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78章 消息

    这一日,早朝散后,皇上一大早就下了几条圣旨。

  凡是五品官员以上的大臣,今日开始,都要去城郊外的官路两旁搭棚施粥,救济流民。

  城门禁止流民进入,朝廷会派官兵,在城郊外十里堡搭帐篷供流民休息。

  这几条旨意下来,全城人都轰动了。

  夏世明是五品大臣,刚好搭上末班火车,他就赶紧吩咐郭安,“快回去告诉太太,派家里的长随婆子去城郊外搭棚施粥。”

  这事是皇上旨意,又是做好事,宜早不宜迟。

  夏世明想了想,又从身上拿出一百两银子递给郭安,小声交代,“家里米粮要是不够,就让太太派人去买……”

  对郭安诸多吩咐一番,这才进了学府。

  夏梓晗和楚老夫人身上都有诰命在,也要搭棚施粥,夏梓晗就把这件事交给了崔二管家。

  “大米我会吩咐何东林去取,你看人家一天熬几锅粥,我们也一天熬几锅,不能落人家后面,让人笑话,但也不能去做那个出头鸟。”

  现在市面上的大米已经涨价到了五十文钱一斤,就算这么贵,粮铺里的大米一拿出来,就会立刻被销售一空。

  手脚慢的人,就是有银子也买不到。

  现在朝廷下了这么一道旨意,大米的价格一定还会继续往上涨。

  而这时候,正是粮商们抛售手头上粮食的一个好机会。

  不过,相信朝廷马上就会下旨意,定下粮价,不让黑心商家赚国家的灾难银子。

  夏梓晗想了想,就吩咐崔二管家,“你准备一笔银子出来,等到粮商兜售粮食时,你就趁机买一批放家里。”

  待到明年,这粮食就更少了,更不好买了。

  楚宅上上下下的一大家子人,总要吃饭吧,粮食不提前筹备好,待到明年断粮时吃什么?

  她手头上,倒是留下了庄子上新打出来的一批大米,数量虽不多,但也有三百石,刚好够楚宅上上下下的人吃用一年的。

  可现在要施粥,看这几日往京城里涌来的流民数量,这施粥恐怕没一个月是结束不了。

  一个月,从早到晚,得熬掉多少斤大米。

  她不得不提前准备。

  崔二管家领命下去了。

  夏梓晗就吩咐何东林带上三十个护卫,去庄子上一趟,“先运送五十石粮食过来。”

  五十石大米,六千斤,足够熬一段时间的粥了。

  只是待到明年,楚家就要断粮两个月,这两个月的粮食,她得补回来才行。

  江南受灾,又倒霉的遇上了贪官,今年冬日的小麦也因此没能及时种下去,待到了明年,这粮食上就是一个大缺口。

  江南可是大盛朝粮食盛产之地。

  江南产不出粮食,整个大盛朝都会出现断粮的危机。

  “县主,太太派人过来了,在门外候着。”守门的小厮,走进来禀报道。

  许氏找她,能有什么事?

  夏梓晗下意识的拧了一下眉头,道,“带进来。”

  来人是许氏身边的二等小丫鬟,小丫鬟见了她,战战兢兢的福了福身,道,“太太请县主回去一趟,说是有急事要商议。”

  “去转告太太,老夫人病了,我没空过去,她若有事,让她自己来。”

  她不再是前世那个任由许氏一句话,就呼来喝去的好脾气的夏梓晗。

  许氏有事求她,自己不出面,不到楚宅来,就让一个丫鬟跑腿,哼……她当她傻呢,会送上门去被她算计?

  小丫鬟似乎想说什么,但见夏梓晗眼神冷冷淡淡,又不敢说,欲言又止几次,才不甘不愿的福了福身,“县主若没了吩咐,那奴婢就先回去了。”

  小丫鬟一走,刚从大街上打听消息回来的楚琳,就气的哇哇大叫,“主子,你那个继母也太不识抬举了,她以为她是谁,竟然还对你呼来喝去的,呸……她上一次打你庄子和宅子的主意,奴婢就瞧出她不是什么安分的东西。”

  “行了,你少说两句。”暖玉倒了杯茶,塞进她的手上,“喝完茶,就快把你手上的情报说出来。”

  楚琳撇了撇嘴。

  喝了茶后,楚琳只觉得口腔生津,满口甜香,浑身舒畅,十分痛快。

  她开始把这几日从大街小巷中收集得来的京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一一禀告给夏梓晗。

  她先是挑了宋家的情况禀报。

  “宋夫人的小腿被压的粉碎,救不回来,是裴国公求了陆国公,陆国公又托了太医院院士亲自动手,锯掉了宋夫人半截子小腿,宋夫人成了残废,这两日都没出门。”

  “宋少夫人这几日没出屋,宋世子每日晚上喝了酒,就歇在了外书房,是书榛在身边侍候。”

