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让我好奇的是俞氏今时今日的地位如此强大,而俞容华为何还要如此巴结我,态度倒是像和李侧妃对调一般。

  “本宫瞧着这‘兰’字挺好的”

  宇文容华微笑着说着:“回娘娘,兰花过于脆弱,恐怕不符娘娘气质,不如选这‘文’一字,衬出娘娘才华出众,气质非凡。”

  “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文’一字的确更衬娘娘!”俞容华依旧附和着。

  我尴尬地笑了笑,这是在奉承我还不忘炫耀自己的才情吗?我便轻言道:“那到底是‘文’一字好还是‘华’一字好呢?”

  很明显我是在问俞容华,她却哑口无言似乎无话可说,我便咧嘴一笑:“烦劳公公回禀圣上,便选‘兰’一字吧!”

  见着众人疑惑的表情,我望向坐在一旁的李侧妃:“不知李妹妹可知本宫何意?”李侧妃似乎想了想,低声说道:“妾身不知。”不知道她是在装还是真的不知道,我便朝站在一群低阶妃子中的夏更衣望去:“夏更衣可知本宫意思?”

  见着夏更衣行了个礼:“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娘娘不喜浮华,自当如兰花般清明高洁。”

  没见着李侧妃变了什么脸色,我便微微启口:“含辞未吐,气若幽兰!”

  “娘娘不觉得‘兰’一字太过简单了。”

  我笑着:“既是简单,皇上如何会择于本宫来选,妹妹怀疑本宫自然没什么,若让皇上知晓可怎么是好!”

  李侧妃起身行礼,依旧面无表情:“妾身愚昧,妾身知错。”

  我很搞不懂为何今日李侧妃的态度会如此沉默,就算她没与三皇子做那事,起码外人不自知,她依旧可以说是殿下宠爱,像那日般无礼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晚饭后我独自坐在苑里的凉亭看书,李安的神出鬼没倒没让我惊奇,他抢过我的书:“看什么呢,这么入迷?”

  “你来做什么?”

  见他翻了两页便扔到一旁:“我来看我娘子有何不可?”

  “何以偷偷摸摸的不从正门光明正大的进来。”我捡起那本书,却见他瞪了我一眼,我没好气的,是在怪我把话说穿了?

  “怪我咯?”我白了眼他,谁想他却笑着:“要我原谅你就来亲为夫一下,为夫就暂且原谅你。”

  “很抱歉,我并无断袖之癖。”我就想逗逗他,他却鄙夷的打量了我一番:“早知道你是男的,要身材没身材,还会武功,哪儿像个大家闺秀?”

  我这暴脾气,我上前就掐住她的耳朵:“老娘这是没身材?你眼瞎?”

  “娘子息怒,为夫没见过自然不知道了。”

  这是想怎么着?我真想不到这会是我当初所暗恋的正人君子:“流氓!”我锤了他一拳,他却抓住我的手让我无法摆脱,我气急败坏:“你干嘛?”

  “我不干嘛!”

  我见他一脸淫笑,我顿时鸡皮疙瘩掉满地,我紧张到脸红:“我才十五岁,你要干嘛!”

  “十五岁不小了!”他笑的如饥似渴,不禁让我浑身发抖,他抱起我似乎毫不费力:“我的第一次还在呢!”

第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