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我叫任逸松

  想想董校长的无耻,想想李峰的自私,即使是黎处帮我,也不过是出于他自己的私欲,而这位陌生人凭空伸出援手,让我非常感激,心底泛起一层温暖,何况他还是一个漂亮的男人,于是我一反常态地和他攀谈起来:“不是和朋友,是和单位的人,他们一群男人喝酒抽烟,我在那里太多余。”我又瞟他一眼: “很不合群是么?与其木头一样杵在那里扫兴,不如识趣地退出。”我当然不能百分百地告诉他实情,我担心给他留一个坏印象,奇怪了,萍水相逢而已,短短的十几分钟之后就要重新淹没在人海之中,今生恐怕再也不会相见,我干嘛要在乎他的看法呢!

他却笑了:“扫兴?你在那里会扫兴?恐怕你在那里什么都不说不做,也能激起群兴吧!”

他这是在夸我的容貌,我没有接话。我脸上一贯坚固成冰山的冷漠表情,不知道何时已经慢慢融化了。他又瞟我一眼:“怎么称呼你啊?”

我愣了一下,这是要认识我吗?不是纯粹出于见义勇为地搭把手么?之前凝聚起来的一点好感,似乎有点消退了。可我此刻还在人家车上呢,我该怎么办?正在这尴尬为难的空当儿,手机适时地在包包里震动起来,我连忙去翻手机掩饰我的心虚。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黎处。

“蓉蓉,你在哪儿?”

“回家的路上。”

“回家?你开玩笑吧!你知道这是哪里吗?没有公交没有出租,离市区三四十公里,你躲到哪儿了?你去酒店停车场等我,我找了个借口也溜出来了,我送你回去。”

“已经在路上。”说完我挂了电话,一个字的啰嗦也不耐烦。

身边的他扭头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很有个性啊!”

什么?我在心里无声地疑问了一句,我没有做什么说什么,怎么会对我有这样的一个评价?

他笑道:“不解释,不证明,不罗嗦。”

我侧头看着他的脸笑道:“哦,那是因为他不重要。”

我原本是一句玩笑话,他却认真地点头:“真理!”顿了一下他突然没头没脑地说:“夜空突然绽放绚烂的烟花。”

车内沉默的气氛刚刚解冻,就已经到了他要放我下来的路口,我再次认真地看着他说:“真的很感谢!”

“有实际的谢意吗?”他侧过身来与我面对面,原本我对他的印象只是夜色下的轮廓,即使在车里的近距离,也只是一个侧脸,此时我能清晰地看到他有一张轮廓完美的脸,五官俊秀,尤其那一双深邃有情的眼睛,与他对视居然有点心漏跳一拍的感觉。

“例如?”

“请你吃饭的荣幸?”

略作犹豫,我点头应允。

他连忙趁胜追击:“加微信?”

我点头,把手机调到扫码状态,对着他的二维码扫描了一下,加为好友后,我愣了,他的微信名叫“岁月”,头像是一弯旧色的下弦月。好熟悉,似乎在哪里看到过,我想了想,难道是。。。我心里陡然一惊,随即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如果只是停留在网络状态,这就够了,不过。。。”我睁大眼睛看着他,对他闪出戏谑的光芒:“如果你还打算和我在现实里来往,我希望能够知道你的名字。”

他的身体像是失重一样,从侧坐霍然倒回座位,茫然地看着前面回神,心口剧烈起伏,我默然微笑,我知道,这是承受不了我的目光的you惑。

几秒钟之后,他又恢复常态:“我叫任逸松,神采奕奕的奕,松树的松,你呢?”

任逸松!这个名字大大地震动了我!果然是他!不过我一贯的处惊不变,使得我看不出来任何波澜,我淡淡地说:“我叫丛蓉。丛林的丛,芙蓉的蓉。”

“茂密丛林里的一株芙蓉!”他讨好地微笑。

我打开车门和他告别。

任逸松!我看着远去的车身,心底泛起一层寒意。。。任逸松,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任逸松!任逸松!

我拦住了一辆的士,打开车窗,夜风吹得我的头发飘飞起来,路灯的光芒在飞速中被拉长成流光,我说不清悲喜,但是我知道,也许接下来我的生活里会掀起惊涛骇浪。

第十七章 我叫任逸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