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首堪那戚戚处,酸甜苦辣一云烟

  大少记得同样是个清冷的秋晚,晚霞惹红了天空,南飞的大雁拉着长长的人字形队形群群而过,漂流的他遇到了师傅,见到了他生活的温暖,见到了那个早年相依为命的人!他不会忘记那日的自己是多么饥饿,那日的自己是何种哀伤,更不会忘记那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高大身影,伟岸魁梧,精神奕奕,沐春和善。。。。。。

  师傅见他骨骼清奇,天资聪慧,和他一般无家可归,生如浮萍。不禁动了情思,便收他为徒,传他武艺,视如己出。从此二人相依为命,走南闯北,天涯同漂。

  他记得和师傅的第一次任务,暗杀d国武术协会主席a!他拿着枪却一弹未发,颤抖的双手,冷冒的汗如一鸿细碎的泉流般不断的涌出,致残主席由师傅一人完成,手刃主席却是自己咬着牙,含着泪,抖着不能所以的左手完成。他,还如此熟悉的记得主席a的面容,抽搐的脸部肌肉,无力的四肢,不甘却又平静的跪倒在地,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

  当子弹掠过太阳穴的那一刻,他好似解脱,自己却哭了,那是种惘然不知所措的绝望,是种绝地黑暗的凄凉,就如藏身在无尽黑暗下的人,害怕阳光,害怕光芒。直到七天七夜后的噩梦过去,慢慢把血司空见惯,慢慢将神经在黑暗中麻痹,他才一次又一次的执行任务,走上生而活的求生资本之路。

  后来,他不负师望,刻苦钻研,凭借一身绝学,跟随师傅出道三年,便跻身王牌杀手界,令各国杀手闻风丧胆,噤若寒蝉。

  当成为杀手界第一人时,他还在想,自己到底为了生还是为了孤独而来?

  后来的他,忘记了哭,生活在另一个自己的世界!

  风光无限,快意恩仇,抛金似土。

  物质的富裕终也抵不过亲情的温暖,凌泽一面赚钱,一面享受着和师傅各地游玩的快乐。金盆洗手?他,从未想过,也从没有过洗手的念头,因为他这二十年来就是依靠杀人而生,依靠杀人之名而活。

  他偶尔的还会在夜晚被噩梦惊醒,还会在梦中哭泣,更会蜷缩在夜晚的被子中不敢探头。。。。。。

  随着师傅的慢慢衰老,自己的渐渐成熟,他只是想多赚些钱,在衣食无忧之际,或在趋于晚年之时,归隐乡下小村,种几棵树,养几只鸡鸭,几只猫狗,安静的生活,悄悄地和所有的平常人一样安详的离开,落叶归根,别无所求!

  但是!

  这次!

  在物质的诱惑下,凌泽堕落了。人常说,堕落本无罪,只是兽性的太颓废。可凌泽的堕落却险些丢了性命,不信你看……

  原来,y国姥和m国姥联合d、f联盟杀手想暗中盗走文物。这还了得?最可恨的是他们还准备发出邀请函,希望凌泽师徒全权指挥,以一百亿美金犒劳二人;为获此宝,不论代价。

  作为中华男儿的大少,愤怒了,心动了,但更多的是惊讶,好奇与不解。

  不论代价?一百亿美金?

  是什么稀世珍宝,传奇物事令强国如此垂涎?甘愿扔下美金亿万而不顾,只求一物?具体缘由大少不得而知,但是大少可以断定:这多宝盒定是不可用生命衡量之物,更不值得以钱财交易……

  大少越想越是激动,越想越是手痒……

回首堪那戚戚处,酸甜苦辣一云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