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6章 心疾病发

    宋柏清和宋淮父子二人继续领着丧葬队出城,送葬的人已经少了三分之二,丧葬队伍也一下子冷清了许多。

  石文婷脑袋上是伤口已经被包扎了,脑袋上缠了一圈白纱布,在这一片白里,倒也不怎么显眼,不过她魂魄似乎还没回归,面容呆滞,被两个族中媳妇子一左一右,架着走在棺柩后面。

窦氏见她受了伤,又受了惊吓,很是担心,就找到宋淮,要求让石文婷回去歇息,在让人给她压压惊。

   宋淮却一口拒绝了。

  “这是我祖母的葬礼,文婷是我宋家的孙媳妇,怎么能因为受了一些惊吓,就不送祖母上路,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被女婿当众训斥了一顿,窦氏羞窘的满脸通红,却又不能反驳。

  她也知道那要求不合适,谁家老夫人的葬礼,孙媳妇不参加的,可她也是心疼女儿,不然她也不会腆着脸跟女婿提这个要求,不过宋淮想也没想就拒绝,也寒了她的心。

那可是他的妻子啊,他怎么能不关心一下?

窦氏心里很失望,但也明白,小曾氏的葬礼为大,她不应该在此时闹出什么事情来,她只好道,“那就算了,你多吩咐几个人照顾好文婷,这路还长着呢。”

 她话中有话道。

宋淮就让石文婷的乳母和丫鬟都去她身边照顾她,窦家见了,心里对女婿的不满这才好了些。

曾氏也受到了惊吓,引发了心疾,很快心绞痛就晕了过去。

  夏梓晗吓坏了,忙喂了她一颗药丸子,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没醒来,就吩咐下人去告知宋柏清一声后,然后和狐狸几人带着曾氏匆匆回了楚家。

  白老头被楚枂催促,跑进了曾氏的屋里。

  坐在床边,握着曾氏一只手的夏梓晗,见到白老头,眼眶就红了,“师傅,你快给外祖母看看,外祖母的心疾犯了,可是吃了你教我做的强心丸也没有醒来。”

  “别担心,老夫人的身体这几年调理的不错,不会有大事。”

  白老头边安慰她,边放下药箱,从药箱里拿出一包银针,就在原先夏梓晗坐的椅子上坐下。

  先是把脉,然后在曾氏的脑袋上胸口上,手指头上,扎了十多根银针。

  完事后,白老头擦了擦汗,脸色有些凝重,“发生了什么事?”

  老夫人的脉搏浮取应指,脉率急促,很紧细虚,分明是受到了大惊吓。

  老夫人一向有胆有识的,在面对大事时,也是个能够沉稳镇定的主,想当初,老夫人经历一大群黑衣杀手的围杀,也没吓成什么样。

  能够把老夫人吓成这样的,一定是大事。

  夏梓晗就咬着唇,把城门口的事情说了。

  “看来,这天要乱了。”白老头叹了一口气道。

  夏梓晗就沉默不语。

  在城门口,她就注意到了一些问题。

  这些流民,貌似有一部分并不是普通流民,虽然他们在努力装成流民,可还是有一些不同。

  比如,他们的身材都比一般的流民高,也不像普通流民那样瘦骨嶙峋,饿的只剩下一层皮包骨。

  还有他们的眼神……

  她见到的那一双眼睛,里面的神色不像流民那样惊慌失措,忐忑不安,而是一种讥讽,阴鸷,兴奋,很多复杂的情绪聚集在一起。

  当初她会注意到,是因为那个流民突然往她身上扑来,她一边紧紧护着外祖母,一边抬起脚,狠狠朝他踢去。

  依她伸手,应该很轻易就能踢中。

  他却极快一闪,避开了。

  一双兴奋的眼神,瞬间变的阴鸷,阴森森的盯着她,好似很不高兴她不让他扑倒似得。

  不,应该是不高兴她发现他有武功,发现他与普通流民的不同。

  就在他要杀人灭口之际,狐狸和花蛇就来了,那人就不知去向。

  等她安全了后,她再次打量那数百个流民时,突然发现流民中有将近一半多的男人都身材高大,身强体壮,脚步沉稳,一看都是个练家子。

  宋家的族人已经有不少人在打架时吃了暗亏。

  在兵马司的将士出手后,这群人就趁机四下逃散,一眨眼功夫,就跑没影了。

  她本想去提醒一下兵马司,狐狸却拉着她,“县主,闲事莫管,勿要引火上身。”

