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刀刀拳拳皆噬血,巧机奈若成陌路

  第一步已成功,凌泽心中自乐,想着,看你丫的,若不是哥哥有伤,灭了你,何必这样装腔作势。

  但是,凌泽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下一步怎么办?”

  不觉头颅内压增强,郁闷万千;面部黑线条条,心中焦急万分。

  歇斯底里的在心中呼唤着伟大的主,怎么拌啊?

  面对如斯血腥,暴力,强势的敌手,作为杀手的他们没有选择,只有一战。

  对于杀手而言,这不仅仅是利益的冲撞,更是一名杀手的枷锁。唯有战斗才能驱散心中的阴霾,唯有亮剑,才能点燃一个杀手对战斗的渴望。否则,只此一役,杀手的他们,终生再难上进,虽然他们历经百战,杀人如麻,但这样的开场白的确是他们平生仅见,血腥,暴力,无情到了极点。

  可能,对杀手而言,可怕的永远不是敌人,而是自己内心的恐惧,若如今日不战,受今日阴影的影响,来日必无气候。所以,他们必须战,就算联盟之议完成不了,世界之大,也是有钱可赚的;但是,他们的心性一旦被影响,终生实难成大事,只能滞其修为,另从他业……

  不约而同,瞬间移动,众人将凌泽团团包围其中。

  他们相信,团结就是力量,双拳不敌四手!

  凌泽快速从腰间抽出匕首,银光闪闪,寒气逼人。

  冷静!

  让这位身经百战的杀手自然而然的凸显出原有的姿态。

  严肃!

  杀手不会在生死间嬉戏。

  专业的性格取向使他显现出特有的魅力。

  众人也都认真“拿出”姿态,准备着这一场生与死,多与少的疯狂一战。

  凌泽的致命5杀不得不让他们心寒,可能点滴的失误,就是生命的代价。显然,代价的昂贵已经超越了他们生活所追求的物质,成为生活的唯一,即主宰生活的本质----生命。

  他们,必须认真!

  这晕黯的墓室犹如凄凉的解剖室,令人窒息。虽不是惊天一战,却有动地之态!虽无雷电之威,却带风霜之冷。

  雷霆闪电一般的银光,飞速而去,匆匆而来。矫健的身影,左蹦右腾。真是:

  拳拳无情影,刀刀催人命。

  势如脱缰马,态似草原鹰。

  你去我来,去势太快,来势凶猛,导致身旁的灰尘都跟随他们的身影,骤然在这墓室中拉出来一道灰尘长龙,滚滚旋转,壮丽凄美。随即,无数人影冲破尘埃,露出衣衫,只见血影如流线,线线带红晕,散落在这古老灰黑的墓室中。

  增了几分恐怖,添了几分寒意。

  这是一场血雨的盛宴,宴请一人作;这是一曲腥风的独奏,奏响生命的呼唤。一群杀手,为金钱而来,却又为希望而战。虽尸解肉抛,也按耐不住战斗的狂热。他们,只是为自己的独白而活,没有人理解他们的行为,正如他们永远不会为追求金钱而放弃战斗一样……

  凌泽更是衣衫褴褛,抖着腿,强力支撑。面部长长的一刀随强健的面部活力一动,又一动。

  鲜血,在流;双眼,在瞠。

  剩下的八人虽都蒙着脸,但清楚的可以看到额头那豆大的汗珠在连续不断的往外浸出。

  粗重的喘息声,成了墓室唯一的乐调,一哈一呵,白色的呼气不情愿的缓缓上升,透着这空间的泪水,墓室的冷。

  红了眼,黑了天。

  空气中炙热的战斗分子在狂热的跳动,催促着爆发,诱导着战斗。

  活着的,一个个双眼发红,嗜血,无所顾忌。躺下的,一个个血肉模糊,凄惨,安安静静。

  理不清的绪,将他们推向灭亡的顶峰。

  突然,八人中一人手成龙爪,双腿成跃式,向凌泽后背突袭而来,意似锁颈之举。看那来势,似猎豹之矫,飞鹰之舞,尤怒龙之捩。

  凭借杀手的敏锐直觉,凌泽反手成弧,同时上身佝偻下移,看似毫无作做的反手动作,却有一揽天地之壮举。借势造势,就在那人要飞过凌泽头顶的一瞬,那人双手被凌泽一手反锁,四两拨千斤,在失重之下,那人如水般顺流而下,凌泽不待那人有所反应,叹息之间,骤忽翻身,向上一脚,一声惨叫,那人便向上飞去,远远落在了另外七人围成的圈子之外,不再动作了。

  七人也都大大小小的受了伤,不再动作,姿态各异的站立,却不乏战斗之举。

  静等利势?

  中央,凌泽一身黑衣,浑身血色,披头散发,但脸上,却是恒久的冷漠,持久的嗜血。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静。

  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笔直,充满了宁折不屈的意味!

  纵然他已经受了重伤!

  在他的四周方,无数的残肢断体,鲜血淋漓。看着四周七人只是惧怕的矗立,但却并不冲过来的一众高手们,凌泽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

  面对这二十多位高手,纵然他已经山穷水尽,却还是要傲气冲天,这是武者的尊严!

  是他凌杀手特有的威名!

  这七人都打得好算盘。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快已油尽灯枯,但无论谁上来,都要面对自己无情而致命的一击,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垫背的。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冲上来找死。但却谁也不傻,所以他们干脆就不约而同的停了手,只是围观。

  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性,修为再高,人数再多;纵然可以杀我一万次,也不配与我为敌,更不配和我一战!

