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故事的终点

  春节的时候,我回家了。

大年三十的晚上,老家炮声连连,到处都是一股火药味儿。隔壁家的小孩被鞭炮炸到了手指,血淋淋的,杀猪一样的哭声不停,在新年即将来临的时候被送到了医院。

我坐下来和父亲喝起了小酒。父亲异常地高兴,大概是因为我的缘故。

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和父亲促膝长谈,我问到了他和妈妈的感情。

“那时候,我是用辆自行车把你妈妈从外公家推回来。你妈妈那天很漂亮,当时还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晚上我喝了很多的酒,你妈妈看着我睡了一晚上。”

“和妈妈结婚会后悔吗?”

“不后悔,你妈妈也不后悔。我们最高兴的时候就是你出生了,白白胖胖的,哭个不停,全家都被你搞得不得安宁。爷爷说你聪明,长大了以后果然考上了大学。”

父亲很知足地说着。黝黑的脸庞印满了皱纹,像被刀刻过一般。外面的鞭炮声更响了,母亲在厨房包着饺子。电视上的元旦晚会正播着惊险的杂技,看得人心惊胆战,现场的观众像憋了泡尿一样坐在下面操着闲心。

我问父亲一辈子生活在农村这样小小的地方会不会觉得委屈。

父亲说耕地下田,起早贪黑。这就是他的生活。他只是千千万万个普通的农民中一个平凡的角色。一种生活,一种活法,并没有什么委屈可言。只要妈妈身体健康,我能出人头地,他就知足了。

我还记得父亲以前经常给我说的那句话。

“出门在外,少占人便宜,多靠靠自己,踏实做人,永远记得自己是怎样一个角色。”

这些道理我应该记住,父亲活了大半辈子总结的一句话有多少重量我心里清清楚楚。

这个世界是靠每个人不同的存在构成的,存在着各种各样的角色。有的人禁不住诱惑,有的人抗拒诱惑;有的人诡计多端,有的人实实在在;有的人自以为是,有的人心中有数。生活就是在这样的制衡中日复一日。

刚开始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以为自己决定了很多东西。真正生活了以后才明白,我们有太多的身不由己。就像是一个挨打的过程,哭完了以后就记住了这个教训。人的发展成熟是一个高级的过程,从小孩到大人,从打打闹闹到一本正经,这就是人学会生活的意义。

我和咸鱼因为一个女人认识,做了生死之交后又同时喜欢一个女人。命运就是这样好玩,永远用一个人和其他人互相影响。咸鱼成了我生活中的角色,我走近了咸鱼的生活,牛晓言成了我们两个人生活中的主角,我和咸鱼陪着她一起生活。

咸鱼做了死神的玩物,我为咸鱼的状况悲恸不已。还有更多的人,因为不同的遭遇演绎着相同的悲剧。

生活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拉了一大群人进来,却让他们不知道该怎样退出。

那么,该怎样生活。

选一个角色,勇敢地活下去。

故事就写到这里,要不然会有更多的悲剧。

悲剧是一个糟糕的字眼,没有更多的人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我会经常去林美怡的墓碑前发呆,不晓得死者躺在地下是怎样一种状态,她会不会在另一个世界忙里偷闲的时候也对着我们发呆。

我,二十六岁,不学无术却事业有成,做了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监。我有一个愿望,带着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世界上孤独的岛屿旅行,在那样的地方,学会生存。

还记得咸鱼说过的话。

“好好用力地活下去。”

我想也就是这样一句话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做好你自己,那是一个重要的角色。

在雪花即将飘尽的时候,我收到了咸鱼的一份信,激动不已。

“趁着我还可以动手写字,我想有必要把一些话记录下来给你。我现在已经无能为力,等着一刀判决我的生死。在死亡还没有迫近,我还残有一线生机的时候,我读了几本好书。朋友,书是好东西,希望你永远记住。我们曾经一起荒诞,沉醉于肉体的牢笼中,一味地把酒言欢。因为一个女人相知,为了一个女人改变,我们一直被捆绑在一起。希望你可以珍惜能够拥有的东西,现在还为时不晚。很怀念我们在酒吧糜烂的那些日子,转眼间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一去不返。当我真正喜欢上一个女人的时候,老天却剥夺了我的权利,我的生命突然变得很仓促,躺在病床上的这些日子里,经常梦见妈妈,她摸着我的头,泪流满面,说以前对我的关怀太少了。我想这应该就是生命的回归,我想念妈妈了,最近每天清晨醒来都有头痛。我现在已经坐在了轮椅上,一个人静静地欣赏着窗外的风景,不去想任何事情。纽约的医院竟出奇地安静,这让我经常感觉闻到了死人的气息。遗憾的是,没能和你再次痛饮,然后大醉一场。不要为我感到惋惜,该来的总有一天会如期而至。记住,为了自己,好好用力地活下去。在我生命将终的时候,我想用尽全力对我的朋友说声:保重!

就写这些东西吧,请宽恕我的无能为力。”

我不禁感到一股沉重的失落,眼泪瞬间涌聚在眼眶。

兄弟,希望你早日康复。

还有,我喜欢的那个人,希望我们尽早坠入爱河。

再见!

第二十六章 故事的终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