结果是两人负伤,却没想到的是竟然双双离世,这样的结果他也接受不了,更何况云毓清?本来还再思考怎么办的时候就看到云毓清跟云祁宇出现在门口,一切还是来了!

云毓清没有回答风逸,她现在眼里心里却是地上两具蒙着白布的身躯,她再也听不到云子浩和云溪菲亲切的叫着自己“清儿”,再也不会有像他们一样疼爱她的父母了,这种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刚来这里的感觉,本身无依无靠的孤儿以为堕崖后就一切都结束了,没想到自己会穿越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且在这里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家人,什么是父母的爱,可是现在……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为什么?为什么老天既然给了自己想要的亲情,可是又要夺走?她好不容易得到的亲情就这样完全不由自己掌控,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风逸本想着云毓清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定会痛哭流涕,悲痛欲绝,可是没想到她是那样的安静,只是一双灵动清澈的大眼睛盯着地上的尸体一眨不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里没有一滴泪,表情也是冷漠木然,这样的云毓清让人感到害怕,好像她不存在似得,风逸下意识的将云毓清往自己怀里拉了一下,生怕下一秒眼前的人儿就那样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

“爹,娘,这是怎么了?你们醒醒啊?”

韩斌看着像丢了魂儿一样的云毓清,想出声安慰,却看到云祁宇飞快的跑过来扑倒在地上,掀开白布,看到云子浩和云溪菲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似乎只是睡着了一样,撕心裂肺的叫起来。

“宇儿,不要这样,你爹娘也不想你们这么难过的!”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样的话才能给以两人慰藉,似乎所有安慰的话都是苍白的,但是还是要说的,不是吗?韩斌走过来扶起云祁宇,将他拉近自己的怀里安慰着。

“爹,娘……呜呜……”云祁宇躲在韩斌的怀里,放肆的哭着。

“清儿,宇儿,对不起!”风兆行满脸悲痛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人,搭在桌上的手握成拳,任谁也能看出他在隐忍着怒气。

“清儿,宇儿……哎!”韩信似乎想说可是又不知道怎么说,重重的叹了口气。

云毓清被云祁宇的哭声拉回现实,终于意识到,这次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弟弟,她要好好照顾他长大成人。

云毓清深呼吸,调整了心情后,轻轻的挣脱开风逸的怀抱,缓步走进大厅,将韩斌怀里的云祁宇拉到自己身边,看着满脸泪痕的云祁宇,云毓清又是一阵心疼,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硬生生的让她逼回去,温柔的给云祁宇擦了擦眼泪,“宇儿乖,不哭了,男子汉大丈夫,眼泪是弱者的表现,爹娘看到也会责怪你的,乖,不哭了啊!”

他们姐弟俩被云子浩夫妻保护的太好了,现在两个人都不在了,他们姐弟必须学会坚强,否则如何生存下去。

“姐姐,可是爹娘……”抬头满眼水雾的看着面无表情的云毓清,云祁宇声音越来越小,他很伤心,很想哭,哭出来心就不会痛了,可是看着云毓清的脸,他不敢哭,如果自己哭姐姐也会伤心,爹娘不在了,他要坚强勇敢,要保护姐姐。

“好了!不哭了啊!”云毓清没有再多说什么,放开云祁宇,走到云子浩夫妇身边跪下。

风逸看着这样的云毓清,心疼的已经不能呼吸了,她不应该是这样的,她可以像别人家的小姐一样,开心的时候大笑,不开心的时候放肆大哭,有人会为她擦眼泪,安慰她。可是现在的她却承受了这么多,他想过去拉起云毓清将她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却被韩斌拦住,对他摇摇头,风逸只恨自己什么也做不了,双手紧握拳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云毓清的身影。

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要说的话和该说的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子,她是那样的坚韧、冷静、美丽。

这一刻的云毓清好像距离他们很远很远,远到看不清她的表情,只听到她冷冷的声音如清泉般响起:爹娘,女儿不孝,没有尽到孝道,你们放心,清儿在此发誓:一我会照顾弟弟长大成人掌管云家庄;二找到杀害爹娘的凶手让他到你们坟前磕头自刎谢罪。如若有一件做不到,我云毓清一生孤独至死永不嫁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云毓清的这段话震惊,这是多么重的誓言,“孤独至死,永不嫁人”这句话对于一个古代女人而言等于是判了死刑,背后会有多少人指指点点,即使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是这也是一个女人一辈子。

看着云毓清说完这段话,掷地有声的对着云子浩和云溪菲的尸体磕了三个头,然后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的站起身对着门口说道:“默夕,准备爹娘的后事,三天后下葬!”默夕领命离去后,然后转身对着上座的风兆行和韩信深深的鞠了一躬。

“清儿,你这是干什么?”韩信急忙起身要扶云毓清,却听到云毓清开口,“风伯伯,韩伯伯,今天你二人在此帮我做个证,今天起我就是云家庄的庄主,等小弟云祁宇二十岁行冠礼后接替庄主之位,到时再请二位做个见证。”

“清儿,不用客气,我们跟你父亲本是兄弟,你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风家,韩家和云家一荣俱荣。”风兆行郑重其事的承诺。

“是啊!以后你跟宇儿就是我们的孩子,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们,一定义不容辞。”韩信也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

风兆行和韩信要说之前还担心云子浩不在后云家庄也许就此没落,没想到的是刚才云毓清雷厉风行的处事方式,竟是如此的迅速,一点不输男子,他们也为云子浩和云溪菲感到欣慰。

“清儿多谢二位伯父。”说完寒暄了一会儿,嘱咐风兆行和韩信好好休息养伤,告辞后拉着云祁宇去吩咐下人其他的事去了。

第八章 父母双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