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er24 命运归宿〖1〗

  “什么……怎么会这样?皇伯您居然是我的亲生父亲……那我的天水蓝瞳又该如何解释呢?如果我真是你的亲生女儿按理来说应该遗传了您和母亲的纯金瞳色,怎会是和浥宸养父相匹配的天水蓝瞳?”楉枍疑惑问道。

“枍儿,你出世时本已遗传我和你母亲同样象征着天使神族皇室纯血种的纯金瞳色;但由于你的养父浥宸的瞳色是青蓝色的,你母亲为防止浥宸起疑心,便将你的纯金瞳色隐藏起来幻化为天水蓝瞳才不会惹人怀疑……”天神溯宸温和地抚摸着楉枍的白皙手背缓缓说道。

“那可有破解之法?”

“只需待女神之泪晶钻中所含蓄的灵力被释放蓝瞳幻术也就能引刃而解了。”天神溯宸道出破解幻术之法。

“父亲……千年之前那场神魔大战,母亲为封印魔王凝渊拯救天界于水火之中,而不惜牺牲自身性命的时候,你在哪?你为何不去救她?让她一人独自去殉难?”楉枍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年她被哥哥保护着眼睁睁地看着母亲以自己毕生的灵力为代价换取封印魔君千年之久的时限,只为给天神界带来短暂的和平与安宁。

“枍儿,千年之前的那场大战开始前我已在闭关静修,根本毫不知情,我也是身不由己;直至事发之后才知晓内情,那时我已无能为力……枍儿,原谅父亲好吗?我承认是我溯宸对不起你和你母亲,我已亏欠你们太多太多;可事到如今,某些人和事我们都已无力挽回。现下的我只能将我对你母亲的愧疚在你身上弥补,加倍倾注和爱护不再让你受任何委屈和痛苦……无论你如何决定你的未来,父亲都会永远支持你,绝不提丝毫异议。”天神溯宸哀叹道来原委。

“父亲,这数百年来您对我的照顾呵护枍儿早已将铭记在心,过去往事种种如烟随风飘逝枍儿早已释怀。其实早在千年之前您将我从魔族妖兵的围杀中救出那一瞬间,枍儿早已将您视为我的再生父亲,从未心怀怨恨。”楉枍伸出雪嫩纤手亲切地搭在天神溯宸的手背上,轻柔地微微一笑满含温暖。

“枍儿,我的女儿……让父亲抱抱你好吗?”千年之久未曾相认的父女之情终在这一刻得以圆满,看着眼前这个已出阁的乖巧闺女,溯宸心中满是心疼与怜爱。

“好,”楉枍听话俯倒在天神溯宸的前膝上,任父亲慈爱地抚摸着她皎白如玉的脸颊,整理好她微乱的银白发丝。“父亲,你能答应我一件事么?”

“甚么事?枍儿不妨直说罢。”

“我……我想再去一次魔界找他当面问清楚千年之前那场神魔大战的原委,我相信他必有不得已的苦衷,否则他也不会无缘无故不带一兵一卒的闯入天神界。若他真是有意为之,女儿必当场与他断绝关系,所有牵扯一笔了之。”楉枍直言说道。

“枍儿……你终究还是放不下啊。父亲知道那个人在你心中的地位,但他始终是魔君,你们在一起只会酿成苦果,不会有美好的未来的。父亲该说的都说尽了,若你执意不听,我也不拦你,父亲尊重你的任何选择……几时起程?需不需要带上父王的神谕宫羽,再遣派几个贴身侍女与你一同前去?”天神溯宸担忧说道。

“父亲,不必多此一举。这次我一人前去足矣。”楉枍果断地说道。

“好,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便多言。不过,你此次前去要多加小心,路途艰险,切记明哲保身。”天神溯宸嘱咐说道。

“女儿知道了,路上我会多加注意防身的。”楉枍从侧靠在父亲的前膝上起身,“那枍儿先回乾清宫与初雲姐姐他们喝茶说话去啦。父亲,你也来么?”

