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纪殇殊心途

水梦初还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2 情愫初生

  那骇人犀利的目光,俯视所有人 。

唯独她,却温柔倾至 。

如梦初醒,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薄薄的白纱窗帘照射到幽暗的房间时,

楉枍便醒来了 。

朦胧的光影中,她发现自己在一个简洁,古典的房间里,房间周围弥漫着淡雅清新的香味,而凝渊早已不在 。

楉枍不由感到有些失落,正想出去走走,寻找凝渊 。

这时,只听门外一阵敲门声,附和着一句:“楉枍小姐,我可以进来吗?”这声音礼貌而又带有几分敬意 。

楉枍一听便知道门外的人是这座城堡的侍女,便说:“嗯,你进来吧,门没有锁 。”

推门进来的是一位端庄俏丽的女孩,只见她手中拿着一件白玫瑰真丝薄纱长裙,看上去价值连城,璀璨夺目 。

她向楉枍走来,正用略带喜悦的神色望着楉枍,从那双亮眸里楉枍可以看出她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 。

她说:“尊贵的楉枍小姐,很荣幸能为您服务,我是这里的侍女:绯樱,请您先把这件礼服换上,然后由我帮你梳妆,再随我带您到大殿享用早餐 。”

可想而知,楉枍已身处魔王殿,这对于她现在的身份和处境来说,犹如身陷龙潭虎穴,焉焉待死 。

楉枍接过礼裙,问绯樱凝渊的去向,她告诉楉枍凝渊去处理政务去了,得晚上才能回来 。

“我先去换礼裙,你待会再为我梳妆罢 。”楉枍不再多问,在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个暖心的微笑,示意让绯樱离开。

绯樱听后便安心离去――换衣时,楉枍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份的特殊性,心语:我是天使神族的郡主,他是魔族君主,神与魔对立,正邪相克,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自上古以来的禁忌,是不可摆脱的桎梏 。也许我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濒临死镜的神族少女罢 。我并不奢望他寄予我其余情感,但我只想留在他的身边,哪怕会消磨耗尽自己仅存的生命……

换上礼裙后的楉枍,站立在镜子前望着镜中的自己,神色冷淡得坦然自若――白玫瑰真丝薄纱长裙将她唯美优雅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绝世红颜,不染纤尘 。

这时,绯樱再次回到房间里准备为楉枍梳妆 。见到这样美丽的楉枍后,不禁惊呼道:“哇,楉枍小姐好美喔~请让我为您梳妆吧 。”

“嗯 。”楉枍坐在梳妆台前,凝望着镜中的自己,任由绯樱摆弄着她细碎的银白长发……

不一会儿,绯樱为楉枍梳妆完毕,楉枍的银白长发被整齐地绾在后面,显得愈加柔美优雅 。

待绯樱为她戴上熠熠闪耀的星辰之冠,更显神族郡主风姿 。

接着,楉枍穿着水晶高跟鞋随绯樱走出房间,晶莹透亮的水晶鞋碰触地面的声音清脆悦耳,纯白长裙直垂地面,一袭白纱笼罩在裙面之上,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这时,楉枍才发现,偌大的魔族城堡,就她和侍女绯樱两个人,简直无聊至极 。

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楉枍穿着纯白梦纱礼裙,长裙垂地,裙摆飞舞 。

她踏着高跟水晶鞋,姗姗走下楼阶,皇冠焕发迷人光彩,银丝如行云流水,散发出一缕特殊的迷迭香 。

楉枍随侍女绯樱来到殿内大厅,宫殿的每个角落都飘散着一种古典雅致的气息……

楉枍优雅地坐落在座位上,只见眼前一雕花长桌上摆设着一只玲珑剔透的花瓶,而花瓶里摆放着两朵黑白玫瑰,格外迷人眼帘,弥漫着魅惑香气 。

楉枍好奇,忍不住想轻触下那两枝诡异的黑白玫瑰,可当她的指尖在碰触花瓣的前一刻,绯樱却厉声喝住了她:“不能碰!”

这可把楉枍吓了一跳,吃惊地退了几步,一个踉跄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好在绯樱一把扶住了她 。

绯樱告诉她这两枝黑白玫瑰是生长在黑暗深渊极端的花朵,附有魔力,绝美倾世,但却剧毒无比,黑暗至极,全世界仅有这两枝,唯有魔王殿下那样特殊的体质才能安然无恙地碰触,否则必死无疑 。

楉枍听后,觉得绯樱所言未免夸大其词了些,不由追问:“不过区区两枝玫瑰,怎会有如此威力?就算它是生长在黑暗的极端,附有魔力,也不至于一触即亡罢?如果是神呢?也会像你所说那样么?”

