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幽宫迷道坠生死,地宅物事竞怪异

  是什么稀世珍宝,传奇物事令强国如此垂涎?甘愿扔下美金亿万而不顾,只求一物?具体缘由大少不得而知,但是大少可以断定:这多宝盒定是不可用生命衡量之物,更不值得以钱财交易……

  大少越想越是激动,越想越是手痒……

  小小自私的凌泽既没有单枪匹马挑战四大强国,也没有通知中华政界。却是悄悄地一个人去“盗”宝贝了。

  多宝塔又名太子塔,取《法华经》“多宝佛塔”之义而定名,是保持原貌的最古老的建筑物之一,宝佛塔为五层方塔,双层塔座,三层塔身,有台无檐,全由太湖石砌成。上三层四面均凿龛雕佛,造型别致,气韵古雅。但在普通人看起来也是平淡无奇,空空如是。

  而它的神秘却鲜为人知。。。。。。

  那天傍晚,漫无边际的红云,如临大海之滨,真是波起峰涌,浪花飞溅,胜比绝景。三刻之后,五彩斑斓,夕阳褪色,夜幕朦胧,极为壮观。

  塔旁虽有个别考古学家徘徊,外层政府部队更是层层包围,严守挖掘现场。但是在大少身轻似燕,高超武艺与智谋之下。他还是顺利的进入了地下通道。

  凌泽在参差交错的隧道里走了足有三刻之多,看那隧道结构和用途,怀疑这应该是古墓!

  巨大厚实的山石砌成拱形,缝隙紧密粘合。以凌泽杀手的极快步速也在这看似不怎么起眼的隧道之内瞎转了三刻之多。他实在想不出,除了古墓特有的悬魂梯,还有什么可以令他产生错觉,无法找到正确的方向。就算绞尽脑汁,喝尽骨髓,他的脑中也只有这么点信息,唯一知道的信息。

  大少脸露喜色,喃喃自语:“进口就有如此勾魂迷道,怪不得挖掘工作迟迟无果,怪不得四国联盟如此看中此宝。”大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这传说的多宝盒定是亘古第一宝!

  大少越想越是迫切,疾步向前冲去。冲向欲望的召唤,冲向多宝的诱惑……

  赶了大约三分钟,凌泽发现这始于拱形的隧道通过拱形逐渐过渡,又变化了形状,看着这变成长方体形的,一望难尽的过道,凌泽皱起了眉头,托着下颌骨沉思几秒,便似离弦之箭穿行而始,准备越过这不知险恶的过道。

  刚行三步,骤然“囎”的一声。凭借着杀手天生的反应,瞬间,大少感觉不妙。只见多块长约两米,宽足一米的落石从大少头顶顺着前行方向急速下坠,更有一块长约4米,宽似3。5米的巨石在大少前方百米之处缓缓下坠,欲有卡死隧道之意。凌泽立即嘴巴斜拉,快速左右闪躲,如猴似兔,加速前行。

  就在凌泽心生希望,想松一口气时,暗弩突飞而来,左右墙壁火龙突显。映亮了整个隧道,点燃了冲锋的引点。。。。。。

  视线被挡,追石轰轰,巨石仅剩三尺,凌泽顿时心生冷汗,慌忙左右开弓,用尽全身细胞奋力闪躲,前行。不料,在离巨石十米之处,更是乱箭狂奔而来,势如破竹,巨石也有急速下坠之势,凌泽心里一狠,腾起飞身朝封口使力抛去,可真的是连吃奶的劲都突击出了。

  结果,还是对大少这样的高手来说----无颜见江东父老!

  下肋中三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凌泽刚好斜入不足二尺的巨石,凌泽在地上用力一拍,恰好入了里穴。大少顿觉心花怒放,有了点欣然之色。但是,未过一秒,未觉冷汗流下,双耳隆隆,肋部血痛,睡在地上的大少就看到了,双眼之上,一块诺大的平面巨石急速而来,未及思考,大少早已魂惊心凉,九天不见。

  只见凌泽双手代脚,脚踝一弯,咂地轰轰,行了5米之多,因来不及看方向,大少撞在了墙上。他才完全明白了,完全懂得了----屁股,永远代替不了脸,手,还是迈不开脚的步伐的无上真理!