“嗯,枍儿去罢。父亲等会还要处理些天界政务事宜就不陪同你一块前去了。”溯宸目送着楉枍离开的身影婉言谢绝说道。

回到乾清宫————

祁夙与初雲姐有说有笑地喝茶闲谈,姝娈则在一边慢悠悠地吃着糕点做无聊的旁听者。

还没等楉枍迈进主殿门槛,一见楉枍回来,大伙便激动不已地团团围上来迎接———“怎么样?枍儿妹妹,皇伯这么着急找你过去究竟有什么事与你商谈?”祁夙走上前来好奇地对楉枍问道。

“枍儿,快说来听听罢。大家在你去见天神溯宸的时候可都为你担心着呢”连初雲姐姐也都按捺不住地围过来问道。

“对呀,对呀!主人你快说罢,我们听着呢。”见楉枍迟迟不开口说话,姝娈不由凑上来催促说道。

注视着祁夙真挚无暇的眼神,楉枍真的不忍心宣布这残酷的现实真相,难道她要无情地告知他:他们虽是一母所生的兄妹,却是异父同母所生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亲兄妹?

“……皇伯此次召我前去其实也并无什么大事要与我商谈,无非就是问我这次回归天界的路途中有没有经历什么磨难,身体可否安好,有没有受伤吃苦之类的寒暄话。皇伯可能是太过担忧我落难期间的安危,所以才会这么着急地传我过去的罢。”楉枍边走进乾清宫的殿内边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真的只是这样么?”祁夙不敢置信地说道。

“真的只是这样啦!不然你还想怎样?”楉枍嗔怪地在祁夙眉心间用力一点说道。

“……我还以为,溯宸皇伯此次召你前去是要宣布什么惊天大秘密呢———原来只是找你谈些闲言碎语,害我空想一场。”风神祁夙一屁股坐在白玉座上不满说道。

“哎,说了这么多,大家也都渴了罢。来,枍儿,你的雪顶含翠,趁温热喝了罢,凉了口感不好。”初雲姐姐端着景泰蓝茶盏走来,将手中盛着香茗的精巧茶杯递给楉枍。

“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惊天大秘密啊,是你多虑了!”楉枍面色淡定地咽下一口雪顶含翠冷然说道,缓口气接着又问初雲姐姐道:“对了,我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在这谈些什么呢?说来听听罢。”

“祁夙说他隔段时日便要携同你皇伯所遣派的神兵队伍出征魔界。”医仙初雲坐在冰玉琉璃高凳上概括性地答复说道。

“溯宸皇伯为何要无故派兵攻打魔界呢?莫非是魔族事先侵占了我们天使神族的领地?”楉枍一听到这件突如其来的战事,便不由神情凝重地关注起来,她有些疑惑父亲为何要突然派兵前去征讨魔族。

“不是,是因为众神君仙官纷纷上奏反映魔族势力逐日增强,若不斩草除根恐留后患,所以就以维护六界之生灵平衡生存之名义派出神兵仙官征伐魔界。”祁夙道出实情。

“……皇伯怎会如此下令?他族生命没有伤害我们,而我们便要先行一步将他族生命无辜迫害?不行,我得去找皇伯理论理论。”楉枍不相信如此疼爱她的父亲竟会如此狠心,要平白无故地派兵围杀他族无辜生命。

“枍儿妹妹,你先别激动。皇伯早在几日前就已下达了命令,现在神兵仙官们正在排兵布阵,为数日后征讨魔界之战做准备。你现在前去也没用,溯宸皇伯是不会轻易撤销征战行程的。”祁夙阻止说道。

“那要如何是好?难道要眼睁睁看着天界的神兵仙官在数日之后以维护六界之利益的名义肆意屠杀魔族众生而不管不顾么?!”楉枍愤懑不平地拍案而起。

“枍儿妹妹,你为何如此担忧魔族生灵的安危?这不是双方都还没开战呢嘛,谁胜谁负还不可定数,你怎瞎着急作甚?莫非是你与魔界中人有什么瓜葛?值得你如此担心的人我还真是好奇呢。”祁夙眯着狐狸一般诡谲狡诈的眼神,一脸狐疑地盯着窘迫的楉枍,像发现什么宝藏似的兴趣泛起。

