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叫我嘉轩哥就好

  另一个年轻男子这时方缓过神来,讨好地问道:“妈妈,你带来的这位小姐是谁啊,你不介绍一下么?”

张厅长笑道:“哦,这是你爸爸的一个下属,国际教育学院办公室的主任,叫丛蓉。丛蓉,这是我儿子,董嘉轩。小松是我侄子,你认识了我就不用介绍了。”

我点头笑道:“董先生,您好!”

董嘉轩连忙摆手:“叫什么先生,多外气,我一定比你年长,你叫我嘉轩哥就行了。”

董嘉轩转头对张厅长说:“妈妈,真是很稀罕啊,极少见你带朋友回来。”

张厅长笑道:“那是没有碰到投缘的,我和丛蓉就一见如故,我立刻就喜欢上她了,丛蓉也说我像她妈妈,我也真恨不能有这么一个女儿呢!”她说到这里喜笑颜开地拉着我的手轻轻地拍着。

我狐疑起来,能做到厅长的位置可是不简单,但若是像张厅长这样这么容易情绪外露,前后反差这么大且编了一个鬼都不信的借口,那她在官场早就粉身碎骨了,她这么表现,一定不会是她说的喜欢我的缘故,那我可真要小心了!

我笑盈盈地道:“张厅长。。。”

“看你这丫头,真实外气,”张厅长打断我说:“在单位可以那么叫,在家里还是叫阿姨好。”

“阿姨,刚才你不是说新到了一些衣服么?我可以欣赏欣赏么?”

张厅长连忙想起来什么似的:“哦,对对,你看我这记性,来来跟我去楼上的更衣室。”

我跟在张厅长的身后上楼去,虽然没有回头,但感到董嘉轩的目光似一把钩子,牢牢地勾着我的后背,恨不得将我的衣服后片撕下来。

张厅长的更衣室宽大得像别人的卧室,衣服分门别类地挂成了万国彩旗,三面墙壁都铺满了镜子,折射出无数个张厅长,以及故意隐没在她身后的丛蓉的一角。我随着张厅长的手指,看向那一排悬挂着的晚礼服。不必看Logo,只消看下用料和做工,就知道必定是出自大家之手。果然,张厅长貌似无意地说道:“前面这几件,是个把月前请京城的金大师亲手做的,早几年就听说他已经洗手不做了,连请他的亲传弟子也要排队。。。后面的这几件,是在巴黎时装周参选的礼服里面拨得头筹的,又请设计师根据我的气质做了细节改动。”

她的得意从极力掩饰的语气中还是淡淡地透露出来一点,我已经明白,哪里是路上她说的什么我的眼光好让我帮着参考她即将出席的一个晚宴,明明是自己早已洋洋得意,志满意得。难道她就是为了炫富来压制我警告我?不会的,她不是闲居在家的贵妇,她有的是事情要做,那她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连忙也顺着她的心意大大地夸赞了一番,奉送了无数个惊叹。张厅长的脸上,露出了真正的快活的神态,也许是太过得意,也许是丝毫不把我放在眼里,她连最后虚情假意地给自己收场让我帮着参考的客气话都没说,就又拉着我下楼去了。而我越发糊涂了,这个女人的心思深似海,连我这样向来最擅长不动声色中看穿别人真实目的的,都不能明白她的用意在哪里。

张厅长挽留我一起用晚餐,我明知道张厅长另有用意,也就没有推辞,客客气气地应承了,那三位男士已经端坐在餐厅了。

张厅长看着餐桌上的菜品,略略皱了眉头,对着旁边的佣人说道:“张嫂,厨房怎么搞的?今天怎么是西餐?晚餐哪吃得下这么多荤的!”

张嫂还未答话,董嘉轩连忙说道:“妈妈,是我临时让厨房改了西餐。不过,您习惯的老火靓汤也备下了,您现在就要吗?”

张厅长听说是自己儿子的主意,脸色放缓不少,说:“哦,那就算了,怎么突然要改西餐?你的胃口也可真刁。”

董嘉轩笑笑,从身后的酒柜上拿过醒酒器来,说:“今天高兴,刚开了一瓶珍品,正好大家都在,一起品品。”

董校长开玩笑说:“看来儿子是真高兴了今天,他这瓶宝贝啊,之前我向他申请过好几次他都不舍得,一直在地窖里存着,今天拿出来了。”

董嘉轩非常不好意思,狡辩道:“哪有的事!爸爸平时开惯了我的玩笑的。”说完心虚地瞄了我一眼。我没有任何反应,明知道他是在讨好我,但我没有必要承他的情,干脆装傻。

第六十三章 叫我嘉轩哥就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