  凌泽顿生死念,当下静在了原地。以为这次有点熬不过去了。这进口实在是大少平生仅见难之最。

  在最痛最深的绝望时,大少没有看到最美的宝盒,却有了刻骨铭心的记忆。

  感觉路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凌泽心走到了尽头。再深的绝望,再凉的心,都是一个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回避与等待始终不是办法。或许机遇就在下一秒,最怕,把最深的渴望停留在一瞬的暗屋子里,从此也会把本该属于自己的美好也白白放弃。成为遗憾。。。。。。

  还好,凌泽得到了上天的眷顾,此处再无机关,否则大少早已魂飞九幽,百虫噬尸了。

  神经一紧,痛入脑髓,凌泽发现肋上的箭因墙壁的撞击力作用,又入三分。听到后面轰的一声巨响,凌泽才感觉到冷汗直流,心跳如雷,下肢肋痛难受!

  再看看双手,犹如红烧猪蹄,外面层层乏着红色,油油的,真是惨不忍睹。大少挥袖擦了擦满脸的汗水,调节了下粗喘的大气。一口咬衣,一手猛地向腿部挥去,“啊”的一声,只见三支约有一寸来长的箭镞紧紧握在凌泽手中。

  大汗淋漓,一脸抽搐的凌泽大骂一句:“真不是他大爷的好活。”

  便将箭镞向前扔去。伸手入怀,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将瓶中药物撒在痛处,敷好伤口,大少无力的垂下双手,眼睛紧闭,歇息起来。现在大少可真是身心疲惫不堪,睁眼无力……

  定了定神,恢复了些许体力,凌泽睁开双眼,左右一望,皆灰****墙,墙上景观千奇百怪,下面铺有虎皮石,随势砌石,果真不落繁华。

  环顾一周,只见自己正坐在拐角之处,前方几米处出现两头石兽,一道石门,石门之上叠座兽飞檐,挂赤金双环,纵显身份之高贵。凌泽走进且细细看来,这石兽乃百兽之王,面生凶狠,盛气凌人,叫人心生恐惧,逼视不得。石兽正立于石门之前,好似忠实的士兵,时刻注意着附近的风吹草动。

  放眼仰望,檐角走兽、仙人走兽,檐角最前面似如“骑风仙人”,它的作用虽说是固定垂脊下端第一块瓦件,但是出现在这古墓宫殿之门上实在令大少费解。在“仙人骑风”向后上方排列着若干精巧小兽,即垂脊兽。有龙、凤凰、狮、天马、落龙子、狻猊、押鱼、獬豸、斗牛、行什等分为两列和与琉璃瓦两侧,小巧玲珑,恰到好处。

  移目下视,一块由天然白玉形成的巨额牌匾横批门上,牌上赫然凸出‘玄泽倩境’四个大字。奇怪的是这四个大字却有四种不同的颜色,分别为绿、金黄、紫、蓝色,同样令人费解。四字又同白玉一般光芒逼人,让人爱不释手,却又不得心安。更奇怪的是凌泽心中却突生出一种亲切,安全的感觉。

  这感觉就如在自己的家里一般温馨。犹如坐在饭桌旁等待开饭的孩子一般,充满了舒服,舒服的让凌泽每个细胞都在舞蹈,都在笑。

  再向下看去,门上除双狮金环外,如果把两扇门分为东西南北四块,则除北之外的其他三部份刻有飞龙,海鱼,飞鹰,狮虎,龙等动物,但最离奇的是北部却刻有多种形似人状,但四肢古怪,头型夸张的物事,凌泽看到其一——头似虎,一肢似驴蹄,一肢似狮足,一肢却生蛇头,一肢更是为一肉头,大少瞪大了眼,看粗了脖子,竟是没有看出个所以然。真是天下无奇不有!不过这绘画可以说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只叫凌泽膛目砸舌,赞叹不已。真是:

  幽宫迷道坠生死,地宅物事竞怪异。

  晦暗的景光,威严庄重的石物布局,令人不觉汗流浃背,胡思乱想起来。

幽宫迷道坠生死,地宅物事竞怪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