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第二个朋友

  由于一开始三个女生走得太慢,唐筱到山顶的时候其他同学都开始陆陆续续往回走了。

不过唐筱实在是累了,随地找个石头就坐下歇息。

片刻后,眼见天色变暗,唐筱站起身准备下山,刚转过身就发现身后的石头上背对着她也坐了一个人,唐筱心里一怵!

这大晚上的,不会这么倒霉吧?

唐筱蹑着脚准备悄悄离开,心里默念着:这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婶,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冤屈记得下去找阎王爷给你做主啊!我是真帮不了你。

“唐筱?”正在唐筱心里默默‘超度’的时候,他开口了。

唐筱眼睛一闭,豁出去了:

“这位大哥,我不是有意闯入你的地盘的,我马上就走马上……”停!这‘鬼魂’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唐筱将眼睛打开一条缝,怎么是他?

唐筱见他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轻咳一声,假装若无其事的开口:

“林梓良,你怎么还在这儿?”

“我在等人。”

唐筱没错过林梓良脸色一闪而过的窘迫,难道是温茹倩?

“那她还来吗?”

林梓良摇了摇头。

唐筱翻了个白眼,这傻瓜,“那你还等什么,打算晚上在山上过夜?”

林梓良无奈的笑笑:

“刚准备下山就看到你在这鬼鬼祟祟的。”

唐筱一头黑线,谁鬼鬼祟祟的了,谁,是谁?

两人不再言语,一同向山下走去。

“你呢,你怎么一个人在山上?”林梓良突然开口。

唐筱一囧,哪好意思说是因为自己逞强,随口说道:

“唔……我散心。”

林梓良嘴角微微抽搐,这理由好……有特色。

林梓良走在唐筱的后面,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安静的时候竟也不觉得尴尬,就像相识多年的老友。

“你跟温茹倩关系挺好的哈!”唐筱装似不经意的开口。

“嗯,我跟她是朋友。”唐筱看不清林梓良的表情。

唐筱松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害怕听到其他的答案。

“她是我在这个学校的第一个朋友,”沉默一晌,又听林梓良似是自说自话的开口,“可能是由于家庭的原因,我从小就不擅长于融入集体,不喜欢做别人都在做的事,所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可是她不一样,虽然我不说,可是她都知道。”

唐筱心里一酸,温茹倩何其幸运,第一个的分量永远要大于第二第三的和吧?

就在这一刻,唐筱开始心疼这个温暖内敛的男孩,他的不擅融入集体与她从小就害怕新环境是何其相似,所以她能理解那种发自内心的孤独感与无力感,只是她和林梓良面对相似的环境却选择了截然不同的应对方法,唐筱是尽力的融入来打消这份孤独感,而林梓良选择的却是封闭自己,等待别人来开启被他关闭的门……

见唐筱不再说话,林梓良再次开口:

“你们是一个宿舍的对吧?”

唐筱点点头,半晌才意识到他应该看不到,才轻声说:

“嗯。”

“那你以后可以帮我一些小忙吗?”

唐筱忍着心里的不舒服,佯装轻松道:

“可以是可以,不过嘛……”

“不过什么?”

唐筱笑笑:

“你说我现在算不算你的第二个朋友?”

唐筱听到林梓良闷笑一声,随即开口:

“算!嗯……勉为其难的算吧。”

两人相视一笑,感觉有种淡淡的温暖在彼此的心底化开。

在这个晚上,两个人像是久旱逢甘露的幼苗,贪婪的汲取着彼此身上的温暖,尽管没有太多话语的点缀,两颗心却在无形中靠拢。

两人下山后,大部队已经集中在了校园门口。杨东见两人平安回来,嘱咐大家回去早点休息就解散了队伍。

人群很快散去,最后只剩下唐筱三人,叶子谦,林梓良和温茹倩,却出奇的无一人开口打破沉默。

唐筱见气氛有些诡异,挠挠头,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这个……我们刚刚在山顶遇到,就一起下来了。”

曾晗瞥了唐筱一眼,“以后不许再一个人乱跑了!”

唐筱自知理亏,点点头不再开口。

叶子谦从一旁走过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筱,一语不发,转过身就回了学校。

唐筱一脸的莫名其妙,看看剩下的几人,问道:

“他怎么了?”

“他刚刚回去找你了。”丁蔚然淡淡的开口,不似以往总是愣头愣脑的活跃气氛。她当然也没说她是追着叶子谦一起回去的。

唐筱一怔,感觉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蔓延。

沉默半晌,温茹倩轻轻的开口:

“唐筱,曾晗,丁丁,我有点事就先走了,你们也早些回去吧!”

温茹倩说完走到林梓良面前,并没有抬头看他:

“我有事情跟你说。”

林梓良对唐筱笑了笑,算是打过招呼,转过身跟温茹倩走了。

唐筱心里一阵苦涩,无奈的开口:

“晗晗,我这飞蛾可能还是注定摆脱不了宿命!”

曾晗担忧的看着唐筱:“你何苦要为难自己。”

唐筱轻笑一声,不再说话。

一旁的丁蔚然就是再迟钝也发现了问题,犹豫着开了口:

“那个……筱筱,意思是其实你喜欢的不是叶子谦?”

唐筱看着丁蔚然期待的目光,怎么还会不明白她的心事,轻笑一声开口:

“我当他是好朋友。”

丁蔚然松了一口气,那么,是不是证明她还有机会?

三个女孩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各怀心事,一路无言。

爬山那日过后,日子还是一如既往地平静,只是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当中就慢慢的深入骨髓。

下午第二节是李渊的物理课,李渊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毕竟有几十年的教学经验,跟那些刚出来实习的毛头小子比起来可好了太多,唯一的缺点就是过于严厉。很多他认为简单略过不讲的知识点,就算不懂也没人敢举手提问。毕竟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小姑娘们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当着众人的面被怀疑智商。

同学们不似第一节课时的昏昏欲睡,纷纷打起精神听李老头“讲经”。

李渊正在讲的是刚做完不久的测试卷,让同学们前后交换试卷评阅。唐筱只得无奈的把自己那份“惨不忍睹”的试卷交到了林梓良的手上。

唐筱捧着林梓良的试卷的时候,只差没有跪下膜拜了,这跟自己的那份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选择题部分撇开不说,后面的三道计算题,林梓良的试卷上每一道都工工整整的计算出来了答案,不像唐筱龙飞凤舞的画出来几个公式,就没了下文。

唐筱顿感自信心受挫,这样打击她求知的欲望真的好吗?

第八章 第二个朋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