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er20 雪族元首〖2〗

  雪皇圣殿里,

雪皇雪莘凛然风姿站立于水晶上阶镂空雕冰龙纹主座前―――正在运用仙法灵力催动圣光法阵,一瞬之间灵光浩渺,仙气盈盈,旭光萦绕而上……

那圣光法阵运转速度初缓而后急,待极速运转一时片刻过后。只见那传说中记载着六界上古历史记录的天界神典已召唤而出,由上缓缓坠落于伫立在法阵中央雪族元首的右手之中……

圣光法阵逐渐消失,那闪着璀璨星光,透着凛冰寒气的天界神典悬浮于雪莘手中,泛着飘渺仙气,袅袅灵霭……

雪皇雪莘缓步走至楉枍面前,将天界神典郑重地传入楉枍手中,仿佛在进行着一项庄严的仪式,神圣不可侵犯般道:“枍儿,这是天界神典。你小心拿好,查询完毕即刻交还于吾手中。”

“嗯,雪姨放心。只需等待片刻就好,查完女神之泪的破解之法后,我定会当场将天界神典交还与你。”楉枍点头接过天界神典,承诺说道。

随后,楉枍即刻施展灵力启动悬浮于手心之上的天界神典,心中默念想要搜索的答案―――只见那本天界神典由灵力仙法的驱动而快速运作,翻动着一页页的史记文案……

片刻,神典的搜寻答案出来了。显示在书面上,只见寥寥一行古言文辞———“将神魔之血融入灵晶神钻中方可破解”。

楉枍见此答案低首沉思半响,斟酌良久后仍是谜难未解,参悟不透其中的奥妙玄机。她心想:“若灵晶神钻指的是女神之泪上所镶嵌的晶钻,那么神魔之血又是何物?上哪去寻,又要如何融入?这本天界神典上都没有详细记载,可谓是迷雾团团。”

雪皇雪莘见楉枍得此答案后还是一脸愁容忧思,不由疑惑问道:“枍儿,怎么样?找到答案了么?”

楉枍闻言,合上神典,转身将手中灵光浮现的天界神典交还与雪族元首手中,叹息说道:“答案虽是找到了,只是枍儿不能解开这其中的谜题机锋,无非只有一句‘将神魔之血融入灵晶神钻中方可破解’。至于在哪去寻这所谓的神魔之血,如何融入都没有详细记载。”楉枍无可奈何地吁叹着,不想自己千里迢迢赶来这冰天雪地的雪皇圣殿却得了这么个虚无缥缈的解法描述。

“枍儿不用如此忧愁,神典上记载的破解之法都是古方,时隔千年之久的解法未必真有效果,何必深究于此呢?好啦,咱们暂时先不想这些烦心事。就算女神之泪的封印没解开,雪姨还是能带枍儿回家的呀。”雪莘慈爱地劝解楉枍说道。

听到“回家”这个词,楉枍心中一痛。家?她还哪有家可归?父亲早在千年之前死在她所爱之人手下,而母亲却为封印杀夫仇人竭尽毕生灵力而不幸逝世。她现在千辛万苦地回归天界,不过是回去一个归属地罢了,哪有家可言,真是讽刺。

楉枍一想到凝渊与自己之间的爱恨纠葛不由联想起他那已破封的恶魔之瞳,话锋突转向雪皇问道:“唉,为何女神之泪数千年下来封印始终未得解开,连我母后也束手无策……而同样是六界之中足以与女神之泪威力所能匹敌且不相上下的恶魔之瞳的封印却早已在千年之前就已经解开了呢?当年杀害我父王的凶手———魔王凝渊就是用恶魔之瞳施行魔族血咒将我父王致死的。雪姨,你的神典里有记载他是怎样破解恶魔之瞳封印的么?我想参考一下。”

“魔君凝渊?他魔族的恶魔之瞳封印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解开了呀。至于破解的方法嘛……嗯,让我想想———好像没有记载哎,神典里只记载关于神族圣物的破解之法,而关于魔族的只记载着一些魔族在六界之中的战况史记,并没有记录关于魔族邪物的破解之法。”雪族元首摇头答道。

