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43章 姐妹打架

  随着赞礼吟唱,二王妃领着夏梓晗一群人走进大厅。

  这个出场顺序也有讲究,二王妃在前,夏梓晗随后,再后是清慧郡主,廖芳怡和暖玉端了放有簪子和笄冠的托盘,丝草香草和楚枂三个大丫鬟,也每人端了一个托盘,走在最后。

  她们一进门,前来观礼的宾客们就噤声了,整个大厅里特别安静。

  接下来,赞礼继续吟唱,“笄礼始,全场静。天地造万物,万物兴恒,……此,特予正礼明典。成人笄礼开始,奏乐!”

  念了快半盏茶功夫,夏梓晗才听到了奏乐二字。

  随着赞礼声落,大厅最后面就传来了欢快的乐声。

  乐声也只是响了半分钟,乐声停,赞礼继续吟唱:“有请及笄者长辈。”

  这个,别人家的姑娘,都是唱有请父母,可夏梓晗和曾氏都不想抬举许氏,就换成了长辈二字。

  夏世明和曾氏就出列,在赞礼的吟唱下,二人互相见礼,然后坐到了自己主人的位置上。

  “请宾客入席。”赞礼再次吟唱。

  刚坐下的夏世明和曾氏,又忙起身,和前来观礼的正宾,赞者,宾客,互相作揖见礼,然后各就各位。

  “笄礼开始,请笄者出。”等主人坐下后,赞礼再次吟唱。

  夏梓晗上前一步,赞礼又吟唱,“请正宾盥手,请赞者为将笄者理妆。”

  夏梓晗之前在屋里已经沐浴过,此刻,只要洗脸净手即可,丝草香草端着温水和毛巾过来,正宾二王妃上前,浸湿毛巾,亲手为夏梓晗擦了手和脸。

  赞者清慧郡主上前,解开夏梓晗之前的发髻,又给她重新梳了一个时下流行的髻。

  从未梳过发的清慧郡主,为了今日不出丑,在家里,还特地跟身边的大丫鬟学了梳发,整整学了三天,才学会了一些简单的髻,又特意学了一种比较难挽的髻,学了两日,现在做起来,也总算是得心应手,没有出差错。

  从廖芳怡手上托盘拿起簪子,清慧郡主正要往夏梓晗头上插,突然,一个清冷的声音道,“我来。”

  褚景琪就从宾客中走出来,从清慧郡主手上拿过簪子,插进了夏梓晗的发髻上,又拿起笄冠,戴在夏梓晗头上,温柔的笑道,“阿玉,恭喜你,成人了。”

  这个混蛋,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侃她,谁不知道她今年都十六了,去年就及笄礼,今日这个及笄礼,也只是补办而已。

  他居然笑话她才成人。

  这厮……真的是,太可恶了。

  夏梓晗恼羞的瞪他一眼,然后又一个歉意的眼神,扫向阵愣的清慧郡主。

  这本来该是清慧郡主做的事,却被褚景琪给抢走了,清慧郡主那叫一个气啊。

  可看到褚景琪这么喜欢夏梓晗,竟然当众为她插笄,无声向众人宣部,夏梓晗是他的,清慧郡主又感动了。

  如果她及笄时,白月熙会不会为她插笄?

  她心里就隐隐期待了。

  接下来,先是叩谢父母,夏梓晗没有娘,就叩谢夏世明和曾氏,跪下,给他们磕了头,敬了茶。

  然后是给上天,焚香磕头。

  曾氏早就在院子里准备好了,摆了香案,上面摆上了干果瓜香,香炉蜡烛。

  夏梓晗移步到院子里,在香案前跪下,赞礼那边就唱了起来,她随着吟唱声,恭敬的三拜九磕头。

  站起身,接过苏妈妈递过来点燃了的香烛,插进了了香炉,又拜了三拜。

  整个仪式的过程,庄严,肃穆,干净,隆重。

  接下来,就是宴席宾客。

  夏梓晗身为主角,自是要每桌人去打招呼,好在楚家的亲朋好友少,全都请来,也就三桌人。

  和她比较要好的人都来了,窦家的人,廖家的人,包括廖静堂,傲天辰本来也想来,不过,早上起来时,本该也来的明珠郡主突然说肚子难受,绊住了傲天辰的脚,小两口就没来成。

  明珠郡主哪儿是肚子难受,她是实在不想让傲天辰参加夏梓晗的及笄礼,才故意说肚子难受。

  二王妃紧张她的宝贝孙子,虽然看出了儿媳妇在做戏,但还是为了孙子,让儿子留下陪儿媳妇。

  当然,二王府里上演的这点小把戏,二王妃是没脸在外面说,后来,清慧郡主告诉了夏梓晗的,清慧郡主还一脸鄙视明珠郡主的做派,“这一年多了,我王兄对她关心备至,每日上好的补汤跟不要银子似得给她补身子,不然,她哪儿能这么快怀上,王兄对她这么好,她还不知足,居然还防备你和王兄,真是好笑。”

  “再说了,王兄喜欢你,那是和她定亲之前的事,难道在和她定亲之前,她还不准我王兄喜欢上别人了不成?”