  凌泽想着想着,讥诮的笑不禁意稍上脸上。缓缓坐了下来,脸上虽然看似仍旧声色不动,口中依然一言不发,手中的刀也好似没了光泽。

  就这样僵持着,僵持着……

  也不知过了几分钟,一人突然开口:“阁下不愧为咋们这行的第一杀手,今日有缘与阁下较量真乃平生之快。我们知道单打独斗却不是阁下的对手,看样子阁下已得宝盒,而我们黑煞七龙也势在必得。不如我们交个朋友,何不……”

  凌泽双眼直射而来,望了一番,突然哈哈大笑几声,说道:“七龙?分杯羹?”于是显现出一副思考的模样。

  忽另有一人说道:“姓凌的,我大哥敬重你是条汉子,别不识抬举,更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字未出,只听“嗖”的一声,一柄寸长银色匕首已刺透那人咽喉,没了气息。

  看着自己的兄弟直挺挺的向后倒去,六人神色各异,却仍旧无人动作。

  凌泽更是一副思考的面相,看起来是那么为难。好似又在思考另一件值得思考的问题。

  而刚刚,就好像有人打断了他的思考,他只是挥挥手示意那人闭嘴而已,好像很简单的一件事,又好像不是太过理想的一件事……

  墓室的空气是冷的,况且还夹杂着血腥的味道,让人的心不得不更冷了一点,一点,又一点。

  步步脚声再次传来,随即墓中凸显出一个个全身武装,手持枪支的士兵。显然,上方的勘查人员发现了异常,在早有预备的军队配合之下,直冲要地而来。

  严肃,冷漠。

  一支支枪对中了这七人。冷的武器,凉的空气。

  为首指挥的一位武装头子向前探出几步,打个响指,声音洪亮的说道:“放下武器,我保证各位的人生安全,识时务者为俊杰,想必各位都是好手。”

  向后一挥手,所有武装人员便是整整齐齐,铿锵有力的向后退了三步。

  凌泽看在眼里,心中冷笑:“这些人面对满地的残肢断臂,不慌不忙。身处腥味浓浓的这凄冷之地,也是如此镇定,看样子绝非普通打手,今日难逃此劫!”再看指挥者,一身正装,气宇轩昂,外加如这灰黑的墓壁式稳重,老练的性格,倒是真有几分难啃。

  退后的所有武装人员瞬即交错相站,瞄准了靶心,攥紧了心头。明显,距离太近不利于枪支射击,在这赤露洞穴式的墓室之中,指挥员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借势调整队形,达到己方最佳。

  七龙为首的那人对武装人员狡黠一笑,趁机一眼深深一闭,再次开口:“我六人愿意放弃抵抗,就看这位第一杀手的决定了。但是,凌杀手不放下武器,我等绝不收手。”

  说完,六人从各自腿部暗扣中取出手枪,扔在了地上。

  这六人好像专门和凌泽过不去,什么叫凌泽不放下武器,我们也不?

  难道你们都是跟屁虫?还是你们七虫就这嗜好?

  凌泽望了一眼表明态度的六人,面生笑意,淡淡的吟道:

  一嗔念,一生死。

  堕奸兮,伤神兮。

  多宝爱,煎同根。

  悔恨兮,奈若何?

  凌泽在武装人员进来的那刻起,便打起十二分精神留意观察每个人的一举一动。到此刻,他已经完全确定这二十多位杀手一定和武装人员有极为密切的关系。

  也深知自己无力再进行车轮战,虽说杀光墓室中的这行人不是问题,但是,外面的人怎么办?

  与其无效费力,不如再创良机。

  而刚刚的吟诵之举,只不过是缓敌之举罢了。第一,可以让敌人心生松懈。第二,有助于自己恢复体力。第三,寻求生机才是正道。

  现在,凌泽最想知道的就是这多宝盒的秘密和那奇异的紫色小剑。

  到底是什么,让联盟国如此垂涎?

  到底是什么,不论代价?

  多宝?不是这墓室之内的金银财宝?

  凌泽对众人不屑一笑,说道:“我投降就是了。但是,我有个要求,若不答应,哼……”顺手将宝盒拿出掌在手中,又是嘿嘿一笑。

  这一笑,似孩童般天真,却又充满了不可抗拒与邪气!

  这一笑,又毫无做作,干脆而利落!

  众人一看,皆是一惊。

  惊讶这传世之宝的渺小?

  惊呼自己亲眼目睹了传说之物?

  还是惊奇第一杀手与第一宝盒的相逢?

  指挥者皱了皱眉,声音坚决,说道:“什么条件?只管道来。”

  围着凌泽的六人也是退到一旁,裸露着一对对精神而嗜血的眼睛,盯的人哆嗦。除此之外,只剩下那一身的黑衣直立,黑的阴森,黑的摄人心魂。

  “在墓室中给我十五分钟自由活动时间,你们可以跟着我,我只是想再看看这令人生气的地方。不过分吧?”

  “想在看看?哼,第一杀手果真如此简单还了得?”指挥者心里想道。不过又想不出凌泽在如此伤势,形势之下有何诡计。

  便说道:“我答应。”

  凌泽哈哈一笑说道:“痛快!”

  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凌泽一副举力维艰的样子,慢慢走了起来。

  百把枪支相随,油亮的外形让人心寒,整齐的步伐令人身心颤抖。

  微笑,危险,蹒跚。

刀刀拳拳皆噬血,巧机奈若成陌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