“噢……好吧。那事不宜迟,该查询的答案已经查完了。雪姨,我们即刻启程前往天界罢,我怕时间拖得越久,初雲姐姐会越担心我。”话题结束,楉枍提醒雪莘即刻启程前往天界。

“好,枍儿,你先同天命玄鸟在外面候着,我去命人将我的冰晶宝辇牵出来。”雪皇雪莘将手中天界神典收回,转身命令两个侍女宫娥去牵出冰晶宝辇。

楉枍向雪皇辞谢后正准备退出雪皇圣殿在殿外等待,谁知,刚一出殿便迎上了姝娈那张已经等得不耐烦的脸和挂在脸上急切的表情,“怎么样?主人,你和雪族元首雪莘陛下谈得怎么样啦?她有没有答应借与你天界神典啊?关于破解女神之泪的封印的解法找到了么?到底怎么样啊,主人你倒是快跟我说说啊……”姝娈眨着清亮双眸激动地一问连珠道。

楉枍面若冰霜,细白玉腕捏起颈间所佩戴的女神之泪上面镶嵌的灵晶神钻自顾自凝视着若有所思,头也不回说道:“破解之法虽是找到了,但我不能通其意。神典上的古文言辞记载得太隐晦了,根本无从破解。”

“啊,这样啊……那主人,我们现下该怎么办?”姝娈眼含失望神色,忧虑问道。

“娈儿,不必忧心。雪姨手上有越界令牌,她已经答应送我们回归天界了。”楉枍说道。

听闻喜讯,原本灵力已不充足的天命玄鸟姝娈立刻雀跃起来,因为她可以不用再消耗大量灵力带着主人越界了,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咯!

姝娈欢呼说道:“那真是太好了!有了越界令牌,回归天界时就不用耗费那么多灵力了。”即使是天命玄鸟这种能越界的上古神兽,想要违反六界法规私自越界也是要消耗大量灵力的。六界之中拥有能够越界的神兽坐骑的绝世高手少之又少,几乎是寥寥无几。可见姝娈与楉枍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不一会儿,两个小宫娥就已将雪皇雪莘的冰晶宝辇牵出来了———那是一座由凝冰晶石雕成的玲珑宝辇,轿身清幽剔透,空灵别致,瑞霭纷纭,车足则星光闪耀,仙雾缭绕。

“枍儿,轿辇都备好了,咱们上轿启程罢。”雪莘步履轻盈地从雪皇圣殿地走至殿外对楉枍说道。

“雪姨今日之恩,来日枍儿定当结草衔环相报。”楉枍携着姝娈向眼前这位高雅华贵的雪皇陛下躬身一礼说道。

“你不必如此,自小你父母就走得早,我何不是把你当亲生女儿般对待。雪姨是如何疼爱你的,你还不晓得?何必来这些个虚礼,作践自己身体。”。雪皇雪莘上前扶起楉枍,温和说道。

“雪皇陛下,事不宜迟,赶进行程要紧,我们还是快上冰晶宝辇罢。”姝娈说道。

说着,一行人陆续上了冰晶宝辇。雪皇一声令下,候在殿外一旁的侍女即刻运用灵力驱动宝辇前行……

冰晶宝辇受到灵力的驱使,冰晶车轮周围的灵光仙气愈发密集,悬浮于地面之上。顷刻之间,冰晶宝辇便循着固定设置好的天界路线行驶……

冰晶宝辇内――――

姝娈坐在楉枍的旁边,楉枍则与雪皇雪莘相对而坐。

倏尔,楉枍脑海中突然忆起她心中一直很疑惑的问题,便顺势开口请教雪莘问道:“雪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千年前我父亲死后继任天神皇位的是溯宸皇伯而不是我的皇兄祁夙呢?”关于溯宸皇伯继任天神皇位这个事实一直很让楉枍感到疑惑。又推测道:“按理来说,父王战死后继位的应该是流着我父王血脉的长子―――皇兄祁夙。怎么会是皇伯呢?难道……溯宸皇伯一直深谋于皇位神权,篡位得来的?”

“……即使浥宸仙逝,拥有继承皇位权力的神君并不是风神祁夙,而是北王溯宸,也就是现在的摄政王。因为继承皇位所需的资质,不仅止于高贵的血统,还涉及到灵力高低、处理政务能力、领导力、资深经验与精准判定力等多方面综合能力也是成为一位君主的主要因素。也只有溯宸这样灵力深不可测的神君才能胜任罢,因为他也是唯一能与魔君凝渊所匹敌的绝世高手……介于皇子祁夙尚在,溯宸只好以摄政王的身份继位,名义上是暂时为未来天神皇位继承人代理政务,实质上他已完全掌握天界神权,并且完全有能力驾驭。现在他是天界最高权力执行者,以后也将永远是。”雪皇雪莘明析说道。

Chaper20 雪族元首〖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