  “不过,宋世子借口用的好,说是孝期,夫妻不能同房,呸,就他那看到谁都跟欠了他八百两银子一样的嘴脸,任是谁都知道他们小两口出问题了。”

  楚琳幸灾乐祸的道,然后又提起了窦三,脸上的笑没了,还多了一抹同情,“窦三姑娘到了家庵的那一日,就被人按着,被人生生剃了个秃子,三千烦恼丝落地后,窦三姑娘万念俱灰,趁庵堂里的尼姑们出去采买时,她一根白绫搭在了房中央的横梁上。”

  夏梓晗听到这,心揪了一下,脸色突的一变,浑身冒寒气。

  “小主子不用担心,窦三姑娘没事。”

  见主子脸色骤然煞白,楚琳忙先安慰了一句,才道,“有个小尼姑忘记了带布袋,返回去拿时,路过窦三姑娘的房间,听见里面有动静,就叫了一声。”

  “窦三姑娘刚勒上脖子,踢掉了凳子,自然是不能应她,她就好奇的推门进去,这才救了窦三姑娘一命。”

  “人死过一回,你要她再死一次,她就不一定再有那个勇气,窦三姑娘就是。”

  “她被人救下后,窦家得了消息,窦大老爷特意赶过去,把她狠狠训斥了一顿。”

  “说她鬼迷心窍,一个男人竟然比含辛茹苦抚养她长大的父母还重要,为了一个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的男人就要死要活的,像她这种人,他们窦家不要也罢,然后让尼姑们别看着,她不愿意活着,就让她死。”

  “这话训的狠,窦三姑娘也似是看透了,不敢再寻死,老老实实的留在家庵里诵经抄写经书,侍奉佛祖。”

  窦三最后能落下这样一个结局,比在二王府那样一个人吃人的地方活着好。

  或许,这才是一个好结局。

  窦家的长辈,这么做也是为了窦三好。

  不过,窦家因为窦三也丢了脸面,就连窦二也被无辜牵扯上了。

  窦二这次得了一个京城才女的末名次,本来有几家很看好她,都要去窦家提亲,但听说了窦三的事情后,大家都打了退堂鼓。

  有脸面的大户人家,谁也不会去求娶一个家有姐妹贞节有损的姑娘家为媳妇。

  哪怕窦二才情再好,人再贤惠,人家也不敢拿自己儿子的一辈子去赌。

  娶妻娶贤,选好一位妻,福泽三代人。

  窦家出了窦三这一事后,不光是窦二窦四的亲事难找,就连嫁出去的窦大,也被婆家的人低看了几眼,在婆家的日子难过起来。

  窦大伏小做低,卑躬屈膝的小心翼翼的应付婆家的人,不但时常被妯娌小姑子挤兑,还得看婆母时不时甩过来的脸色,为了笼络夫君的心,窦大更是含着眼泪,把自己身边的俩个大丫鬟开了脸。

  她才成亲半年,就和夫君婆母走到了这一地步,未来一辈子这么长时间,可想而知,她会有多难熬。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窦三的私心而起。

  夏梓晗得知了后,心就揪的厉害。

  暖玉暗地里瞪了一眼楚琳,责怪她不该把这消息告诉小主子,害小主子为窦家几个姑娘担心。

  楚琳无辜的嘟了嘟唇,很是委屈。

  主子最关注的就是宋家和窦家的事,她自是要紧着这两家的事先禀报。

  为了转移夏梓晗的心思,楚琳清了清嗓子,又继续道,“主子,陆家和戴家的婚事,这一次怕是要吹了。”

  果然,夏梓晗的心思被移走了,扯唇讥讽道,“当然要告吹,戴大人被弹劾贪墨的奏折和证据都到了皇上手上,陆家还不得赶紧和他划清界线。”

  多年前,戴大人为了陆贵妃贪墨了一笔银子,刚被她外祖父查出证据,陆家的人闻到风后就迫不及待的和戴家划清了界线,让戴家替陆家背了黑锅。

  而这次,也是一样。

  楚琳继续道,“戴家院子的周围被银麟卫的人监视着,奴婢不敢进去,不过奴婢花了一些银子,撬开了戴家每日出外采买的管事的嘴巴,得知陆家在戴家被银麟卫监视的当日,就请了媒婆到戴家退亲。”

  “说是前脚陆家刚退亲,后脚戴家就被银麟卫的人围了,戴家的主子准进不准出。”

  “那戴五姑娘得知被退亲,已经三天都没吃东西了,戴夫人正着急呢。”

  “那采买的管事说,他还无意间得知戴家的人正在暗地里托人为戴大人开脱贪墨罪,只要把贪墨罪推到别人的头上去,那戴大人就不会有事,就算有事,也是失查的罪,大不了罚几年俸禄。”

  不过这次江南贪墨案子闹的很大,没人敢出手帮戴家,就连陆家也躲的远远的。

  

第278章 消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