  要不是她母妃不同意,说不定她的王嫂就是楚玉,哪儿还有明珠郡主在这里兴风作浪的机会。

  清慧郡主为自己王兄抱不平,又鄙视明珠郡主的做派,不过,她也是女人,知道明珠郡主的担心,无非就是害怕傲天辰又会一颗心扑在夏梓晗的身上,不敢让傲天辰和夏梓晗太过接近,才会使出各种诡计来。

  宴席时,男眷只有一桌人,全都是由白月熙出面陪客,夏世明积极的为他介绍,言谈之中,露出了曾氏要过继白月熙为嗣孙的意思。

  而曾氏说话就直接多了,直接告诉二王妃卓氏等人,她要过继白月熙为嗣孙,还打算特意办一个过继仪式,到时候,邀请的人肯定比这多。

  夏梓晗的及笄礼,虽然办的隆重,但这属于女人家的事,除了要好的一些男眷会来外,一般的男人都不会来凑热闹。

  但白月熙的过继礼不同。

  楚家过继了他,他就姓楚,以后就是楚家唯一的男人,也是楚家唯一的继承人,有褚家和二王府这两个靠山在,相信到时候来的男眷,不知道有多少。

  褚宣宇不用说,肯定回来,二王爷欠了楚家那么个人情,楚家过继嗣孙这么大的事,他肯定会给楚老夫人的面子到场。

  只要二王爷来,相信以前跟楚家交好的官员,只要还活着的,都会来。

  开玩笑,楚家有继承人了,又攀上了褚家和二王府这两棵大树,这个时候他们不赶着来巴结,以后再来,就晚了。

  等夏梓晗的及笄礼完事,曾氏就着手举办白月熙的过继礼,她还特意派人在京城里大肆宣扬,把白月熙的过继礼办的超级浩大和隆重。

  夏梓滢得了消息后,就一脸可惜,实则心里在幸灾乐祸,道,“这楚家过继了嗣孙,那楚家的产业,岂不是就没有二姐的份?”

  正在指挥丫鬟把一个大西瓜切开的夏梓岚,抬起头来,嘟囔了一句,“都过继了嗣孙,还有她什么事,楚家银子要都给了她,那嗣孙吃什么,喝西北风啊?”

  话虽这么说,可一想到那么多银子,都给了一个和楚家夏家不相干的人,夏梓滢想起来,就幸灾乐祸,夏梓晗少了一笔银子,可在幸灾乐祸的同时,她还有很多的心疼。

  她道,“听说楚家有好多银子呢,那楚老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老糊涂了,不然,怎么会好生生的会想到要过继嗣孙,这么多银子,白白便宜了别人。”

  总感觉楚家那些银子,就该是她的一样,而现在白白给了白月熙,就好像是在剜她的心一样。

  让她好生不舍,心疼的要命。

  西瓜被切了八瓣,夏梓岚拿起一瓣,就忍不住啃了一口。

  啃了半瓣西瓜的她,闻言后,就抬起头,不认同的道,“怎么会是别人,等过继完了,白大夫就是楚家的大少爷了,是楚老夫人的亲孙子,这怎么会是别人?”

  见她啃的嘴角两颊都是西瓜汁,夏梓滢的眼中就闪过一丝嫌弃,对夏梓岚的丫鬟道,“恶心死了,你们怎么伺候四姑娘的,怎么不给四姑娘把西瓜囊挖出来,用牙签扎着吃?”

  “你不用怪她们,我就喜欢这样啃着吃,吃西瓜,就得啃着吃才有味道,用牙签扎着吃,味道会变得寡淡无味不好吃。”

  夏梓岚吞下嘴里的一口西瓜囊,就开口为自己的丫鬟说话,她也不喜欢夏梓滢用看狗屎一样的眼神看着她的丫鬟。

  那是她的丫鬟,她娘说过,她的丫鬟就代表她的脸面,夏梓滢居然用看狗屎一样的眼神看她的脸面,哼哼……

  夏梓岚就道,“我知道,三姐眼馋二姐有好多银子,现在那些银子都给了白大夫,三姐心不甘,嫉妒了,三姐,你心里是不是在想,那些银子怎么不给你,为什么要白给白大夫?”

  “你胡说八道什么。”被说中了心事的夏梓滢,恼羞成怒,狠狠瞪了她一眼,“你现在年纪也不小了,别成天拿着话就说,就你这样的,以后,谁敢要你?”

  “没人要娶我,我也不会去跟男人去树林子里乱来。”夏梓岚不客气的道。

  夏梓滢的脸色一白,突然疯了一样的揪住夏梓岚的一把衣服,面色狰狞,“你乱说什么鬼话,你从哪里听来的,外面是不是有什么谣传了?”

  难道,那日的事,还是传出去了?

  

第443章 姐妹打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后结束限免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