“你真是不可理喻!正事忙倒没帮上几个,成天逍遥自在,颠倒是非,成何体统?!还在这里尽瞎扯些空话作谈,你怎不为你数日后即将面对的征伐魔族之战做准备?战场上生死皆由天定,胜负瞬息逆转不定。你倒好,还在这里悠闲自在,逍遥快活。你叫溯宸皇伯往后怎好放心把六界之主的天神皇位让给你继位?”楉枍气急上来狠话一撂,就是一顿劈头盖脸地训斥叱责。

“枍儿,别生气啦。我方才所说那都是违心之论,你可别当真跟我计较啊……我知错了,枍儿妹妹……以后再不敢随口胡说……这些子混账话了。”祁夙像个偷吃糖果被逮到的稚童那般拉拽着楉枍的衣袖焉焉道错,要怪只得怪他自己说话口无遮拦,大大咧咧的直爽性格。

“既知错,还不快去跟众神兵仙官排兵布阵,做好出征打仗的准备。”话音一落,祁夙便毫无怨言地撒腿跑去跟训练的神兵仙官们会合了。

说罢,人走茶凉。楉枍也欲准备起身向初雲姐姐告辞回月神殿———“初雲姐姐,今日便一叙至此,咱们来日再会罢。我先行回月神殿去了,请留步告辞。娈儿,我们走罢。”楉枍与初雲告辞,转身便唤回还伫立在一旁的玄鸟姝娈令其跟随身后。

“枍儿,才刚回来。这么快就走了啊,怎不再坐会儿?也罢,来日再叙罢。初雲姐姐这里永远留有你的位置随时恭候。路上慢走,再会。”初雲见楉枍如此直言说道,便猜想到她有急事在身也不再执意挽留一时半刻。

走出乾清宫,楉枍快步行走在通往月神殿飘浮的白云之上,姝娈则气喘吁吁紧跟其后,“慢点……主人,你慢点啊。走得这样急作甚?我都快跟不上你啦!”

“娈儿,你听我说。”楉枍不知想到什么突然停下原本快速前进的步伐,回头对姝娈正色言道:“你现在先回月神殿帮我镇守神职,在我不在的这几日里没有我的亲口召唤,你不得随意离开月神殿,知道吗?”

“主人……你为何突然如此说?你才回归天界为何突然又要离开?莫非是有什么紧急事件发生……主人,无论如何都请你一定要告诉娈儿你离开天界这几日到底要去哪儿,否则我是不会答应让主人你一个人独自去犯险的。”姝娈也停了下来像发生什么大事似的紧紧握住楉枍的双手说道。

“我……我现在要回魔界去查明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件事关乎到我一生的命运,所以我必须去弄清楚。娈儿,在我不在的这段时日里,如果有人来月神殿探访不管是谁,你对任何人都宣称以‘月神楉枍自回归天界以来感染风寒且灵力虚耗过度不宜见客’为由关门谢客。明白了么?”楉枍理智的对姝娈嘱咐道。

“什么?!主人你要再回魔界一趟?不行,魔界那么危险娈儿怎能安心让主人孤身一人独自前去……主人,娈儿誓要与你一起共进退,我定会拼死保护主人你的!”姝娈志气昂昂地拍着柔弱的胸脯说道。

“娈儿,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此事非同小可,而如果我离开天界后若有神君仙官发现月神殿无人值守,必惹众神怀疑,到时恐遭大祸。所以请娈儿务必要答应楉枍这一请求……你放心,如果我真的遇到危险,我定会及时召唤你赶来急救。”楉枍紧紧地抱着姝娈镇定说道,似在做离开前最后的告别。

“……好罢,主人。我答应帮你镇守月神殿,但你路上也要千万小心,保重自身安危,早去早归。”姝娈向楉枍道别。

“嗯,娈儿快回月神殿去罢。我过几日便会回来了,等我。那我先走啦,必要时我定会召唤你前来。”楉枍向姝娈做最后的保证,其实再次前去魔界能否安全归来她也没有足够的把握,但不知哪来的信念竟使得她有足够强大的内心能够勇敢的迈出第一步,也许是那份誓要理清一切悬念的好奇心罢。

说罢及此,二人便背道而驰,分道扬镳。

Chaper24 命运归宿〖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