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幻双盒人自醉,血色角逐梦已始

  大少拳砸脚踢,卸了气,皮球似的躺下休息了。

  过了半响,大少去掉棺盖。想着,终于可以看到这王八蛋了,我一定要弄死这丫的,死后这么贰,生前必定超贰,极贰!不料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层棺木。

  大少瞬间想哭,想像疯狗一样乱咬,可惜他只能咬棺木了。大少怒瞪着双眼,用残伤的身体恶狠狠的狂卸着这人神共愤的不要脸棺木。

  还好这层棺木没有费太多时间,也没有让大少看到图案绘画,有的只是平平整整的一口棺木外轮。

  否则,一直称作冷漠杀手的大少可能就会血气攻心,一吐三尺,活活被气死了!

  这斯豪华岂是人能受得?

  不,这已经不能用豪华来形容了,应该是TMD不要脸来修饰!

  其实最里层的是传说中的昆仑神木,如果大少认识,应该会昏死过去吧?

  话说这昆仑神木虽也是造棺木的上好材料,但是,人类意识中最好材料便是阴沉木的树心,但还有一种极品中的神品木料却鲜有人知,那便是只在古书中有记载的昆仑神木!

  来自传说的木料!

  传说,昆仑神木即使只有一段,离开了泥土、水源和阳光,仍然不会干枯,虽然不再生长,却也始终保持着原貌。

  如果把尸体存放在昆仑神木中,可以万年不朽。如果把活人放进去。。。。。。

  古籍中说这树和昆仑山的年代一样久远,当年秦始皇都想找昆仑神树做棺椁,但对始皇先生而言,也就真的只是想了想,并未找到,而它,却到这地宫之中出现了,还是如此完美的呈现了出来,不得不让人吃惊,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神秘的看似墓室的洞穴的神秘感与用途。

  大少不知,世界上仅存的资料是是非非,传言更是似是而非,尽为无稽之话语。

  大少打开盖子,看见一个衣装华丽,双手抱盒,面露安详之色的男子。嘴唇红润,眉毛上挑,似剑锋般锐利,如蛾般厚实!看这红润肤色,就是现代保养技术,好像,大概有点儿也望尘莫及啊!虽平躺在这棺材中千年有余,也可能是万年之久吧,鲜有光透入,但也遮不住男子满脸的红润肤色。

  黑发浓浓,却夹杂点点金黄之色。

  “难道是营养不良?“大少大胆猜测。

  这人一点都不像逝世之人!

  大少想到:“若如有机会,哪个不怕死的傻吊跑进去躺躺,说不定还会是----效果甚佳!说不定还会双眼猛闭,狂吐一口气,然后,叹一句,如斯宝物,我生之幸也……”

  凌泽拿出盒子,细细看来。

  但见这盒子,高足过一寸,底面呈四角之形,顺势造形,巧夺天工。如同外门,这盒子却也有两扇紫色莹莹的门,门上赫然而现一对威武霸气的苍龙金环。看那姿态,似要吞吐天地,咆哮宇宙。一股霸气天然外露,使人胆怯……

  凌泽心中嘀咕,这么好的宝贝,放在这儿就是浪费,哪个不懂得欣赏的家伙这么不长眼,真是丧尽天良,十恶不赦,罪不容诛……

  我们应该造福于全人类,让世界人民瞻仰你,对吧?

  暗自愤恨:“待哥哥解救于你,让你在大千世界绽放光彩,尽受崇拜,hang……”

  再次看去……

  门上牌匾之中镶嵌三大飘逸之字——多宝盒。

  字体刚劲飘逸,不拘一格。

  字体亦饱满圆滑,似包含千斤之力,待势蓄发,爆破宇宙。

  令人称奇道怪的,却是这两扇门。

  门扇缝隙细如毛发,门缝上龙飞凤舞的篆刻有一字——缘。缘字完整无缺不说,字体却似具有生命之力,三百六十度,似分针般慢慢旋转,妙不可言。

  轻敲门扇,内部咚咚作响,显然是中空;慢推门扇,却不见效果。真是玄之又玄,令人费解不已。

  凌泽不觉看花了眼,瞬感无聊,却又满心敬畏,便一屁股蹲在棺椁旁边玩弄起这奇怪之物。

  就在这时大少突然想起棋局之中得来的玲珑小盒,掏出宝盒,左瞅瞅右瞅瞅,结果还是瞅不出个所以然。有点小失望的凌泽轻轻打开盒子。

  瞥眼一视,惊讶的发现一薄如蝉翼,轻似毛发的紫色短剑。虽,隐隐约约,朦朦胧胧,虚虚幻幻,似无实有,似有若无,似水无形,又似水有态,却锋芒大放,紫光缭缭。

  真是精美绝伦,辞难达意。

  如虚幻之物,却实是存在;似波相传,却又影含千色之芒,实是以“幻影”二字最为美妙,大少也只能想到这二字来命名。

  凌泽真是悲喜交集,难以言表。

  急出两口气,镇定……镇定……凌泽屏息直视,只怕一口气吹飞了这稀罕物品。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待俺仔细端详端详……

  大少实在是太激动了,见如斯宝物,能不激动?就算鸡不动,也要让他激动地不能鸡动。。。。。。。

  如有同行之人,肯定会说,你妹的,还端详个屁,瞧你那猴急猴急的傻样……

  这时,墓室内传来一阵阵沙沙的脚步声,听那声音,急促,矫健,沉稳!

