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被抛弃

  “唔、、、、、、、”若雪翻身后渐醒,看了看旁边空出来的位置,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摸,微微叹息一声,已经没有温度了呢,该是起来好一会儿了。

眨了眨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若雪的脸逐渐被红晕晕染开来。

坐起身用手拍了拍脸颊,看了看房间的格局,和上次那间一模一样呢,看那样子这就是他住的地方。

睡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几时了,话说肚子有点饿了。她可是错过了两顿饭啊,不饿都成神仙了。

若雪扁着嘴,揉了揉泛空的肚子。

推开阁门,一阵秋风袭来,撩起她的发丝、衣摆。

好凉的风啊,以后入冬了怕是这边要更冷些。

若雪的发丝、衣摆在某人眼里尽数落下,见她忽然失神上官爵麟出声道:“过来。”

若雪闻声看去,那一抹白色正端坐在左边的石桌旁,手持一书,此刻正微笑着看着她。

款步走过去正想坐在他旁边的石凳上,不想她还没落座他手里的书就稳稳落上了那凳子。

若雪皱眉疑惑的看着他,不想他却拉着她的手把她往他怀里带,待若雪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坐在了某人的腿上。

“你、、、、、、”红晕瞬间在若雪白皙的脸颊上渲染开来。

“怎么?不好意思了?都睡过了还有什么。”爵麟故意调侃着她,这丫头糊涂的时候可是有点意思的。

“谁睡过了!”若雪瞪着一双杏眼大声反驳,他一主子一王爷嘴里怎么能吐出这种话。不对,不对。重点是这话听着很是下 流啊!

“我们都睡过了。怎么?你想赖账?你玷污了我的清白难道就想这么撒手不管了吗?”爵麟不敢置信得看着若雪,原本清浅的声音带上些委屈怨气,煞有介事一般。

“我,我、、、、、、”若雪一时语塞想不起要怎么说他只有用手拼命推着他。

“主子,怎么了?”不远处飞来一人影,待看清来人后,若雪反应过来此人是青钰。

青钰回来了?那不是翠悦到了。还没等若雪开口说话,某贱人、、、、、、

“青钰、、、、、、”上官爵麟眼里含着隐忍的泪,那悲凉的口气唬的若雪一愣,惊得恪守尊礼的青钰都抬头看着他。

他跟着上官爵麟数载何曾见他用这般口气说过什么,这是,这是怎么了?

“主子,你有什么尽管吩咐,我和夜枭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你,你主母对我吃干抹净,这样那样后要弃我而去了。”说罢上官爵麟不禁抬手掩面,悲绝不已。

“屁嘞!你诬陷我,我,我哪有对你这样那样,我,我什么都没做啊!”若雪惊的从爵麟腿上弹起,而青钰早就被雷得不知魂去了哪。

他,他听到了什么!他主子被主母这样?那样?然后没了清白!

天啊!我的耳朵,夜枭快来我的耳朵被强 奸了。

“不要丢下我,”爵麟低着头拉着若雪的衣袖不松,那手还一晃一晃的。

若雪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憋了许久没说话,就那样站着被某个带奸笑的贱人拉手摇着。

而青钰因一时无法认清眼前的情况,精神恍惚的告退,点地御飞数米后便从空中摔了下去。

天教祭坛

给赤忻捏了捏毯子,莫泽逸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还是最喜欢她睡着的样子,很乖,安静,很美,可以让他这样抱着。

此时莫泽逸靠着美人靠,赤忻横躺着半个身子被他抱在怀里,她的发丝被朔凉的秋风吹得纷纷扬扬,眉间微蹙,柔唇微张。

莫泽逸抬手抚平她的眉头,这是他最爱的女人,这是他此生无法愈合的伤。

她离开的日子他无时无刻不煎熬,如今她回来了,什么都不记得的回来了。

他要守着她,死了都要守着她。

见平时癫狂的教主竟有如此柔情的一面,守在旁边的卫岽有些吃惊,而顾傲对此却毫无反应。

原本惶恐不安的侍女见此更是迷了眼,莫泽逸本就绝美,此刻眉眼间的温柔胜似水墨般绽开,谁说那不是一副画,美得让人心惊。

看得痴迷的侍女们不禁暗想那女子到底什么来头,让教主念念不忘还得了病,偏生教主只待她一人如此之好,真是叫人妒忌。

睡梦中的赤忻梦到自己在一边白茫茫的菊花游玩,天空中不断飘落下白色的菊花瓣,赤忻笑着一圈圈的旋转银铃般的笑声在这片花海中荡开。

突然她听到有人在唤她,停下身子远远望去,竟是若雪和翠悦。

怔怔看着她们向她招手欢呼,赤忻的眼泪奔涌而下。

“雪儿,翠悦!”赤忻向她们奔跑而去,不知怎的地面猛然开始动荡,且越来越厉害。

白色的菊花一瞬间变得血红,每朵菊花都滴着血,天上飘落的也不再是花瓣,而是某种冰凉之极的东西。

赤忻跌倒在地上,身上被血染得赤红,赤忻恍惚的看着自己血红的手颤抖不已。

抬头望着天空,飘落而来的竟是血花。

忽然地面一声崩裂巨响一赤红天蟒从下面窜上来一口将若雪、翠悦吞入口中。那正是她在菊花园里看到的那条蛇!

“啊!啊!不要、、、、、、、不要!”赤忻疯狂的尖叫,那天蟒奇大,赤忻在它眼里不过一里尘埃,它缓缓盘起身子,低下它硕大的头,蛇信子越吐越快。

“不要!不要!”赤忻哭着疯狂的尖叫,那蛇突然张开它血盆大口,扭着蛇身向赤忻窜去。

“啊!啊!救命!不要!”赤忻猛的坐起惊醒过来,眼里一片混沌。

“没事,没事。”有个人将她抱得很紧,但她不知道那是谁。

“不要、、、、、、不要、、、、、、、不要”赤忻喃喃自语,眼里的泪断断续续的落下。

“乖,我在。我在。”莫泽逸看着她丢了魂的样子心疼不已,手不停的抹着她脸上的泪水。

【背后的故事】

“青钰、、、、、、”上官爵麟眼里含着隐忍的泪,那悲凉的口气唬的若雪一愣,惊得恪守尊礼的青钰都抬头看着他。

他跟着上官爵麟数载何曾见他用这般口气说过什么,这是,这是怎么了?

“主子,你有什么尽管吩咐,我和夜枭上刀山下火海,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夜枭:“原来这个时候他会想到我 0。0。

酒:“你带上偶夜枭做甚!

青钰:“要是我就此牺牲了,黄泉路上岂不孤独,我带上他又能解闷还能彼此照应,不是很好。”

酒:“偶的夜枭不能跟你走。”

青钰:“屁嘞!他是老子的,老子和他共患难数载,你陪他经历过什么。”

酒:“他是我创造的,是我的@$%^^&&**(()*&^%$$$%^&&、、、、、、”

青钰:“信不信让黑戈咬死你!跟老子抢人,你活腻了,#¥%%…………&%%%¥##、、、、、、”

酒、青钰同时转头看向夜枭,眼里的电花闪得噼里啪啦。

夜枭缓缓开口“我是青钰的。”

“噗!”酒一口老血喷薄而出,倏尔丧命。

夜枭无辜状,青钰围着酒的尸体狂欢不已。

青钰:“小样,就你,还和我争。夜枭,走,我们回家。”

夜枭:“好。”

青钰:“喂,你抱我做什么!我会自己飞、、、、、、放手!混蛋!”

第五十八章 被抛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