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李院长您也需要我请保安来吗

  李峰一把抓住我的手臂:“蓉蓉你醒醒吧!”

我像触电一样甩掉他的手,淡淡地说:“如何算做梦?如何算清醒?回过头来看看,我做你的地下qin g 人四年多,没有得到过你一丝一毫的照顾,所有的恐惧困难让我自己扛,连流产都是我自己去做的!每日活在痛苦揪心和卑躬屈膝的等待中,末了还被你当作礼物一样送给董校长,好帮你打通升职关节,这是做梦?还是清醒?”

“你以为你现在就找到靠山了?冰氏兄弟能给你什么?钱?权?丛蓉你别傻了!你最后能得到的,只有抛弃!”

我平静地回头,淡淡地说:“起码我是被一个俊秀洒脱风流倜傥的人抛弃的,而不是一个外形丑陋至极的人。”

“呵呵,你就是这么虚伪和贪婪。”

我差点笑出声来,他说我虚伪和贪婪?哈哈!但我急着去外面和任逸松会和,我没空和李峰磨叽,我语带嘲讽地说:“谢谢赞美!”转身就走,突然脑后一紧,原来李峰匆忙中一抓,居然抓到了我的头发,我才整理好的发髻,哗啦一下就如瀑布一样散了下来。

我霍然回头,怒视着他:“李院长!难道你也需要我请学校的保安来帮忙吗?”

李峰有点着慌,语气也软了下来:“我还没说完,你为什么急着走?去会qin g 郎?”看来李峰也真的是妒火中烧,居然说出这样没有意思的话来。

“是!我去会qin g 郎!”我怒不可遏,但还是尽量维持语气平稳:“和您没有丝毫的关系!”

门外突然传来任逸松的声音:“蓉蓉!”紧接着他从门口走了进来,错愕地看着我和李峰。我真是再也想不到这尴尬的一幕了,讷讷地叫了一声小松哥就说不出话来了。

李峰反而笑起来:“原来这就是你的新欢?第几任的?”

任逸松斜睨他一眼:“说话当心!”

李峰带着嘲讽的笑,淡淡地说道:“你当心才对,早晚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被她甩掉,就连现在也许你也是备胎。你头上,也许还有人。”

李峰这番恶毒的话,直听得我心底一阵冰凉,真是瞎了眼,我一直以为他只是自私无耻,但还不至于说谎造谣,没想到他还有如此卑劣低下的一面。我倒不是在懊悔自己当初如何瞎了眼,我更加担心的是任逸松的想法。我从来不认同那种:你爱我就要相信我,不用我解释的狗屁说法,相信是基于理解和熟悉的基础上的,对于两个刚相识不久的人来说,还没有足够的了解,如何去相信对方?

果然,任逸松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目光里深蕴着不可言喻的深意,令我由担心瞬间就变成了恐惧,我惶惑地想要抓住他的手:“小松哥,我没有!我需要十分钟跟你解释。”

任逸松顺手一带,将我的手握在他的掌心里,对李峰说道:“下班了吧,私人时间,那我把蓉蓉带走了,再见。”没有多余一个字的废话,正是他的性格。

李峰似乎有点懊悔自己的冲动,似乎有点错愕任逸松的平静,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我和任逸松从他面前走掉了。我长长舒了一口气,打消了之前的担心,暗想有时候有些话是对的,爱你,我就相信你的一切!看来任逸松是非常信任我的么!我乐滋滋地坐进了他的车子里,叫了一声小松哥,就侧身扑过去想要搂住他的脖子

任逸松胳膊一撑,把我挡在一个客气的距离外:“开车。”说完打火开车走人。

我不知道他要驶向哪里,但他的沉默,他看不出来的情绪的表情,使我又重新把心提到嗓子眼里了。谁说他不在乎,难道李峰的话,真的让他动怒了?

若是搁在以往,若是换成别人,对方越是求证,我越是不给答案,我很有可能会“推波助澜”,就是要用沉默用轻蔑用冷漠把对方的负面猜测推到最大化,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丛蓉的骄傲,可真不是一般的骄傲。

但这是小松哥,这是在我真的爱上他以后。

我急得鼻尖都冒出汗来,我紧张地说道:“小松哥,你一定要听我解释。我。。。我承认过往我有过不光彩的往事,但那都是在认识你之前,不管最后你我成不成,反正目前我只一心一意地对你,我。。。不会去考虑什么后路,如果有一天你我确实分手了,再也不会和好了,那我也许会再去考虑别人。”

任逸松保持着沉默,娴熟地在车流中飞速穿插,令我疑心他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把我的话听进耳朵里。我想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摇晃哀求,可我又怕影响他开车,我的眼睛里充满了泪水,只怕一个摇晃就要掉出来,我忍了又忍,才哽咽地说道:“小松哥,你要是真的信了我院长的话,不要我了。。。”说到这里我只觉得喉头发酸发紧,下面是再也说不出来了,垂下了头来,眼泪滴滴答答地落在膝盖上。

第一百一十三章 李院长您也需要我请保安来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