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7章 欺骗

  老鴇笑的风情万种,千娇百媚,“想要赎牡丹的大有人在,牡丹的身价可不便宜,要知道,我培养牡丹可是花了很大的心血,她这还没开始给杏花楼赚银子呢,她要走了,我这杏花楼以后靠谁给我赚银子去。”

  一句话,想赎身,行,得把杏花楼以后的损失算在牡丹的赎身银上。

  这一算,那就是一笔不小的银子。

  要知道,一个红透半边天的花魁,且还是一个未及笄,未***’的头牌,将会给杏花楼带来多大的利益,那是无可估计的。

  宋淮也听出了老鴇的话里意思,脸色当即就黑了,气匆匆道,“说来说去,不就是银子吗,你说个数就是。”

  哼,一个穷哈哈却硬要装大拿的蠢货,也不知道主人干嘛突然要牡丹去钩引他。

  牡丹是她培养了五年的头牌,去钩引这么一个幼稚的蠢货,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老鴇心里暗默,这一回开口倒是痛快了许多,“行,小爷痛快,我也就不磨叽了,想要牡丹跟你走,拿出五万两银子,我就放人。”

  “什么……要五万两银子?”他没听错吧,赎一个人要五万两银子。

  把安阳侯府卖了,也不值这个价啊。

  宋淮犹豫了。

  书榛就在一旁气的跳脚,指着老鴇就骂了起来,“你想斩人啊,赎一个人哪里要这么多银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杏花楼前一个头牌被赎身才三千两银子,你这明显就是欺负我家爷。”

  老鴇就笑了,“前一个头牌被赎身的时候,已经二十二岁了,十五岁接客,七年间,为我杏花楼赚了上百万两银子,我现在就朝你要五万两银子,你去打听打听,我要贵了吗?”

  那还真就不贵。

  牡丹可是杏花楼的头牌,是杏花楼的摇钱树,能为杏花楼赚多少银子,宋淮和书榛都不是傻子,心里自然也有一本帐本。

  可是……

  五万两银子啊。

  见宋淮和书榛都呆了的样子,老鴇不屑的冷笑,“说真话,我培养牡丹这些年花的银子都不止这个价,我是看着牡丹长大的,是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疼着爱着,看公子是真心稀罕我家牡丹,我才没有多要。”

  “不信你去问问,今晚上给牡丹***’的客人就出价两万两银子,我只要你五万两银子,就可以给牡丹赎身,可是一点儿也没多要。”

  “什么,牡丹这么小,还没及笄,你就让她去接客?”

  一听到老鴇要牡丹接客,宋淮就急眼了,一种自己的东西就要成为别人了的感觉,让他失去了理智。

  “你还有人性没有,你还冠冕堂皇的说拿牡丹当女儿看,我看你就说的好听,你根本就是要置牡丹于火坑之中。”

  他很想冲上去,把牡丹抢回来。

  可杏花楼的十几个打手,见他对老鴇大骂,就全都围了上来。

  宋淮想当情圣,想英雄救美,可也怕死。

  他从小就怕死,见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子围向他,他一下子就噤声了,浑身直打哆嗦,“你……你们要做什么?”

  “小公子,应该是我问你要做什么吧?”老鴇冷笑,“你口口声声说要给牡丹赎身,我同意了,你又嫌贵,还管到我们杏花楼的事情上来。”

  “牡丹是我杏花楼的头牌,我要她接客,那是我们杏花楼的事,你管不着,你要有银子,就把牡丹赎出去。”

  哼,要不是主人有令,要吊吊他的胃口,不然,她哪儿有闲功夫在这里陪他玩。

  还想给牡丹赎身,呸……

  牡丹可是杏花楼的摇钱树,是多少银子也不给赎身的。

  “没银子,就请你出去。”玩的差不多了,老鴇说话就不客气了,“拿不出银子,跑这里来耍着我家牡丹玩呢,告诉你,留着牡丹,我还能赚更多的银子呢,等她开了‘苞’后,一个晚上接三个客人,一个客人六百一次,除掉月事几日外,一个月下来就能赚五六万两银子,可比你给她赎身强多了。”

  什么,一天接三个客人?

