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心生计谋

  “若姑娘刚是想去哪?”

“哦,我是想去找上官爵麟。”这姑娘胆子真大,竟然直呼主子名字,不过他们都那啥了……等等,他们哪啥了,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羽瑾默默忽视掉脑内不和谐的东西。

“那我带姑娘过去找他吧。”

“啊,哦,好。谢谢,有劳了。”若雪有些僵硬的扯着嘴角,其实她之前是想溜出去的,谁知道开门还遇到这么个人,不过她对这儿也不熟,要是贸然走也肯定走不了。

“主子,毒狱花已经找到了。”

“在哪?”爵麟搁下手中的笔。

“在平溪山。”

平溪山四季如春,活物多,果然是它安扎之地。

“不过主子我们在毒狱花周围发现了几具白骨,看饰物应是白枫堡的人。”

看样子有人要坐不住了,爵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明天带几个人随我去趟平溪山。”

“是,主子。”

本来还想在千山殿多陪她两日,看样子是不可能了,都这时辰了不知她醒了没有。

若雪跟着羽瑾,一路见来往的人对羽瑾都是毕恭毕敬的,看样子在这里她也是有地位的人,还是不要让她知道她正打算的事比较好。

想着若雪抬眼,眼睛顿时大方异彩,那不是王府门口的那个侍卫嘛。

若雪乐了,咻的一下窜到青钰面前,青钰才往嘴里丢了颗凌果,看到一团黑影窜来一口气没上来被呛得直咳嗽。

“是你呀!是你呀!你还记得我吗?记得我吗?”若雪揪着青钰的衣袖,一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的情怀油然而生。

“咳咳咳……别,别扯了,咳咳咳……要……死了。”青钰被若雪拽得头晕。

羽瑾走来点了青钰一处穴,青钰的咳嗽总算平息下来。

“多谢,多谢。”

“你我还言什么谢。怎么?你认识若姑娘?”青钰一张脸咳得通红,羽瑾抬袖掩笑。

青钰正色起来,把自己的衣袖从若雪手中拽出道:“咳……认识。这是主母。”

主母?!羽瑾仿佛被五雷轰顶,她是有想过若雪身份特殊,没想到竟然是主母,难怪啊。

而若雪听到这句话不乐意了,他已经放她走了,她们是没有关系的了。

“不许你这样叫我了!以后要叫我若雪。”

这姑娘怎么变得这么凶了,不过他是惹不起这祖宗,叫名字肯定会被主子拔了皮不可。看着青钰纠结的样子的样子若雪才想到找他还有正事呢,想到自己态度似乎不是很友好,于是若雪对着青钰毫无征兆的咧嘴笑了,“嘿嘿嘿……”

这一笑青钰的头都麻了,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感觉就像青楼的流氓看上了白白净净的小姑娘,我的清白,我的名誉,我的……这是要做甚啊!

“羽姑娘,我和他有点话说,先借一步。”说着若雪就拖着青钰走到一角落,瞄了眼羽瑾,确定她不可能听到他们谈论的事。

“我问你你家主子现在在做什么?”因青钰比若雪要高处许多,若雪不得不把他拉下来才能和他齐平说话。在羽瑾的角度看来,若雪拉着弯腰的青钰,两人靠得拢拢的,像极了两只要谋划出一番惊天地震山河大事的……的耗子,不过其中一只巨型耗子的胆子她是由衷的佩服,和主母走得这样近,看样子他是嫌他的命太长了。

第二十八章 心生计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