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换座

  丁蔚然研究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杨东排座位的方针到底是什么,自己没考好,却被安排在了前排,难道是想把自己放眼皮底下,时时盯着?

唐筱却没想那么多,她此刻唯一的注意力都在她的名字……的前一个名字上——林梓良!这么算下来,林梓良坐她前面,唐筱无奈笑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自己的心情,明明不想有纠葛,这算是天意吗?

看好自己的座位之后,同学们都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开始漫长的“迁徙”之旅。

叶子谦看着斜前方那个正手忙脚乱的整理东西的女子,眉头微锁,这一次,杨东把他也调去了前排,对于坐哪里叶子谦倒是没什么意见,可是唯一的问题是唐筱坐在后面!

叶子谦掩起自己的情绪,状似不经意的开口:

“唐筱,这下开心了吧,终于远离我了,再也没人会欺负你了。”

唐筱闻言,转过身,看着叶子谦略显委屈的表情,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调侃道:

“我说哥们,你这一副小媳妇儿的模样是闹哪样,该不会是舍不得如花似玉的本小姐吧!”

对,我就是舍不得你,那又怎样?

“你这脸皮还能不能再厚一点了,我是巴不得离你越远越好,你看看你这……”叶子谦伸手从唐筱头发指到脚跟,“哪里像个女子了,简直是标准的男人婆。”可是我就是喜欢这样子的你。

后面那句话叶子谦没说出来,他觉得时机还不到。

唐筱撇撇嘴,伸手捋了捋不乱的头发:

“我高兴,我喜欢,我骄傲,你的意见驳回!”

叶子谦无奈的笑笑,其实,你怎样我都喜欢。

一旁收拾东西的丁蔚然见叶子谦不再搭话,纳闷的甩了甩头,她总觉着自从唐筱那次晕倒过后,叶子谦变得不一样了,具体哪里变了,她也说不上来。

叶子谦见唐筱的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走过去,二话不说抱起装着书的箱子就走向唐筱的新座位。

唐筱看到叶子谦这幅别扭又可爱的模样,笑着摇摇头,这孩子……

教室里差不多安静下来的时候,薛永明拿着一叠试卷悠悠的走了进来。

在所有老师中,薛永明应该是最幽默的,他不发脾气的时候平易近人,发脾气的时候,还是平易近人,和班上的学生大都保持着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

“语文成绩大家应该都知道了,试卷拿下去,好好总结一下哪些分是不该丢的,等一下开始讲试卷。”薛永明随手把试卷丢给了语文课代表。

唐筱的座位在中间靠后的位置,靠在椅背上扫一眼教室,大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架势。

这次的座位安排总体来说,唐筱还是比较满意的,同桌是一个话不多的胖子,平时没怎么接触,甚至不怎么记得他的名字。

唐筱伏下头,看了看正在看试卷的胖子,悄声问道:

“哎,同学,你叫什么名字来着,不好意思,我记性不太好。”

高冷的胖子施舍给唐筱一个眼神,淡淡的开口:

“蔡即史。”

唐筱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什么!踩鸡屎!”

胖子一头黑线,这女人,耳朵怎么长的?

看到同学们投过来像看怪物一样的神情,唐筱咳嗽一声,若无其事的开口:

“不好意思,今天嗓子不大舒服。”

唐筱敛起笑意,忽略掉胖子的一头黑线,煞有其事的开口:

“没事,踩鸡屎就踩鸡屎吧,你不要怪你爸妈,她们给你取这名字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

蔡即史觉得他要是再不开口,这女人指不定要说出可能是他妈生他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鸡屎这样的话来。

“唐筱同学,我叫蔡即史,不是你口中的踩鸡屎”,胖子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递过去。

唐筱笑盈盈的接过纸,看到上面的名字,脸色一变,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伸手抓了抓头发,尴尬的开口:

“蔡……蔡即史同学,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光记性不好,连耳朵也不好使,你不要介意。”

蔡即史点了点头,瞬间恢复成了高冷的胖子。

唐筱正准备拿起试卷,就听见前面传来低低的闷笑声。

他……是在笑她吗?唐筱头顶一片黑线,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随着十月的到来,校园里那颗不知道见证了多少青涩故事的银杏树渐渐换上了新装,褪去了盛夏时的激情,感受着独属于秋季的闲适与淡然。

日子一天天的过,大家都在平凡的生活中探索着不平静。

唐筱渐渐找到了在新环境中静下心来的方法,开始她虽算不上多刻苦却也过得充实的生活。每个早上,唐筱还是无一例外会从抽屉里摸出温热的豆浆和红豆面包;有时候免不了和林梓良有眼神的交流,唐筱总是回以一笑当做打招呼,仿佛跟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叶子谦和丁蔚然做了同桌,自习的时候时不时的会从前排传来丁蔚然的怒吼声;上课的时候,唐筱偶尔会看到从后排传给林梓良的纸条,当然不用问也知道是从哪传来的。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每一个今天都会成为明天的铺垫。

周六这天,杨东说是最近班里学习气氛过于紧张,准备借这晚自习的时间带大家出去爬山放松一下。

唐筱一阵迷糊,这爬山也就爬山,你好歹提前说一声啊,手机没电了可怎么好,转念一想,反正她一直跟曾晗她们待在一起,不带手机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是在杨东的带领下,一个班五十多个人浩浩荡荡开始了登山之旅。

上山的时候,天色已近黄昏,秋风徐徐拂过,带走了白天的闷热之感。可能是平时学习过于紧张,好不容易走出校园,同学们都像脱缰的野马再也禁不住大自然的诱惑。

杨东见大家都很开心,并没有过多的约束,只是一再强调注意安全之后就放任同学们自由登山。

唐筱三人很久没有出来活动,今天也是格外的兴奋,三个女生手拉手,一边顺着盘山石梯往上走,一边唱起了歌。

唱的累了,就坐下来歇歇,歇息够了,又继续爬。

看着山顶的大片平原,丁蔚然实在忍不住开口:

“好累,太久没锻炼了,实在是爬不动了!”

曾晗也是气喘吁吁:

“要不,咱们就在这等大部队回来吧,我也不行了。”

“那不行!看着胜利就在眼前,打退堂鼓可不是本女侠的作风,”唐筱看了眼累的要死不活的两人,接着说,“要不,你两在这等大部队,我上去看看?”

“不行,你一个人,天都黑了,很危险。”曾晗急忙开口。

唐筱翻了个白眼:

“姐姐啊,你这是被害妄想症,是病,得治!”

不待二人开口,唐筱转身往山顶走去,边走边回头说:

“放心吧,大部队都在上面呢,一会要是没看见我,你们就先回去吧,我会跟着大家回来的,啊!”

两人无奈的摇摇头,这丫头,倔驴脾气。

第七章 换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