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00章 她母亲的死因

  四品大学士,那品级,比她爹都还要高两个品级,比她二叔还要高一个品级,而她夫君,才是一个七品县令芝麻官,这要熬多少年,才能熬一个正四品回来?

  要知道,她爹也是从七品县令芝麻官开始做的,到了现在,已经二十年了,才熬到了一个从五品的官儿。

  现在,她也要陪着王家大少爷一起熬,她不甘心啊。

  可她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当初,是她自己不要闵思博的,是她自己推却了这门亲事的,她不能怪二叔,也不能怪任何人,她要怪只能怪自己,怪自己有眼无珠,把珍珠当成了鱼目,任意丢弃,却便宜了褚家二房那个名声臭气轰天的女人。

  夏梓晗劝说了一番后,就有丫鬟过来唤她们出去吃饭。

  因为是国丧期,不能办喜宴,所以,王家预备的只是普通的家常菜,人也不多,就四桌人。

  吃饭时,王夫人特意安排楚老夫人和夏老太太分在两张桌上,且还是距离最远的那个位置,而夏梓晗坐的这张桌子,都是一群小姑娘,还有两个年轻的媳妇子,是夏梓晴的小姑子,王大姑娘在旁做陪。

  而夏梓晴是王家媳,她得跟丫鬟们一样,在边上侍候几个老安人用饭。

  特别是楚老夫人,夏梓晴侍候的特别用心。

  夏梓晴很明白,就王家和楚家这关系,只要她能讨了楚老夫人的好,以后在王家,她也就能抬头挺胸的走路,也没人敢给她脸色看。

  “我这里喝好了,你快去侍候你祖母去,看你祖母拉长个脸,应该是什么不如意,你可是她的嫡长孙女,你去看看吧。”

  楚老夫人吃完饭,都还不忘给夏老太太挖个坑。

  走时,楚老夫人握着王夫人的手,好一番依依不舍,三番嘱咐王大人和王夫人有空就去楚家看看,给楚阁老烧支香。

  王大人也是个仁义的,想到当年楚阁老对他的提拔之恩,他就红了眼眶道,“一定一定,老师这么久没看到学生去,大概也失望了,学生得去跟他告罪。”

  “何罪之有,这些年,你也不容易。”楚老夫人就道。

  上马车时,楚老夫人就见到夏老太太气的面色发黑,瞪着她的眼睛都跟进了火焰一样,夏梓晴在旁边安抚了半响,夏老太太才总算没给王家难堪。

  但多年前,曾被楚老夫人压制的一定不能动弹的羞辱感,似乎又回来了。

  “呵呵,那老虔婆,还是那小家子气性子。”

  上了马车,楚老夫人就调侃的笑道。

  夏梓晗挽着她的手,靠在她肩膀上,一副有外祖母万事足的样子,“外祖母何必跟她一般见识,跟她计较,还不得掉了自个儿的份。”

  “是不想计较,可她性子,你要不计较,她就能猖狂起来,典型的给了颜色,就能开染坊的,当年,你娘就是不愿意跟她计较,总是看在你爹的面子上,忍了又忍,可后来,你娘的退步,却让她嚣张起来,短短几年,就把你娘磋磨的不成个人样儿,连坐月子都没做好……”

  曾氏想到过世的女儿,就老泪纵横,话卡子一旦打开,就有些收不住了,“你娘刚怀上你时,正好是腊月,寒冬腊月,那得多冷啊,路上又滑,你娘起早去她院子里晨昏定省,路上就不小心滑了一脚,动了胎气,她倒好,不但不安慰几句,还怪你娘走路不看路,差点把她孙子给摔掉了。”

  “她要真是为她孙子好,那还好了,可等你娘的身子刚好点,她就派婆子去说,要继续给去她那里晨昏定省,服侍她吃饭穿衣。”

  “你娘,在我身边都是娇贵养着的,什么都用最好的,吃最好的,身边有八个丫鬟婆子服侍着,那待遇,比公主都不差,可去了她身边,连个丫鬟都不如,丫鬟怀了身孕,还会给个养胎的假期,可那老虔婆呢,她可真是好啊,可真有做婆母的派,你娘才一个多月的身子,还没坐稳胎,就要日夜去服侍她吃饭,一站就是几个多小时,从早上太阳还没升起就去,直熬到月亮都老高了才回来。”

  “夏家的规矩,你是知道的吧,过了饭点,厨房就不开火,你说,你娘侍候她吃完了,那饭菜都凉了,厨房不开火,你娘就得吃凉的,还得吃残羹剩饭,平时糊弄糊弄倒也罢了,可她那时候有孕,糊弄不得,可那老虔婆看到了也当没看到一样,也不怜惜一二,直到你娘十月落胎,一天也没空过侍候她。”

  “就生你那天,早上还侍候她起床呢,你说,她怎么就忍心,你娘挺着一个大肚子,连自己的脚都看不到,可那恶毒的老虔婆,却能狠下心让你娘去侍候,谁家婆母这样做?”