绯樱言:“即便是神最多也只能撑2个半小时,时间一过,灰飞烟灭,神形俱灭 。”

楉枍言:“可有解毒之法?”

绯樱言:“也不是没有可解之法 。唯有喝下魔王凝渊之血,方可解此毒 。只因他的血至邪至魔,没有一丝杂质,纯粹至极 ,亦可将中毒之人起死回生,不过取魔王之血极其困难,不易取之 。即便饮下魔血活过来,也会因无法消受魔王之血而走火入魔,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听完这番话后,楉枍颇有感悟 。

她想:若有女神之泪的庇佑,自然能安然无事,何必如此繁琐,可问题是现下封印还未解开,身体又这么虚弱,自然碰不得那玫瑰 。

再次深望了眼那绽放得正妖艳的黑白玫瑰,骤然发现那两枝玫瑰与刚才有所不同,周围若有若无地萦绕着几丝暗紫与血红的流光幻影,甚是诡异……

过后,绯樱将楉枍扶回座位,端上早餐,准备让楉枍食用 。

绯樱端毕,言:“楉枍小姐,请慢用 。”绯樱怯怯退下,留楉枍一人独自享用早餐 。

楉枍望了眼桌子上的美味佳肴:热牛奶,曲奇饼,慕斯蛋糕,蜜糖果卷,酒心巧克力,草莓汁,青苹果。毫无食欲,纹丝未动 。

无时无刻不在想凝渊的事,感觉只有在他的身边才能感到安心,仿佛拥有他就拥有全世界,没有他就会感到焦虑不安,即便他是恶魔,那又如何?

从她坠入魔界见到他的第一眼,她的心,就已经交给了他 。而他,身为魔王却出手相救一位素不相识的月神,他的温柔只属于她一人 。虽然尊为魔王,但本质却是一个纯净明晰,澈若清水的少年,只是被魔性浸染了而已 。

这一天,楉枍在漫长的等待中度过,却始终没有再次见到他,虽然知道他很忙,但心中还是隐隐盼望他能早些归来 。他总是这样神秘,来无影去无踪,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入她的心房,如梦如幻 。

楉枍穿着单薄的蕾丝白裙,坐在窗台上等至夜幕降临,

终于炽热的心耐不住漫长时光的等待,思念和牵挂伴随着她,赤足走出城堡宫殿,去追寻他的足迹 。

不知不觉,楉枍陷入了一片白色玫瑰花海,迷失方向……

在这片花海中,黑夜连着茫茫花海无尽头,天际与地平线相接 。

夜风冷寂肃静,吹乱了她的雪白银发 。

这时,楉枍仿佛感觉自己也是这些白色玫瑰中的其中一朵 。

瞬间,她仿佛感觉他就在她身边,他的气息就在她的周围徘徊,像做梦一样不真实 。

直至,他一路走来的方向,白玫瑰染成黑玫瑰;直至,他走近她的身后抚弄着我的银白长发;直至,她似乎能听到他在她耳畔微弱的呼吸……

她不敢回头看他,生怕他在她转身之前在她眼前消失。她带着颤抖的声音问∶“凝渊,是你吗?”

当听到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嗯,是我。”温湿的眼眶里含着的泪水,划过脸颊流了出来,滴在他冰冷如冬的手上。

她激动地转过身抱住了他,久久不愿放开。当他看见她穿这样单薄的衣裙走出来,担心她怕冷生病,随即把他自己的外衣披在她的肩上,依然能感觉得到那冰冷的指尖所缭绕的寒气 。

片刻之后,只听他疲惫地说:“我乏了,你陪我赏月罢。”

也许在她面前,他可以不用自称吾,亦或是冷傲疑心,在她面前他可以不用那么累……

夜幕天际,辰星闪烁,在花海的某一棵樱花树下,楉枍与凝渊正在那里憩息沉睡。樱花纷飞,漫天花雨。凝渊倚靠在树下,白皙异常的脸颊沉眠在睡梦中,而她则在一旁静静看着熟睡的他。一股暖流涌进她的心涧,甚是温馨。她轻声吟唱着动听清亮的歌谣伴他沉睡。

歌声飘渺,花瓣飞扬。

他们就像两个平凡的少年和少女一起沉睡在这花海中……

Chapter2 情愫初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