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大学宿舍

  忘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谁也不能将回忆轻而易举地置之不理,况且那个人曾经轰轰烈烈地走进我的世界。无论我怎么竭尽全力将她抹出我的世界,那片令人心痛的阴影还总是历历在目。就像现在我坐在公司里,拼命地工作,什么也不想。可当我抬头看见她的时候,又想起了很多事情。

记得大学开学的时候,我和林美怡推脱了爸妈的相送,只有我们两人相伴前往。

坐着车,一路颠簸地来到西安。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拥挤的车站,就像一个人贩子市场,人贴人,密密麻麻的影子挤到一块儿,混乱地被踩在地上,脚下全是一片阴影,头上顶着九月骄阳末日的灼热。

西安是一座古城,悠久的历史底蕴和浓重的王朝氛围爬在一座座坚挺的城墙古楼上。无论是经过修复或者遗存的古迹上,都残留着大唐盛世文明昭彰的气息。可历史终究是一系列不可挽回的足迹,在时代奔流不息的更替步伐带动下,现代化气息的庞大气势还是轻而易举地掩埋了古城浓厚的韵味。只是在后人竭尽全力不断地修楔中,还能在大同小异的都市中感觉到一丝复古的底蕴。

大学生在这座城市中是最普遍不过,俯拾皆是。本来引以为荣的身份置身于这股川流不息的人潮中,都是平凡的小角色一个。在西安,大学多的就像麦当劳的连锁分店一样。各个闻名遐迩或者平淡无奇又或臭名昭彰的学府一个挨着一个,收留着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经过高考这场暴风雨洗礼后顽强地爬出战壕走出来的莘莘学子,继续把无处安放的青春挥洒在这片不知悲喜的天地里。

刚开始置身于偌大的都市,满脑子的好奇,倾盆的新鲜感一股脑儿溢遍全身,眼界就像是被电击了一般,豁然开朗。以为融入了一个新环境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焕然一新了。

从车站向学校辗转的第一天,我陪着林美怡先到她们学校报到,我们毫不犹豫地坐了个出租。公交车上像是大甩卖的市场一样,上上下下,还是一群人。想着坐一个小匣子在马路上穿梭会比较顺畅一些,没想到依旧是停停冲冲地坎坷行进。

一路上,庞大的车流比人流更可怕。司机载着我们两个外地人狠狠地绕了一大圈儿,终于到了学校。

我陪着林美怡先办完了各种各样懒得去记住的手续后,帮她把东西搬进了宿舍。安顿好了一切后,我恋恋不舍地拎着自己的大包小包独自一人灰溜溜地前往自己的学校。

我按着和林美怡差不多的繁琐手续又重复了一遍,就拿着行李住进了宿舍。孤零零的大学生活就这样没有头绪地开始了。

忽然扑进一个陌生的大圈子里,止不住的新鲜感和拘谨的距离感纠缠在一起,一股脑儿从心头大面积地蔓延开来。同学们来自全国各地,即使一个省的也是从来都不冲突的两个遥远的小地方。

宿舍就像是一个小家,一个拥挤的六口之家。躺在刚好容得下一个人翻滚的床上,上铺是天花板,下铺是写字桌,左邻右舍还都浮在空中,这就是我们的居住格局。一个即将把我们的喜怒哀乐,情感纠缠记忆起来的小天地。

我记得那会儿和舍友们初次见面,大家都顿感突然,谁也想不到和谁就这样乱七八糟地幸会在一起。舍友们各有特点,粗略观颜,有看上去面善的,面瘫的,也有凶神恶煞地拉扯着脸不肯说话的。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么浅显草率。大家相互敷衍地打了个招呼,简单地介绍之后,宿舍就迅速陷入一片死寂。本来满腔热情酝酿出来的滔滔不绝还没来得及泛滥,就被不好意思的陌生感瞬间削减成一丝细浪,淹没在无边无际的尴尬之中。

我们宿舍本来有六个人,但只住进了五个,没住进来的那个人就是咸鱼。他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

猛男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哥们。他喜欢打篮球,而且技术还相当全面。因为他的爱好,故身体很强壮,肌肉发达,也不愧于我们叫他猛男。开学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头对头聊得很尽兴。他问起我有没有女朋友,我就把林美怡和我的事情简单地向他描述了一遍,他还向我讲述了他的感情经历。

猛男告诉我,他是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和一个女生走到一起的,给自己昔日的好兄弟戴了顶绿帽子,这是他至今都很愧疚的一件事情。后来高考结束后,猛男的女友不幸落榜,而猛男恰好有幸被录取。他并没有因此事而高兴,接着到来的决定让他沮丧了一个暑期。猛男的女友要复读,她希望猛男陪她一起努力,然后双双考入一个更好的大学。猛男经过深思熟虑后选择尊重父母的意见,拿着通知书进入了大学校门。他们就因为这件事情不成熟地分开了。