  “她这样做,还不让你娘往外说,她得要名声,要不是你娘没了后,你娘亲的大丫鬟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娘吃了那么多苦。”

  “你娘,那是被她生生磋磨死的,玉娘啊,我恨啊,我恨她心思恶毒,嫉妒你娘的出身,从不把你娘当儿媳妇看过,你娘在夏家的日子,过的都不如一个丫鬟轻缓,还有你爹,当年,你爹哪怕为你娘说过一句话,那老虔婆也不敢那么使劲磋磨你娘,你爹那个人,哎……我也恨,可我更恨的是你娘,你娘性子并不是一个软弱好欺的,可她怎么却纵容那毒妇磋磨她。”

  “就你娘那身份,哪怕是露出一句,我也不会让她继续在夏家待着,我宁愿养她一辈子。”

  “你都不知道,那会儿,你娘刚坐完月子,我去了夏家,看到你娘,她瘦的就跟竹竿一样,风一吹就能倒。”

  “我心疼啊,可那妮子,她倔强,我想把她接回京城,她跟我一哭二闹三上吊,她跟我,就厉害,可对着那恶毒婆子时,她什么劲儿都使不出来,你娘她,都是被我惯坏了呀,我见她伤心,不舍得离开你爹,我最终还是依了她。”

  “直到她的死讯传来,我才后悔,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依着她,哪怕是绑,我也该把她绑回京城。”

  “可一切都晚了,人都死了,我后悔,你娘也回不来了。”

  “为这事,我恨你爹,我恨夏家,我更恨那老毒妇,都是她害死了你娘。”

  楚老夫人一边说,一边掉眼泪。

  她已经有好久没有去想楚嘉惠,今日是见到了夏老太太,一见到她,楚老夫人就想起了她那死了的可怜的女儿。

  悲从中来,就忍不住哭了,忍不住把当年的恩怨说给了夏梓晗听。

  夏梓晗眼眶湿润,喉咙紧的都出不了声音。

  前世,她外祖母从没在她面前提过她亲生母亲的事,曾经,她也怀疑过,她母亲是不是被人害死的,可她回到夏家后,暗中查过这件事,问了好几个老婆子,都说她母亲在夏家过的好。

  查了一年多,也没发现有怀疑之处,她也就放弃了。

  现在想来,那些个下人应该是早就受到了夏老太太的警告,不准在她面前提她母亲的事。

  夏老太太害死了她母亲,和她外祖母关系又恶劣,夏老太太大概也早早就看她不顺眼吧。

  所以,在许氏算计她的时候,夏老太太就装聋作哑,当着不知道有这回事。

  呵呵,她哪里是不知道,她那是纵容许氏害她呢,没有她的首肯,许氏一个继室,又怎么敢算计夏世明原配生下的嫡女?

  且许氏用假陪嫁把她嫁出去,那么大动作,说夏老太太不知道,谁信啊?

  夏老太太是知道的,不然,没有夏老太太帮着许氏压制她爹,许氏是不敢动手的。

  就是因为有夏老太太纵容撺掇,许氏才敢那么大胆,不但在她的食物里放了绿豆粉,还在关键时刻提出姐妹宜嫁的事,这一切,说不定是夏老太太和许氏早就在背地里商议好的。

  夏梓晗思及此,眼中闪过一丝丝寒芒。

  夏老太太,在她的事情上,演的真是背后那个最毒的角色?

  来京的第一天,夏老太太就迫不及待的逼着她把名下的庄子全交出去给三叔管理,要不是她比别人多活了一世,灵魂不再是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怕是早就被夏老太太那冷漠的气势和威严给吓着了。

  夏老太太打的算盘,也是突然袭击。

  以为她胆子再大,身份再高,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被她呵斥一顿再一吓,就会乖乖的把东西双手奉出去。

  夏老太太没想到,她会据理力争,宁死不肯把东西交出去吧?

  离开夏家时,夏老太太的脸色十分难堪,大概是没打到她的主意,没沾到她的便宜,心里怨恨着她呢。

  看来,夏老太太是一个比许氏还要心机深沉心狠手辣的人,今日夏老太太在王家,被她外祖母当众落了面子,想来心里一定是恨极了她和外祖母。

  看来,她有必要派人去监视夏家才行,总要知道人家下一步棋怎么走,她才好想办法来应付吧。

  

第400章 她母亲的死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