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四章 是梦是真

  我心下冷笑,那好啊,那我们就继续来斗一斗,我看你这次怎么捉住我!于是,我匆忙地给濛濛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我要去她那里住半个月,替我准备好梳洗用品。戴上那张微笑的假脸,转身,我又投入了喧哗的人群中。

接连三四天,我都是很早就出门上班去,一直到深夜才回到林濛家里,胡乱梳洗几把就一头扎进床里,林濛一边帮我清洗当天换下的衣物,准备次日的服装,一边唠唠叨叨地责备我不知道心疼自己啦,干活太傻太拼啦等等,我在她的唠叨声中总是特别放松,心里甜滋滋的颇感幸福,不消三五分钟就酣然入梦。等她忙完,总是已经半夜12点左右了,她却担心我过度劳累,营养跟不上,一定会热一杯牛奶,把我从睡梦中硬拖起来,我就闭着眼睛在半梦半醒之间糊糊涂涂地把那杯牛奶喝下去,倒头接着睡。

周五下午,访问团的人终于走了,下午三四点的时候我就无事一身轻了。我打算提前下班,好好放松一下,也顺道去采买些什么,以回报林濛的殷殷关爱。每次想到林濛,心里都会泛起一股极其温柔温暖的感觉,她真的就是老天派来的拯救我的天使,不止是我最要好的闺蜜,某个角度某个时段,她简直充当了妈妈的角色。

伸了个懒腰,我怎么浑身都是酸的?唉,这些天也真的太累了,访问团在的时候一直提着精神,这访问团一走,我可是散了架了。要不,我先在沙发上靠一会儿吧?等到快六点的时候去西湖春天点几道好菜,外带回林濛店里,正好一起吃饭。

我四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有一眼没一眼地翻看着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眼皮越来越沉,手机似乎千斤重,我再也拿不住,啪嗒一下就掉落在心口,我也迷糊地进入了梦乡。

恍恍惚惚间,林濛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她满脸怒意,指着我说:“好啊,丛蓉,亏我把你当作贴心的姐妹对待,你居然背着我和任逸松搅和到一起!”

我大吃一惊,心想林濛何以得知我和任逸松来往?我慌张地说道:“呀,濛濛,不是这样!你要听我解释!”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她怒气冲冲地说:“你都和他上/D床了!你知道我有多爱他!虽然他不要我,但是你和他搅和到一起算什么意思?炫耀吗,刺/D激吗,我得不到你能轻易得到!”

我的汗都下来了,这正是我最害怕的事,我心慌意乱地去捉林濛的手,她闪身避开,任逸松从她身后绕过来,笑道:“蓉蓉,你自己幸福就好,管别人那么多干嘛!”

董嘉轩在任逸松身后推了一把:“哥!你已经有老婆,你干嘛抢我的女人!”

李峰站在一边冷笑道:“丛蓉,你离开我,找的就是这样的男人?也是个有老婆的,你不还是充当qin g 妇的角色!”

白马抱着双臂靠着墙,懒洋洋地插嘴:“瞧这乱的!一个个装什么高贵贞洁!”

我无暇理会众人的吵闹,注意力只在搜索林濛上,就这一会儿工夫,她已经不见了踪影,我心急如焚,突然背后一阵刺痛,扭头看到林濛手里攥着一把刀插入我的背心,她泪流满面的说:“丛蓉,你我的情分,今日一笔勾销。”刀尖从我的后背透到我的心口,血咕嘟咕嘟地往外冒,染红了我的脚面。

我大叫一声,轰然从梦里惊醒,额上冷汗涔涔,原来是一场梦。刚要松口气,突然对上一双贴近我的眼睛,一张快要吻上我的嘴巴,在我的尖叫中惊吓地后撤,我不及多想,顺手就是一个耳光打过去。那人哎呦一声,躲闪不及,被我脆生生地打了个正着。

原来是院里海外招生办的焦某人,每天围绕在我身边数不清的追求者之一,也怪我自己,也没防备着自己躺下就睡着了,也没锁门,给人钻了这个空子。

我冷冷地说:“马上滚出去。”

他捂着脸低头奔出去了,我略微整理头发衣装,看看时间已经五点半,该出发了。心里还在为刚才的梦惊悸不已,也会略微奇怪,为什么梦里李峰和董嘉轩都说任逸松已经有老婆了,只是个梦,还是冥冥之中有暗示?或者,是我潜意识对任逸松实际情况的猜测?

第七十四章 是梦是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