  她这才闭了嘴。

  回家后想起这事,她才感觉到这一次的流民事件怕是不简单。

  这里是京城,是天子脚下,遍地都是皇亲国戚的皇城,岂能容流民进来,随意生事。

  这背后,分明就是有人在故意操作。

  她隐隐感觉到,似乎是有人在利用江南水灾,故意引导流民来京,想要在京城闹事。

  至于什么事……

  她努力想前世,也没想起什么事情来。

  她只记得,流民涌入京城后,外祖母就不让她出门,楚家大门紧闭,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统统不知道,直到腊月,家里要购买过年物品,庄子上的庄头也要来给外祖母回报一年的账目,楚家的大门这才又重新打开了。

  而那时候,京城早就恢复了以往的繁华热闹,好似流民那一劫,根本就没发生过似得。

  夏梓晗越想越心惊,心里隐隐有了一抹不安。

  她悄悄叫来狐狸,吩咐道,“派几个人去注意流民的动向,一有情况,立刻来禀报于我。”

  顿了顿,她又道,“我虽不是救世主,但总要自保。”

  “知己知彼,才能提前防备,保得一家人平安。”

  等狐狸一闪没影了后,她才叫来楚枂,吩咐她,“去把老爷叫来,就说老夫人病了,让他过来一趟。”

  然后又招来楚斐,吩咐她,“去庄子上一趟,告诉二姑奶奶,最近京城不平静,让她小心提防。”

  这么大的事,她得给姨妈一个警醒。

  姨夫和阿琪离开之前,千叮咛,万嘱咐,让她护好姨妈,可现在外祖母病了,她不能撇下外祖母一个人在京城,去庄子上照顾姨妈。

  好在姨妈身边有十多个武功高强的暗卫,还有褚家上百个护卫,这么多人也足够保护姨妈和褚老太爷的安全。

  而夏家,她只想保护她爹一个人,至于其他人,与她无关。

  午时,夏世明下了学府,在半道上就被楚枂拦住了马车。

  得知曾氏突然病重,夏世明二话不说,就吩咐马车转道来楚宅。

  曾氏还没醒来,夏世明焦急万分,“老夫人身子骨一向很好。”上一次被宋家气倒,也很快就调养回来了,“这怎么又突然犯病了?”

  小曾氏的葬礼,身为连带姻亲的夏家也要去参加,不过因宋家退亲一事,夏世明不喜欢去宋家,只派了一个管事代替他去。

  夏世明从翰林学府回来,还没来得及到家就被叫来楚宅,自然还不知道城门口发生的事。

  不过这么大的事,京城里都传遍了,就是她不告诉夏世明,夏世明也很快会知道。

  夏梓晗就大约的说了一遍,夏世明的脸色就非常凝重,“这人岁数大了,受了惊吓……”可不易好。

  后面这几个字,夏世明没说出来,怕会增加夏梓晗的心理负担。

  傍晚,曾氏终于醒过来了,夏梓晗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眼睛红红的,“外祖母,你快吓死我了,你可不许丢下我一个人……”

  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曾氏心疼的用拇指腹擦掉她眼角下的泪水,虚弱的道,“傻丫头,外祖母还没看到你成亲生子,是不会丢下你的。”

  夏世明也过来慰问,曾氏点点头,道,“我很好,没事,你也甭担心。”

  然后看了一眼已经昏暗的窗子,又道,“天都黑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这阵子城里流民多,天黑行路不安全,记得让何东林多派几个人护送你回去。”

  只是说这几句话,曾氏的脑门上就多了一层虚汗。

  夏梓晗心疼极了,忙道,“外祖母快别说话了,留着力气好好养身子骨,爹这么晚回家,我怕有危险,就让何东林派个护卫去夏家告知一声,我们留爹在这里住一晚上。”

  “这样也好。”

  看着愈发有主意像个当家主母的外孙女,曾氏放心的笑了。

  苏妈妈吩咐青丫端来在炉子上温着的汤药,夏梓晗接到手里,亲自喂着曾氏喝了。

  曾氏出了一身热汗,全身粘粘糊糊的,实在不好受。

  夏梓晗和苏妈妈几个要给曾氏擦身换衣,夏世明就和一直守着的白老头一起去偏厅吃晚饭,楚嫆几个小丫鬟侍候左右。

  等曾氏换了一身干净舒爽的衣裳,白老头和夏世明两个也吃好了晚饭,白老头又给曾氏施了一次针,夏梓晗在旁边学着,把白老头扎的十几个穴位都记住了。

  还没等拔出银针,就有小丫鬟急急来禀报,“县主,二姑奶奶来了。”

  姨妈?

  她这时候还敢进城?

  夏梓晗大惊,忙站起身道,“外祖母,师傅,爹,我出去迎迎姨妈。”

  急急出了屋子。

  刚走到垂花门,她就见到一辆华丽的四人抬轿往这边走来,轿子旁跟着几个丫鬟和婆子。

  很快,轿子就停在了垂花门口。

  

第276章 心疾病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