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太后当初是奉太皇太后的旨意一进宫便为先帝的昭仪,生下当今圣上后封为贵妃,同时还是如今张国相的表姐,身份尊贵,却在容貌上有些欠缺。

  按说这辈分,如若在民间,我应该唤太后表姑,唤皇上表兄,那皇三子该唤我为表姑,如今自己却成了表侄的妻子,我真汗颜这复杂的关系。

  皇上听了德妃所说的话,似乎缓过神:“盈心离世多年,连当初的孩童都长这么大了。”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该回什么话,我觉得此刻我应该沉默,但俞贤妃似乎并不想我装哑巴,她似乎把我当作像大姐一样的劲敌,她咧嘴一笑:“这三皇妃长得可真像极了姐姐,可若说姿态,似乎是要胜过姐姐的呢!”

  她既然期待着我开口,我便说道:“俞妃娘娘此话差矣,大姐离世时臣妾年幼,只知道大姐母仪天下,凤仪万千,为皇上主理后宫任劳任怨,臣妾自小娇生惯养,怎比得上大姐十中之一!”

  “媚儿才华横溢出口成章,怎会是娇生惯养之人。”皇上说道。

  我附和着笑笑,但我内心着实还是很害怕俞贤妃的实力。

  “既然三皇妃才貌双全,可知姐姐名字的出处?”俞贤妃摆明了是想刁难我,大姐名字的出处生僻,一般人并不会知晓,我只好轻声,故作不确定的样子说道:“君泪盈,妾泪盈,罗带同心结未成。”

  说完我便后悔了,这不是硬戳皇上的痛处吗?此词唤作长相思,罗带同心结未成,是暗示皇上与大姐本就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吗?看着俞贤妃得意的笑,我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臣妾似乎闻得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皇后姐姐即使离世已久,这心估计和陛下不相离呢!”德妃笑着开口,似乎在为我解围,贤妃也笑了笑:“德妃姐姐这意思是想说,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吗?”

  德妃瞪了眼贤妃:“贤妃妹妹怕是曲解了本宫的意思,此可意会,若是过于咬文嚼字,怕是会误了本意的美好。”

  我尴尬的说着:“此生难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大姐虽然仙逝,但心却是同陛下在一起,相信大姐在天之灵定会庇佑陛下,庇佑吾朝。”

  我瞧见贤妃又想拆我的台,我便说道:“如今三位娘娘同理后宫,实为臣妾们的典范。”

  贤妃冷哼了声:“那是自然!”

  皇上还没说话,太后咳了咳:“媚儿有空可要进宫来陪陪哀家,哀家好久没见着你了,有好多话想和你说呢!”

  我微笑行礼,皇上说着:“媚儿文采出众,举止端庄,定是张爱卿教女有方。”

  我没有去看父亲,他应该此刻很高兴吧,这时贤妃又吭声了:“自古女子无才便是德……”

  还没等贤妃说完,德妃就接着说:“贤妃妹妹才情不在本宫之下,本宫改日定要同妹妹比试比试。”

  见着贤妃的脸立刻黑了下去,这不是打着自己的脸说自己无德吗?我似乎闻到浓浓的烟火味儿,便得了皇上允许,回到席座上。刚才所发生的并不像我所想象的一般,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既然让我面圣,事情就不会那么简单。

  “诗词懂得倒不少。”李安见我坐下小声地说着。

  “妾身出阁前便听闻殿下精通诗词歌赋,妾身怎好在殿下面前卖弄。”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