  只要是习武之人都知道,这声音绝难匹配普通人和初级习武人。如此音调,习武最少也不下十年,可谓步入大成之境已不在话下。

  大少心中忐忑,甚觉不妙。

  急速收好两大宝盒,起身回室,匿藏于宝藏之中。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二十多个高大威猛,身着黑衣的人呈现在凌泽眼中。看那眼神,瞧那行为,凌泽十分自信的判定:这些人必定是联盟国派来的杀手,来到这墓室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为了这垂涎已久的宝盒。(但是,哥哥会给你嘛?)

  令凌泽百思不得其解的却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到塔下却没有引起上面看管人员的质疑?

  难道……

  又转念一想,20多人,不是难道,而是事实!

  他们肯定是相互勾结,串通一气,狼狈为奸!

  未及太多思考,大少决定单枪匹马冲出墓室,带走宝盒。

  在杀手世界,人人都知有条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强者恒尊,弱者趋强。

  武力是决定杀手命运的标本,而聪明的杀手也决不会仅限于单纯的武力。

  凌泽心中犹豫,以现在的情况冲出去不仅要面对这二十来人,但是,还要对付外面百名枪手,惊动政府,如果现在是白天,更要在人群中逃生,最可恶的是腿部还受了伤,可以说困难重重。综合分析而论,大少解决这二十来人虽不成问题,但逃走的概率最多也不过百分之三十。

  但是,百分之三十,对大少而言,已足矣!

  不逃,这么等着被发现吗?大少瞬感莫名的窝囊,理性的,急速地收回刚迈出的忧郁一脚。

  听到“嗯?”的一声,大少僵在了原地,稍稍侧脸,痛苦的望了众人一眼,真是如丧考妣,失望已极。

  只见二十多双惊讶,嗜血的眼神直射而来,毫无疑问,暴露了,彻底的暴露了……

  再看凌泽,佝偻着身体,一脸的疑问加痛苦,一手伸出指向前方,有气无力。前足更是软绵无骨,后足稍曲支撑起看似瘦弱的身体。摆出的一副标准“万”字形,又夹杂小鸡啄米势。只不过那圆脸蛋儿的头,长得好像有点儿多余,姿态是那么小心,却免不了做作之风!

  众人不禁疑问连连,吊足了下巴,却又一身警备,只为天降之祸!

  想问:

  这儿怎么会有人?

  这儿怎么可以有人?

  又被这厮的姿势逗乐,个个不禁相对而视,轰然而笑。

  就在这稍显轻松地一刻,让众人娱乐的一做。凌泽脚跟一个用力,不待姿势转正,双手呈龙爪,横空突袭而来,如苍鹰猎兔,来势凶猛,直驱而入。

  在这种情况下凌泽经过风暴思考,认为突袭才是上策。

  第一,自己身负小伤,为确保血流不多,不宜长时作战。

  第二,自己孤身一人,不宜车轮战术,在最短时间内放倒最多的人,可以挫败敌方士气,心有余悸。

  第三,如果触动墓室中未知机关,后果难料,不堪设想。

  第四,政府军队在外面,一旦出现长时间打斗,惊动上面,在这封闭式墓穴里逃生几率为零(人压都要压死你,你以为你是土行松啊!还来个土遁,逃跑?)。

  第五,外面交通发达,逃生需要太多体力,而刚入墓室时就已经花费了太多体力。

  所以,这,才是上上策……

  待众人反应过来,放眼望去,只见已有五人躺在地上,手脚还在抽搐,眼睛还在转动。

  其中一人面部扭曲,五官走位,让人看着恶心,瞧着心惊。

  头颅斜倾,脖劲好似被万千魔鬼所折磨,妖魔凌辱,软瘫一旁,难起生机。地面已鲜血淋漓,腥味扑鼻而来。

  众人笑声不知何时停止,也不知脸部表情何时僵硬,心中只剩恐惧,唯有怒意。他们只觉得这是个嗜血狂魔,一个来自地狱的无情魔鬼。

  毫无征兆,疾如闪电,心狠手辣,使众人胆怯。

  第一步已成功,凌泽心中自乐,想着,看你丫的,若不是哥哥有伤,灭了你,何必这样装腔作势。

  但是,凌泽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下一步怎么办?”

  不觉头颅内压增强,郁闷万千;面部黑线条条,心中焦急万分。

  歇斯底里的在心中呼唤着伟大的主,怎么拌啊?

梦幻双盒人自醉,血色角逐梦已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