我问猛男以后有机会还会不会和她在一起。

猛男告诉我,距离对感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威胁。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也不会知道,也许他会遇见另一个心仪的女生,或许那个女生在最艰难的日子里和另一个男生走到了一起。

事情就是这样,猛男说的很有道理。

疯子是一个典型的南方人,那种细腻的书生气息沾在他的举手投足间。他喜欢读各种各样一般人不读的书,整天抱着一本书不知死活地看着,我相信他读的书比我知道的书还要多。平时说话神经兮兮的,张口闭嘴就是诸如欧洲那些疯子的言论,而且他喜欢的音乐都是已经退出舞台的歌手的音乐。他告诉我,他只读死人的书,因为人死了他的书才是真正的书。我分不清他是不是真正地认真,他很容易迷上一个东西。一部无聊至极的电影,所有人看上一眼就觉得乏味,他却能在凌晨之后还能坚持着看完,并总能从一些没人看的影片中找出一两个自以为经典的剧情喋喋不休。

我问过他有没有想过自己出本书。他说想过,不过要等到很久以后。有可能是宏篇巨论,也有可能是一句话开头,一个字结尾,或者将一本好书一字不漏地抄上一遍。所以我一直觉得他是个疯子。

石头是一个计算机高手。电脑几乎充当了他的女人。他可以为了一个游戏通关在电脑旁边坐上一天不吃不喝,更别提去上课了。晚上通宵至凌晨二点至三点,早上六点爬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电脑,他是我们这层楼里人尽皆知的钢铁侠。

石头是一个游戏宅男,平时很少出去逛。可是他在网上交了很多朋友,之前还在网上谈过一次恋爱,最后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分手了。和女生热聊暧昧了一个月,正式宣布交往只有三天,就因为他们战队在一次游戏中的失败发生了争执,就这样草率地结束了一段廉价的交往。我至今都搞不懂的是,这群游戏人生的人是怎样看待自己的人生的。

因为好奇,我问过石头怎样看待网恋。石头说反正他不是一个靠谱的人,对方能接受交往,他就没什么嫌弃的了。

猴子是我们宿舍里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刚进学校就积极加入各种社团,并且凭着他点头哈腰的温驯功力进入了学生会。更厉害的是他还在学校外面兼职打工,所以除去上课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消失的。

在他身上,那种低三下四的举止好像是与生俱来的,对学校领导真可谓是无微不至。他最拿手的就是一个洋溢着无限假热情的微笑和一个恰到好处的哈腰动作,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学校老师那里口碑很好,自然就平步青云了。大一第二个学期,就有一个学生会副主席的头衔挂着。

对于他的缺点,我想先用一句话总结:

“一份平淡出奇的生活放在每一个自以为是的个体中,就自大的一发不可收拾。”

猴子是那种不允许自己生活出错的人。他说的每一句话在他看来都是有理可循的。对于任何一件事情,他都要将自己的观点陈述一遍,不管对错。如果谁要是和他争理,那么势必会一起陷入尴尬之中。因为自大的人对自己永远都是满足的。

我问过猴子这样生活累不累。他是横着一副姿态告诉我累是为了充实。现在如果不累,以后就得拼命。猴子的话很现实,这样的人永远饿不死

咸鱼这样的朋友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确实有点儿意外。我记得第一次和咸鱼聊得来的时候他告诉我一件事情。

他说他以前上酒吧泡过一个头脑简单的女人。刚开始是因为美色,他去和那个女人搭讪。虽然咸鱼当时还是高中生,但他的装扮很少有人分辨的出。

谈话内容大概是这样的。咸鱼直接挑逗那个女人。

“美女,你知道你今晚有多漂亮吗?”

那女人先是迟疑地摇摇头,接着又不知所措地点了一下头。她看起来不是很明白咸鱼的意思。咸鱼诡异的表情和色韵十足的眼神为那女的指点了迷津,之后那女人就被咸鱼草率地侵占了。

起初咸鱼说这些话让我觉得很荒谬,顶多以为是个玩笑。但现在看来,我完全相信咸鱼的话,无论是从主动者还是被动方的立场,而咸鱼就是这样的人,靠着罪恶的金钱荒淫生活的富家公子。

对于我自己,我不想多说什么。因为一个人评价自己在很多时候会遭到别人的猜疑,所以我不想对自己浪费口舌。这是一件很纠结的事情,我只想说一句话,我和身边的人相处的都很好,咸鱼就是一个例子。

第七章 大学宿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