  宋淮的脑海中,就出现一副牡丹娇弱的身子被一个肥胖的老头压的画面。

  宋淮的心就揪痛起来。

  她看向老鴇身后的牡丹,满眼的怜惜和不舍,又见老鴇那一副掉钱眼里去的嘴脸,就更加不放心牡丹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娇人儿留在杏花楼,可是……

  他犹豫不决,“能不能再便宜些,我……”他涨红了脸,“我没那么多银子。”

  “不行,一文不少。”老鴇断然拒绝。

  开价五万两银子,她都嫌少了,还真担心他能拿得出这笔银子来,不然牡丹真被他赎走了,她就得不偿失了。

  “没五万两银子,那就别想牡丹跟你走。”

  老鴇铁了心一文不少。

  可宋淮拿不出。

  别说五万两银子,他一万两银子也拿不出来。

  他本以为,给牡丹赎身顶多也就两三千两银子,他自己有一千两银子,那还是过年时父母和外祖父外祖母舅舅他们给的压岁钱,他寻思不够的话,再去跟母亲要个一两千两,不够,在跟爹要一些,凑一凑,也就差不多了。

  谁知,牡丹竟然价值五万两银子,对于他来说,那可是一笔天价巨款。

  之前在美人面前信誓旦旦说一切有他,现在……又拿不出银子来为她赎身,这脸可就丢大了。

  宋淮一时之间,竟下不来台。

  想给牡丹赎身,没银子。

  想走,不管牡丹了,可一想到牡丹在他怀里那软软的香喷喷的身子,他又万分舍不得。

  最后,一咬牙,他跟老鴇商量,“能不能先别让牡丹接客,等她及笄,我一定来给牡丹赎身。”

  牡丹才十三岁,及笄还有两年呢,他发誓,他一定会赚到这笔银子的。

  就算他赚不到,他也会借到的。

  “那可不行,今晚上的客人把两万两银子的***’费都交了,我可不敢得罪客人,今晚上,牡丹是一定要接客的。”

  老鴇一口拒绝了宋淮的要求,还在宋淮的心口上插了一刀,“还有,我家牡丹的便宜小公子可不能白占,那一千两银子,走时别忘记了给。”

  他就一千两私房银子,给了杏花楼,他就一文没有了。

  可他要不给,他又担心老鴇不让他走,到时候事情发展大了,被传出去说他来杏花楼占牡丹便宜,却不给银子,这个脸,他可丢不起。

  宋淮一脸颓废的让书榛先把银子给了。

  事情谈到了这个地步,宋淮知道,自己没银子,给牡丹赎身的事是泡汤了,就连阻止老鴇给牡丹***’都阻止不了,有心而无力。

  宋淮一脸抱歉的看向牡丹,轻轻的吐出,“对不起。”三个字。

  然后在牡丹眼泪汪汪的注视下,一咬牙,狠心的带着书榛狼狈离开了。

  可回到家的宋淮,丝毫睡不着,满脑子都是牡丹眼泪汪汪,可怜兮兮的小脸蛋。

  他转辗反侧许久,突然,他起身穿衣,冲去了裴氏的院子。

  “娘,我……我朋友要我跟着他一起做生意,需要银子,你能不能给我点。”

  一向不在裴氏面前说谎的宋淮,结结巴巴的找了个借口要银子。

  裴氏就问,“什么生意,那人稳不稳,可不能被人骗了。”

  “是……是古董生意。”宋淮特意找了一个本钱多的生意说,“他一直做这个生意来着,之前赚了不少,只是……只是他看中的这一批货挺多的,银子不够,才会找了我合伙。”

  有了开始,然后编起来就顺溜一些。

  “那你要多少银子,娘这里的银子也不多,也就能拿出三千两。”

  三千两,好像做古董生意不够吧。

  “要不,我去问问你爹,看看他那里有多少?”

  裴氏一点儿也没怀疑宋淮,宋淮在她心里,不但长的好,才华好,温文尔雅,玉树临风,还乖巧懂事,几乎是一个完美到爆的儿子。

  所以打死她,她也不会相信这么好的儿子会来骗她的银子去赎一个青楼女子。

  宋淮就急出了一身冷汗。

  三千两银子,杯水车薪,根本就不够啊。

  还差的远了呢。

  “好好好,娘,你快去跟爹说说,我……我急用。”宋淮急道。

  裴氏只好去找了今日当休的宋柏清。

  宋柏清那儿只能拿得出两千银子,离五万两银子还差的远呢。

  一想到晚上牡丹就会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讨好他,取悦他,宋淮就急的坐不住了。

  可他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去哪儿能一下子弄到这么大一笔银子。

  他的朋友,若借个三五百两银子是没问题,可借几万两银子,貌似……想都别想。

  思来想去的,宋淮就想到了夏梓晗。

  对啊,楚玉一定有这么多银子。

  他娘说过,曾氏年轻时,做生意非常有头脑,她名下的庄子铺子没有一家亏本的,全都大赚。

  在楚嘉惠死之前,外界都传曾氏赚了有十几万两银子。

  后来楚嘉惠死了,白头发送黑头发人,曾氏心灰意冷,这才不再愿意碰生意。

  

第207章 欺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